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5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要这么理解也没问题。”李牧野道:“我只是在提醒你留个心眼,正如你说的,六年不见,能在这里跟你相遇,我也很高兴,跟你说这个只是想你能生活的更好,如果让你感觉受到了冒犯,我愿意为此道歉,山不转水转,我希望下次咱们再遇到的时候,还依然是朋友。”
  “怎么?你要走了吗?”霍静珊一听就急了,道:“不过是口角两句,你就要狠心丢下我离开吗?你知道我这六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知道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光里有几个六年吗?你这冷血的偷心贼。”她泪流满面,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小野哥,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掉落在地上……
  李牧野在霍静珊哀怨愤怒的注视下,毅然决然的离开了霍族女孩子们的大船。霍静珊现在的幽怨来自欲求不满,如果日后她知道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是恩师白龙菩萨即将面对的最大敌人,就会懂得小野哥此刻残忍拒绝的一片苦心。
  如果不能好好爱你,倒不如让你恨我。
  从船上离开后李牧野以最快速度回到河内,风间妙子等人的行动很有针对性,显然是做足了准备,小野哥怀疑她不只是要对付自己,很可能也不会放过安意如的道馆。

  果然不出所料的,家里也出事了。对方的计划完整,那边针对李牧野刺杀,这边又派人登门挑战,双管齐下,显然是想毕其功于一役将李牧野在河内的势力连根拔起。
  李牧野急匆匆赶回来,安意如一见到小野哥就着急的跑过来,本来想质问他这么长时间去哪了,结果一看李牧野的脸色惨白,状态明显不对,就意识到他也出事了,忙关切的问小野哥怎样了。李牧野摆手说没事,问起道馆内的事情。
  这边一场恶战已经结束,前来挑战的是来自高棉拳馆一个中年拳师,拳法技术不在阿帕查之下。
  真意太极道馆这边胜了,代价是白起受了一点小伤。对方实力不如白起,但出手歹毒,敢于拼命,甚至还用了一些同归于尽的拳法。安意如判断他不是来比武求胜的,而是存心要将白起打伤。
  尽管小白起说的轻描淡写,但从安意如严肃的神情中不难看出当时的凶险。
  李牧野想的要更深。

  东瀛人酝酿已久,一朝出手便来势凶猛,而且又狠又准,打伤小白起是为了让真意太极道馆无法立足,暗算李牧野的用意则更深。风间妙子从国内过来没多久,情报系统只能指望在当地活动多年的阿部勇宽城那些人。而这些人的背后是一些东瀛财阀和本地军阀。
  整个越南最大的军阀就是武元乙大元帅了,下面那些小军阀们不管是哪个族的没有不怕武氏的。阿部勇宽城若还想继续留在河内发展,就断然不敢让武氏发现他们有间谍行为。
  众所周知,真意太极道馆的赞助人是安意如的堂哥安知远。而安知远跟武氏年轻一代的大纨绔武卫宁却是不分彼此的朋友。这种背景关系下,他们敢动小野哥,势必就已经做好了接受调查的完全准备。
  假如他们的情报源头是来自别的势力呢?
  比如南海门李家,或者紫云黄氏,他们都有这么干的理由和能力。
  如果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甚至是针对陈二姐的大局,现在他们刺杀小野哥的计划并未成功,而打伤白起的举动却貌似得手了,如果换做自己是幕后的策划者,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李牧野身上也有伤,腿上有一处贯通伤,虽无大碍,但毕竟是被一剑穿透,纵然他可以控制气血不让伤情恶化,却也没办法控制细胞组织立即愈合。再来一次同级别的刺杀行动,小野哥多半招架不住,只是这一次刺杀行动已经让东瀛人元气大伤,估计短时间内他们也没能力再来一波。
  而更让人担心的是白起伤了,真意太极道馆这边暂时缺了一个能打敢杀的狠将,如果这个时候那个喜怒比打上门来,绝对是一个大麻烦事儿。
  安意如很担心李牧野的状况,在得知小野哥遇刺的详细经过后,她终于意识到此次南洋之行的凶险。也更加明白自己喜欢上的男人过得是怎样的生活。这个男人不但是宗教界那些名僧利道门的眼中的钉,口中的魔,更是那些阴谋不轨,与整个中华民族为仇的敌人们心中的毒刺,必除之而后快。
  这个男人大多时候深沉如海,但有时候却天真赤子像个孩子。而他对女人的宠爱又像一个父亲,包容知性,有时候还会有些小顽皮的幽默感。他满足了自己对男人的一切期待,而自己却没办法给他更多。
  看着内伤在身,却还坐在椅子里殚精竭力的李牧野,她很自豪,同时更加担心。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忽然意识到自己跟白无瑕比起来真的差了好多好多。不只是境界和实力的差距,还有心性和能力。无暇魔女是整个世界江湖的敌人,西方三大骑士团为了她打破四百年不相往来的格局,联手共抗。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李牧野,白无瑕还是不远万里飞回到国内来点化她。安意如明白,无暇魔女是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才可以代替她留在李牧野身边分担这男人身上的压力。
  “你在想什么?”安意如将炖好的汤递到李牧野面前,用汤匙喂到嘴边,说道:“是在担心白起的伤情吗?”
  “他还要参加也白龙的斗神赛,膝盖上的伤可大可小,短时间不能再跟人交手了。”李牧野道:“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登门挑衅,咱们应付起来就很吃力了。”
  “不是还有我呢吗?”安意如道:“我知道自己的短板,心软,练法强过打法太多。”
  李牧野道:“在南洋这个地方,不但要精通打法,更要掌握杀法,如果没有杀人的决心,就尽量不要与人交手。”
  安意如道:“先别说了,把汤喝了吧。”
  “太热了,我要你喂给我喝。”李牧野调皮的说道。
  安意如道:“少来,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思调戏人,我跟你说认真的呢,如果明天有人登门来挑战,我就亲自出战,以前我是与世无争的出家人,现在我是与天下为敌的大枭雄的女保镖,谁想伤害你,我就杀了谁!”
  李牧野接过汤碗,咕嘟咕嘟一口气把一大碗鸡汤老参汤喝了个干净。道:“你有这样的决心我很欣慰,但心性的蜕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你以前活人无数,慈悲心性早已养成,一朝就要学那杀人嗜血的罗刹,怕是不大可能。”
  “为了你,没什么不可能的!”安意如神情坚定,道:“我不懂什么家国天下的大事,只知道你在这边经营这么长时间是有重要的目的,他们想把咱们从河内赶出去,就等于是要破坏你的计划,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得手。”
  李牧野有点小感动,张开怀抱将她揽入怀中,道:“让你一个菩萨心肠的女子去为我打打杀杀,我真的是于心不忍,如果明天他们真的安排了后招,我希望你不要太勉强自己,至少不要为了我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日期:2018-08-25 0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