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3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儿,一点皮肉伤。”萧晋摇头,“你快去追人吧!他也受了伤,只要你的人动作够快,抓到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裴子衿咬了咬下唇,吩咐门外的人去叫医生并好好守着,自己则快步离去。
  医生很快就来了,萧晋让他清洗了伤口,并敷上自己的药膏,简单包扎之后便来到对面的病房,将在那里酣睡的苏巧沁抱回自己的房间。
  国安的技术人员进来拍了照又采集了地上的血迹,本来还想找指纹,被他一句“对方带着手套”给打发了。
  待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他才用按摩的手法将苏巧沁唤醒。
  “萧……”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怀抱里,而那个让自己揪心的家伙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苏巧沁的胸膛就瞬间被惊喜填满,只说了一个字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萧晋心疼坏了,抱着她连声道歉,“我说话不算数,又害你担心了,你不要生我的气。”
  苏巧沁很用力的摇头,抽噎着说:“只……只要你没事就……就好。”
  萧晋越发的愧疚起来,重重吻了吻她,说:“我没事,从一开始我就没事,这一切都是假的,今天清晨你和裴子衿的谈话,我也都听到了。”
  苏巧沁眼睛慢慢的瞪大,脸上全是不敢置信,好一会儿才艰难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想把要杀我的人给骗过来。对不起!对方实力太强,容不得我有丝毫的大意,所以这件事只有我跟裴子衿知情,后来巫雁行也知道了,她是医生,瞒不住她。”
  苏巧沁发了一会儿愣,忽然刚刚止住的眼泪就再次涌了出来,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这可把萧晋给吓坏了,手足无措的擦了半天也于事无补,只好不停的道歉外加赌咒发誓。
  不知过了多久,苏巧沁的泪水才停住,双手捧住他的脸,挤出一个笑容说:“你别这么紧张,我没事,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帮不上你什么忙,还总让你担心,所以有些委屈。”
  “谁说你帮不上我的忙?你不知道你的温柔对我来说有多么治愈么?”将她的手用力贴在脸上,萧晋满眼柔情的说,“今天早晨,我躺在这里,听着你跟裴子衿说的那些话,虽然心像针扎一样的疼,但全身却充满了力气。

  别说只是区区一个杀手,就算是整个马戏团,我感觉当时的自己都能独自杀他个七进七出。
  巧沁,以后千万不要再说什么自己没用了,因为你的爱就是能让我勇敢起来的最强力后盾呀!”
  苏巧沁眼中终于再次绽放出神采,哆嗦着嘴唇问:“真……真的吗?”
  “如果有半句假话,就让杀手再来……”

  “不要胡说!”苏巧沁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大声道,“我宁愿那只是你为了哄我开心而说的假话,也不要你再遇到什么危险。”
  萧晋的心终于坚持不住,因为这句话而彻底的融化。他紧紧的抱住苏巧沁,视线却落在墙角的衣柜门上,目光寒冷如冰,锋利似刀,仿佛在说:“如果有人胆敢伤害我的爱人,哪怕你逃到了地狱,我也要将你找出来挫骨扬灰!”
  苏巧沁不知道萧晋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但被勒得微微有些喘不过来气的感觉却让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个男人并不只属于她,可此时此刻,她坚信自己是被深爱着的。
  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人没有追到,裴子衿发了大火,下令手下以及龙朔警方封锁全城交通要道和枢纽。马戏团在江州省境内以及周边的所有联络点都已经根据沙夏的情报端掉了,再加上有医院走廊上的监控记录在,她不相信都已经身负重伤的师与兽还能逃出华夏。

  然而,当她回到医院握住病房的门把手时,心中的愧疚还是让她不知道该怎么进去面对萧晋。
  萧晋昨晚遇险是因为她的疏忽大意,如果不是有非凡的医术傍身,估计这会儿尸体都已经硬了。
  现在,他在床上干躺了七八个小时,不惜让身边的人担惊受怕,为的就是抓到驯兽师,却因为她的情报有误而功亏一篑。
  这件事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上司的怒火和责难无所谓,但她不想见到里面那个男人失望的目光。

  这时,房门忽然打开,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裴小姐?”开门的是苏巧沁,愣了愣,便激动的握住她的手问:“杀手抓到了吗?”
  裴子衿躲闪开她急切的眼神,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时,就听病房里传出萧晋的声音:“巧沁,这种事,子衿是没办法直接跟你说的,你就别问了,只需要知道我已经没有危险了就好。”
  “哦,对对。”苏巧沁点点头,笑着说,“忘了裴小姐的身份特殊了,那接下来你们聊吧,我去给萧晋买点吃的。”
  裴子衿眉头蹙起,心中充满了诧异。因为,苏巧沁作为当事人亲属完全有资格知道事情的进展,萧晋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也就是说,他刚刚那句话是在为她解围。
  可是,他怎么知道人没有抓到?最后那句中的“我已经没有危险了”又是什么意思?
  心里转着这些疑问,她抬步正要走进病房,忽然脑海里电光火石般的一闪,她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如水。
  进屋关上门,她看都不看萧晋一眼,而是掏出枪先望了望卫生间的方向,然后转到墙角的衣柜,举起枪,大声喝道:“滚出来!”
  萧晋慌忙跳过来挡在她面前:“哎哎,子衿,你别激动,先把枪放下。”
  裴子衿目光冰冷:“萧晋,你可知道,这一个多月我几乎是昼夜不休的在寻找驯兽师、只有偶尔你来找我的时候才能睡个好觉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听我解释,先把枪放下好不好?”
  裴子衿心中突然涌出一阵委屈,鼻子泛酸,眼眶也红了,双手用力的握着枪柄,咬牙大骂:“你知道个屁!苏女士为你留了一整夜的泪;董雅洁几乎动用了董家在龙朔有权调动的所有军方力量;贾雨娇险些逼的手下一个大佬造反;陆翰学、夏凝海这些人甚至都惊动了国安高层;就在刚才,我还因为没有抓到人而对你满怀愧疚……
  萧晋,你知道这些吗?你不知道!你只会由着自己的性子为所欲为!
  现在,不想让我对你开枪的话,就给我滚开!”
  萧晋哑口无言,心里既感动又郁闷。你妹啊!老子只是想抓住要杀自己的人,没打算欠这么多、这么大的人情呀!
  长叹口气,他转身打开柜门,露出了里面脸色苍白但仍然面带笑意的西园寺一树。
  “这位就是驯兽师的师,西园寺一树。子衿,如果你觉得他被国安关起来,比在你手里作用更大的话,那就把他带走吧!”
  日期:2018-03-22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