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1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说得这么详细,我什么都不知道。”爱妮娅道。
  方晟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转移话题:“有人监视,今后你可以到银山逛逛,从省城到那边很近的,正好叙叙旧,行吗?”
  看着他渴求的目光,爱妮娅不动声色道:“鱼小婷离开后,白翎真的不能满足你,要不把樊红雨调过去?我早说过不是你后宫的女人,黑潭山那次就当是一场梦,不管对错都忘了吧。”
  “哪有什么后宫?”方晟苦恼地说,“你说的那些纯属乌有,而心爱的正一个个离我愈来愈远。”
  “伤感的话不必再说,我还有事,下次再聊。”爱妮娅索性下了逐客令。
  离开发改委径直去找于道明,被告知正在郊区参加剪彩仪式。方晟遂拨通他的手机,直言不讳请求将黄海旧将楚中林挪个地方。
  于道明久在官场沉浮,当即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总吃人家的亏,准备反击了是不是?”
  “二叔看问题总是那么尖锐,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方晟不着痕迹拍了句马屁。
  “少来这一套!”于道明笑道,“挪地方不成问题,平级调动嘛,但我不能保证下一步进省纪委,除非夏伯真离开双江。”
  “走一步看一步嘛,实在不行就地提拔也行,人家在纪委书记任内干好几年了。”
  “最好不要轻易离开,纪委系统相对比较封闭,非常排斥外行领导内行……慢慢想办法吧。”
  通完电话,方晟与楚中林沟通了一番。楚中林正苦恼自己困在纪委书记岗位上动弹不得,闻言大喜,因为无论调到别的县区还是市纪委,哪怕进不了省纪委,组织上肯定要在级别方面有所考虑,当下一迭声表示坚决服从方晟调遣。
  白翎手机仍处于关机状态,方晟先回去看望父母。方池宗和肖兰已办好护照,就等方华夫妇办妥请假手续。提到即将启程的香港之行,方池宗兴奋得象小孩,兴致勃勃表示要玩海洋公园,要玩迪斯尼,还要去澳门赌一把。方晟又心酸又内疚,之前自己往返香港多次,从未考虑带父母一起去。父母亲对自己付出那么多,儿女一点小的补偿就幸福不已。再想到远在京都的小宝、小贝,远在香港的楚楚,以及不能相认的臻臻,作为爸爸自己的确远远不及格,甚至最起码的父爱都做不到!

  一时间曾经坚定不移的从政选择都有些动摇,怀疑自己是否过于执著,而失去了最宝贵的亲情。
  闲聊时正好方华回家带儿子,邀请弟弟参观新居。方晟猜哥哥有事私聊,遂一口答应。
  新居离方池宗家并不远,开车不堵的情况下二十分钟就到了。打开所有灯饰,领方晟逐个房间看了看,又特意强调最大最好的卧室留给父母亲,等他们需要照料时就搬过来住。
  “不错,嫂子很勤快,家里干干净净,温馨而舒适。”方晟半躺在松软的沙发上笑道。
  方华递给他一杯茶,道:“有两件事一直想开口,又怕你刚到红河压力大,事务缠事,没好意思打电话。”

  “自家兄弟有啥不好意思?快说吧,待会儿还要跟白翎会合。”
  “让她过来吧,晚上一起吃饭。”
  “嗯,也行,正好商量下香港之行的安排,”方晟道,“爸妈难得出趟远门,一定要确保他们玩得高兴。”
  “那个没问题,包在我和嫂子身上,再说赵尧尧在那边情况熟,肯定规划得很细致,很周密。”
  “做计划是她的强项,照顾老人家就未必了,总之生活起居方面还得嫂子多辛苦,”方晟苦笑道,“谈谈你的事。”
  “省发改委高科技产业处处长年龄到了,年底退二线……”

  “你想拨正?”
  方华局促不安地说:“到年底我副处正好满两年,论资历、水平、经验,肯定比不过单位内部一大帮副处长、副处级,不过你跟爱妮娅说得上话,能不能……”
  这话在其它任何人面前,方晟都不可能承认,但方华是自家亲哥,碰到这种仕途大事否认就是不肯帮忙,况且爱妮娅是方华生命中的贵人,之前已帮过他多次。
  “这件事是有点……”方晟沉思道,“省直机关跟基层不同,很讲究资历,任职期满就提拔,而且你是新调入人员,的确有些突兀……”
  “嗨,我也只是冒出这个想法,并没有抱太大期望,如果觉得为难就算了。”
  方晟边喝茶边琢磨,过了会儿道:“到基层过渡一下怎样?孩子已经大了,嫂子那边多抽些时间出来负责接送,熬个两三年回省城。”
  “怎么过渡?”

  “比如说空降到梧湘发改委任常务副局长或丨党丨委书记,省直机关下基层本身就提半级,这样先把正处弄到手,接下来慢慢等机会,就算爱妮娅调离总有别的方法。”
  方华有些不安:“我从参加工作一直在省城,从没出过市区,到了基层一没有经验,二不会勾心斗角,怎么开展工作?”
  “发改委的权力都集中在省里,市县两级属于相对清闲的部门,到了那边从压力上讲反而轻松很多,注意别收礼收贿,别卷入当地权力争斗,多注意锻炼身体就行了,现在交通便利,梧湘算最远的地级市也不过三小时车程。”方晟安慰道。
  “这事儿我说了不算,得等你嫂子回来定夺。”方华道。
  方晟表示理解:“异地工作对家庭来说是天大的事,必须统一思想,待会儿饭桌上聊。还有一件事呢?”
  方华有些忸怩,迟疑半晌道:“那个人……你以前听说过,就是清树市场监督局副局长田芳辉……”
  “哥的小师妹,”方晟有趣地瞧瞧他,笑道,“现在还有联系?”
  “咳咳,没,没什么联系,她前阵子找我想调回省城,唉,不知从哪儿七拐八弯打听到于省长跟你有亲戚关系,而市场监督局正好归于省长分管……”

  方晟大笑:“回省城后跟你幽会就方便了!”
  方华脸都吓白了,恨不得捂住他的嘴,连连说:“轻点声,你嫂子马上下班!这事儿跟我没关系,主要是……她想回来照顾孩子,她父母身体也不太好。”
  “你可想明白了,万一她调回省城,你却下基层,以后还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
  “都说了跟我无关。”
  方华急得汗都下来了,方晟更是笑得欢。这时白翎打来电话说刚刚散会,语气有点怪怪的,方晟满脑子方华的事,也没注意,吩咐她打车到方华新居。说话间防盗门哗啦一响,任树红也下班回来。
  任树红真是操持家务的一把好手,听说方晟和白翎留这儿吃晚饭,二话不说换好衣服进厨房,一阵锅碗瓢盆交响乐,很快传出阵阵香味。
  不多时白翎也赶过来,二话不说抱着孩子亲了又亲,方晟看得出她想小宝了,便打岔询问会议内容,白翎摆摆手说回去再说。
  几碟小炒摆上桌,方华开了瓶十五茅台,醇香扑鼻,白翎打趣道副处长就有人送茅台,等升了正处直接送金砖了。方华尴尬道自己买的,自己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