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3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他拿起一袋药液换下输液架上快要见底的药袋,又拿起注射器,从一个小瓶子里抽了半瓶液体,仔细的推出里面的空气。
  然而,就在他准备将注射器的针头插进输液管时,一只强力如钳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那是本该昏迷的萧晋的手。
  男护士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先生,您醒啦?”
  萧晋慢慢的坐起身,从被子里拿出输液管的针头朝他示意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问:“怎么称呼?”
  “先生,您怎么可以把留置针拔出来?这样很危……”

  一把枪出现在萧晋的手里,让他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怎么称呼?”萧晋又问了一遍。
  男护士叹了口气,惊慌失措的表情瞬间消失,摘下口罩,不答反问:“我哪里露出了马脚?”
  萧晋冷笑:“这本来就是一个为了抓你而设下的套,你觉得我会蠢到连今天值班的医护人员资料都不看吗?”
  “果然是这样。”男护士无奈的耸了耸肩,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手指指房门,说:“门外的警官先生们肯定不知道这一点喽!”
  “知道我并没有昏迷的人,连我在内,不超过三个。”
  男护士笑了起来,朝萧晋伸出手,说:“幸会!鄙人西园寺一树,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你就是‘师’?”萧晋和他握了握手,“一树花雨,你们名字倒是起的很有水平。”
  “谢谢!那是我特意为花雨酱取的。”西园寺一树点头致谢,态度自然且诚恳,既不会让人觉得造作,又绝没有一丝虚伪。
  萧晋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的帅气根本不在外表,而是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看上去特别的舒服,仿佛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一样。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花雨酱没有说谎,你确实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
  “再次衷心感谢!萧先生也是一样,居然能解掉稀有蛇毒,一树十分钦佩!”
  萧晋笑了笑,丢过去一根塑料约束带,说:“好了,客套寒暄说完,请西园寺先生将自己的双手拷在暖气管上。”
  西园寺一树没有照做,而是把玩着那根带子微笑说:“萧先生,恕我直言,逮捕我,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那怎么才会有?”萧晋讥笑,“难道放你走,然后让马戏团重新派杀手来杀我?”
  西园寺一树慢慢收起了和煦的表情,郑重道:“花雨还在外面。”

  萧晋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敢拿我的亲人威胁我?你知不知道那孩子已经受了重伤,如果不能好好卧床休息的话,绝对撑不过三天?”
  西园寺一树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再次微笑起来。“萧先生似乎比我还要关心花雨,难道你是一个萝莉控?甚至一点都不介意她差点杀死你吗?”
  “该死的!”萧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破口大骂:“那还是个孩子!你们岛国人天性怎么变态肮脏老子管不着,但是你让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整日与毒虫为伍、饱受折磨、还要一生背负杀人的罪恶,老子恨不得将你扒皮抽筋!”
  西园寺一树笑容越发的温柔灿烂起来,眼睛示意了一下小推车上方才没来得及用的注射器,说:“看萧先生你眼球上还有些许泛黄的血丝,应该是身体里还有蛇毒的残留吧?!虽然分量已经不足以威胁到你的生命,但多多少少还是会对你的神经系统产生一定损伤的。
  注射器里面是解毒血清,我个人建议你尽快使用。”
  萧晋一怔,慢慢松开他,瞅着那枚注射器问:“你什么意思?”
  “萧先生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让人拿去化验。”西园寺一树淡淡道,“至于我的意图,很简单:我并不是来杀萧先生的。”

  萧晋眯起眼:“为我解了毒对你有什么好处?”
  “昨晚我已经了解到萧先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华医,而且还是个内家高手,所以,我恳请你救治一下花雨,并帮她摆脱马戏团的控制。”说着,西园寺一树站起来,双手紧贴两边裤腿,郑重的深深弯下腰去,“拜托了!”
  萧晋惊讶极了。他怎么都没料到事情会以这样的方式展开——驯兽师想要脱离马戏团!
  人人都想离开,神秘强大的马戏团原来是这么不堪的吗?一个连人才都留不住的组织,凭什么让全世界的政府和特工们头疼?
  “西园寺先生,很抱歉!现在你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我根本没有费神辨别你话语真实性的必要。更何况,你们是来刺杀我的,我凭什么要帮助你?”
  “就凭萧先生您是一个好人!”西园寺一树话说的无比认真,“准确点来说,您是一位有才华和能力的好人。”
  萧晋淡笑:“那你错了,我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西园寺一树沉默片刻,左手忽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左腹,眼角青筋凸显。
  萧晋神情一凛,跳下床拉开他的左手,骇然发现他刚刚捂着的地方赫然露着一截小小的刀柄。
  “你特么果然是个变态!”
  萧晋骂了一句就要大声喊外面的警员,胳膊却被西园寺一树用力抓住。
  “萧先生!”他脸色苍白,但嘴角的笑容却依然和煦,仿佛肚子上插着刀子的人并不是他一样,“这一刀并没有伤到要害,而且我的肌肉也已经夹紧了它,只要不把它拔出来,我暂时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是想说,如果我喊人进来,你就会拔出刀,宁死也不愿被捕?”
  西园寺一树点头,笑容又灿烂了几分:“我想,如果我们彼此不是现在这种立场的话,我应该能和萧先生成为很要好的朋友。”

  “老子没兴趣跟神经病做朋友!”萧晋黑着脸说着,屁股却坐回到床上。
  西园寺一树露出满意的神色,开口道:“这次来杀你的任务,是我极力争取的,为的就是花雨的自由。”
  萧晋低头看看腕表,说:“你已经进来快五分钟了。”
  “所以我现在想问一下你:敢不敢放我走?”

  砰砰!病房里传出两声枪响,那两名警员素质很高,几乎是在拔枪的同时就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病房的窗户已经破碎,萧晋站在窗前朝外又开了一枪,然后气急败坏的转身大吼道:“快去追,他向西面的院墙跑了!”
  两名警员立刻转身出了房门,不一会儿,裴子衿持枪走进来,肃声问:“怎么回事?”
  萧晋捂着流血的左臂,脸色极差道:“大意了,你们的情报有误,‘师’不单单只负责驯兽和策划,他的身手也很厉害。”

  裴子衿见他受了伤,下意识的就要过去,但不知怎的,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只是关切的问:“你伤得重不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