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3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了楼,竟然来到魏夏草所在的包厢,这个角度楼下的陈二狗是看不到的,她笑得花枝招展,在一群人期待的眼神差点笑出了眼泪,最后却没有详细描述过程,只说了一句话:“夏草你家新来的司机真tmd不是一般的牛,连老娘都调戏不过。”
  不知所云的魏夏草只能喝柠檬汁,这自称老娘的年轻女人不是她的朋友,准确来说是她死党的异性发小的女朋友,跟她不算一个圈子,但是在南京大小圈子里都挺出位的一个同龄人,以前魏夏草也只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据说是个王熙凤类型的狠角色,刚才魏夏草下意识多看了几眼陈二狗,然后被身旁心细的一个闺蜜发现,刨根问底起来,魏夏草如实说了陈二狗是她家的司机,然后不知道怎么那个女人发了酒疯说要下去见识见识,结果下去没多久来后成这个无法无天的样子,喝酒更凶抽烟更快,让她身旁怎么看怎么多余的小男朋友看得心惊肉跳,却不敢说什么,魏夏草挺悲哀那个死党的发小,一个男人众目睽睽之下看了自己的女朋友跟一个陌生男人调情,却不敢有任何表示,不过怜悯归怜悯,魏夏草倒没把他当作孬种,因为这个女人实在过于耀眼了一点,今天之所以选择在一大帮子人都不怎么钟情的兰桂坊开生日聚会,是因为卖她的面子,再说了只要是她的朋友到了这里吃喝全部免费也是南京圈子的一号潜规则,至于为什么从香港开到北京全国十几家的兰桂坊会那么给她面子,谁都给不出准确答案,众说纷纭,但魏夏草只确定一件事情,几年前南京兰桂坊跳脱衣舞那档子事情捅出大篓子后,只是罚了两万块钱便不了了之,这是她的能量,谁要是认为这是个谁都可以脱她衣服占她便宜的娘们,敢往她身凑,那是要当晚被沉尸秦淮河的。

  这么一想,魏夏草猛然间觉得楼下那个家伙是不是该算一出场便技惊四座?)
  等陈二狗抽完整整一包烟,解决掉两份果盘,差不多11点钟魏夏草终于走下楼,因为魏端公以前定过一个所有家庭成员必须晚12点钟回家的规矩,以前魏端公在世的时候魏夏草做得很好,以后也只会做得更好。
  这次她依然坐在后排,一路闭着眼睛,等进了钟山高尔夫别墅小区,才睁开眼睛打开车窗,望着车窗外的夜景,仿佛自言自语,“都说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都是假的,怎么轮到我们家头,成真了。都说祸害遗千年是真的,怎么轮到我爸头,又假了?”
  陈二狗无言以对,这个问题也是他想问的,恐怕这个深奥的难题只能由诸葛清明那种老神仙人物才给得出答案。
  他一个至今还没拿到学业证书、自认肚子没几两墨水的人跟一个父亲拥有几大排浩瀚书籍、还是一线大学的高材生讲道理,陈二狗心虚,所以还是老实本分保持沉默较稳妥,省得一不留神好心被当做驴肝肺。
  回到了别墅,洗了个澡后已经将近12点,陈二狗却睡不着,这两个月每天凌晨两点半睡觉早六点起床外加白天午睡一个钟头是板钉钉的规律,养成了生物钟,所以他干脆翻阅一本才看了三分之一的厉以宁《经济漫谈录》,其实陈二狗一直不喜欢一本经济学专著用让人头皮发麻的高等数学、统计学来大费周章地解释和分析问题,总给他一种华而不实的感觉,倒是这本《经济漫谈录》,有点深入浅出的意境。

  他当然一坐下来知道有人动过《货币崛起》几本书,这些书的摆放角度、里面白纸的折叠方式都是他特定习惯的手法,一点蛛丝马迹都能被他摸索出来,不过他也不在意是谁进过他的书房,一个没学历的高毕业生掰命看点高深学问的书籍,陈二狗不觉得丢人现眼。
  凌晨两点半,陈二狗关灯睡觉,脑海一个个人物走马观花般闪过,一轮下来,过了差不多一个钟头才微酣睡去。不到六点钟利索起床,因为怕下楼梯和开关门吵到魏家三个老小各个年龄段的女人,他没有出去打太极,而是在家把套路反复打了几遍将近一个钟头。
  7点种打开房门,到了客厅发现这个时候方婕和魏夏草都已经起床,原来是她们有晨跑的习惯,甚至在小区跑了一圈,吃早饭的时候陈二狗说要去山水华门见两个朋友顺便把几样东西清理一下,方婕让他开奥迪A6出门,还给了他别墅钥匙,跟他要了手机号码,说只要有事情打电话给他,基本只要在一个钟头内能赶到都没有问题。
  这事实给了陈二狗一个很大的活动空间,除去被郭割虏剁成肉块的乔八指那个台面的威胁、以及躲在阴暗处尚未让陈二狗知晓的未知危险,这是项很惬意的悠闲工作,他觉得哪怕是牛郎都没他这么高薪又轻松,毕竟牛郎到了晚还得辛勤卖命耕耘,万一碰了长相野兽派或者抽象派、偏偏恰巧处于如狼似虎巅峰阶段的妇女同志,那真是生不如死了,电灯一摸黑赛似杨贵妃这种堪称大爱的境界,估计也姜子房那种猥琐大叔才可以达到。

  西装革履开着奥迪A6到了山水华门,把一回到南京站岗的王解放吓得差没屁滚尿流差点没认出来,王虎剩屁颠屁颠从监控室跑出来后也是对陈二狗下其手,一下子嘀咕这名牌西装摸起来是舒服一下子又自言自语这块表是不是能借他戴两天,最后打定主意要跟陈二狗借一整套的行头去夜店勾引处丨女丨美眉,陈二狗玩笑说到时候他还能给王虎剩做专职司机,王虎剩笑得合不拢嘴,说还算有良心,两个月偷抢掳掠无所不用其极的心思没白折腾,陈二狗一听这话,知道事情铁定成了,彻底松了口气。

  “喝两杯?”陈二狗轻笑问道。
  “喝去。”
  王虎剩爽快道,看到王解放还有些扭捏,似乎怕这么走开工作不太好交代,涌起一股无名之火的王虎剩一脚踹过去,骂道:“****大爷的,拿箱子我们走人,二狗都不干这差事了,我们还在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你要是惦记那个娘们的身子,我给你半个钟头,速战速决打一两炮,然后给我两清,再有什么藕断丝连,我打断你第三条腿,滚。”
  陈二狗和王虎剩还真在奥迪车内等了半个钟头,30分钟后王解放神清气爽地提着一个不起眼箱子跑了出来,一脸滋润,肯定是火急火燎舒服了几把。看得陈二狗大为佩服,这个平时看起来几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爷们咋碰女人这么有杀伤力,估计碰了年大叔姜子房,两个人会有不少共同语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