《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1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21 09:34:42
  第138章 潜入别墅
  傍晚时分,就着月色,鸭屎带黑蜘蛛沿着黄浦江一路走,随后拐入法租界。在法租界的别墅区,有一栋房子较为别致。三层小楼,阳台巨大,站在阳台上可以望见远处的黄浦江。
  走过一条干净的小道,在绿树的掩映下,别墅外围的小院墙便映入眼帘。鸭屎带黑蜘蛛翻过院墙,来到别墅门口。
  “拿给我。”鸭屎伸出手说。
  “给你什么?”黑蜘蛛不解地问。

  “钥匙啊。”鸭屎笑着说。
  黑蜘蛛突然想起早上鸭屎说的话,此时她才意识到,鸭屎原来是带她来这里。
  “什么钥匙?我哪有钥匙?”黑蜘蛛一脸茫然地说。
  “啊,早上的钥匙不是给你了吗?我还说给你惊喜呢。你要是把钥匙弄丢了,那就没有惊喜了,只能翻窗户。”鸭屎一脸嫌弃地看着黑蜘蛛说。

  “我以为是什么惊喜呢,原来这个啊。要想进去,谁不会啊。我跳起来就能上窗户,非要弄个钥匙,有必要吗?”黑蜘蛛假装生气地说。
  “你以为就你轻功好?就你会跳?”鸭屎气呼呼地说。他脱掉鞋子,将袜子掖进鞋子里,然后两只鞋的鞋带打结后,将鞋子挂在脖子上。鸭屎的脚趾头又长又有力,他像猴子一样,抓着大理石的墙壁缝就往上爬。
  刚爬了几下,就听到黑蜘蛛嘿嘿在笑。随后,他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原来黑蜘蛛一直拿着钥匙,刚才是故意捉弄他的。
  “好啊二姐,你竟然给我开这么大的玩笑。”鸭屎笑着跳了下来。刚跳下来,他发现黑蜘蛛已经走进了门,随后将门结实地关上了。
  “你还是走上边吧,谁叫你轻功好呢?”黑蜘蛛打开门上的防盗小窗,笑嘻嘻地说。正当鸭屎要求她时,她将防盗小窗砰的关上。鸭屎想喊,但又不敢,毕竟这是租界,万一被法国丨警丨察给抓了,那可就惨了。

  他又敲了几下门,黑蜘蛛根本不理他。他想了想,自己早上来踩点的时候,二楼卧室的窗户没有从里面扣上,所以可以从那里进去。
  虽说鸭屎也系统练习过轻功,但与黑蜘蛛相比,自己还差很多。即便是差,也足够他爬上别墅的墙壁。
  他几乎没费多少劲儿就爬上了二楼的阳台。阳台那面的门与窗都是关好的,除非打破玻璃,不然进去不。
  他从阳台跳到卧室的窗户外。让他生气的一幕出现了。阳台的窗户从内部扣上了,透过那扇窗户,他看见黑蜘蛛就躺在卧室里的床上,一个美人鱼侧卧,笑嘻嘻地看着窗外的鸭屎。
  “二姐,开下窗户。”鸭屎敲着玻璃说。
  黑蜘蛛像没有听到一样,只顾笑就是不开。鸭屎做出求她的动作,各种谄媚的表情轮番上演,黑蜘蛛就是不为所动。
  鸭屎跳回到阳台上,准备在阳台过夜。不过,越想越气,明明可以在别墅挥霍一晚,如今却因为二姐而扫了兴,太不应该了。
  他站起身,从二楼阳台上了三楼,然后从三楼爬到了楼顶。在楼顶上,他发现了一根烟囱。他仔细测量了下烟囱的大小,随后将身体缩小了,从烟囱爬了下去。
  鸭屎落在了壁炉的木柴灰里,全身都弄得极脏。
  黑蜘蛛已经猜出他可能会从烟囱下来,所以早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笑嘻嘻地等着。
  见鸭屎落在了灰上,黑蜘蛛忍不住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鸭屎坐在灰上气呼呼地说。
  “我在卧室里找了一身衣服,我觉得你穿合身,你赶紧去洗澡换衣服吧。弄得这么脏,怎么见那个法国佬?”黑蜘蛛笑着说。

  “洗什么澡,都快冬天了。这里好久没有人住了,哪有热水?”鸭屎依旧生气地说。
  “挪开你的屁股就有热水了。”黑蜘蛛笑着说。
  鸭屎从壁炉钻出来发现壁炉旁有很多木柴和一把大水壶。黑蜘蛛生火,在壁炉里烧水供鸭屎洗澡。洗完澡后,鸭屎换上了一身西装。那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极为滑稽,因为他太瘦了。
  当时的鸭屎还没有完全发育开,但身高已经接近成人了。他中等身材,身体极为消瘦,所以缩骨之后,可以来去自如。他有意在控制自己的饮食,生怕胖起来后,自己会被师父淘汰掉。
  他们俩在厨房里找到一堆吃的,胡乱吃了些东西。都说法国人会吃,但从厨房里的东西来看,不过如此。鸭屎与黑蜘蛛吃了些面包和咸肉,随后准备睡觉。
  “不对啊,我们今天应该给师父打电话的。”黑蜘蛛突然想起来说。
  “那就打呗。”鸭屎无精打采地说。

  “我们出去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打电话。”黑蜘蛛说。
  “出去干嘛,这里就有电话。我早上踩点的时候看到过。”鸭屎说。
  “这房子是什么人的,不会半夜回来吧?”黑蜘蛛担心地问。
  “主人是法国人,出远门了,放心就好。”鸭屎说。

  卧室旁边就是书房,书房里办公桌上有一部老式的电话。黑蜘蛛拨通了怀义堂的号码。
  “师父,是我。”黑蜘蛛小声说。
  “二妹,我是大哥,师父不在身边。你们顺利吗?”野狐田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已经顺利到达上海,准备明天就联系那位法国人。能叫下师父吗?我有些问题要问他。”黑蜘蛛说。
  “这,师父不方便接电话。”野狐田说。
  黑蜘蛛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详,于是追问道:“师父怎么了,大哥你不要骗我。”
  野狐田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师父受伤了,不过是轻伤,没有什么危险。”
  “都不能听电话了,你还说没有危险。到底怎么了?”黑蜘蛛说完,眼泪啪啦啪啦流了出来。

  鸭屎听说师父受伤了,赶紧凑了过来,大声问:“大哥,我是鸭屎,师父伤情如何,出什么问题了,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你们先别着急,明天的会见先推辞一下。我回头给法国人打个电话。等师父醒来,听听他的指示,再做下一步动作。你们注意安全,不要走漏风声,也别蛮干。你们等我的消息。”野狐田说。
  “醒来?师父到底受了什么伤?昏迷了吗?”黑蜘蛛大哭着问。
  野狐田没有回复她的问题,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日期:2018-03-21 11:06:41
  第139章 密谋反击
  野狐田挂了电话后,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火头王站在他的旁边,看了他半天,随后说:“大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野狐田说,“只是觉得二妹与四弟在上海,师父目前还在昏迷中,坏事全被我们赶上了,憋屈得慌。”
  “别想这么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先稳住他们俩。如果情况不好,就让他们直接回来。待在那边也不安全。”火头王说。
  “是啊。明天看看师父的情况。”野狐田说。

  “我先上楼看看师父。”火头王说完,只身上楼。他尽可能小心地走,不过木楼梯还是发出了咯吱的声音。
  野狐田一直坐在电话旁焦急地等待着。约莫凌晨时分,他看见皮六推门走了进来。野狐田赶紧站起来,迎上前问:“兄弟,打听到了吗?”
  皮六脱下礼帽,走进屋子,坐了下来说:“根据我和鸡头米打听到的情况,宁叔这次是被王老五他们害的。”
  “我猜就是。”野狐田一脸怒气地说,“通天鼠这个龟孙子一定想灭了我们,根据门规,我们早晚会弄死他。”
  “事情没那么简单。”皮六说,“宁叔的行踪怎么会被王老五截获呢?”
  “唉,你也不是外人,我也不怕你知道,”野狐田说,“师父在楼外楼有个相好的,这个相好的是当年小刀会的人卖到楼外楼的。她在楼外楼很红。由于师父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所以没有人敢再碰她。楼外楼的背景比较神秘,所以李一刀也让那里几分。”
  “这与王老五什么关系?”皮六一脸不解地问。
  “上次莲花岛被围的时候,是通天鼠去报的信。师父的事情,通天鼠都知道。估计王老五的人一直在监视我们的行踪,这次又被通天鼠搞清楚了具体位置。难怪师父是出了楼外楼后被砍伤的。”野狐田说。
  “这与我们在湖西北的行为有关系吗?”皮六问。
  “按说没有关系,不过那里有王老五北上、南下的路,他绝对不会不管的。看来是综合因素造成的。”野狐田说。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你给指个方向呗?”皮六说。
  “兄弟,你不是门内人,我这样用你真的不好意思。”野狐田说。
  “大哥,宁叔与家父有交情,我在这里也多亏怀义堂照顾。宁叔的事就是我的事,大哥切莫再说这样见外的话。”皮六行礼说。
  “好的,兄弟。师父现在还没醒,有些事情我们现在就可以做。鸡头米和你一起来的吧?”野狐田问。
  “是的。”皮六说。

  “叫他过来,待会顺便去楼上把老三也叫下来。”野狐田说。
  “好的,大哥。”皮六说完走了出去。
  不一会,火头王、鸡头米、小时迁、皮六都到了。大家坐在小屋里,听野狐田的安排。
  “如今,”野狐田开口说,“师父受伤,此仇不报难为人。师父是在楼外楼外面受伤的,经查明,这事与王老五有关,中间撺掇的一定是通天鼠。”野狐田说。

  “我猜就是这个混蛋。”火头王说。
  “怀义堂如今有五十多个人可以行动,皮六手下的军人不能动乱动,毕竟他们另外有安排。有一部分还要守梁山,还有一部分人在济宁、湖西北。我建议,拓展济宁的项目暂停,拓展西北的项目也撤一部分人。我们要调动主要的力量,去湖西玩玩。”野狐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