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0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十三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听出了狗子的声音。毕竟,与王老五谈判的时候,宁十三见过狗子,并熟悉他的口音。宁十三身上中了很多刀,失血过多,很快就昏迷了。小貂蝉一介女流,竟然直接扛起了宁十三,将他放到了苇塘边的小船上。
  她将船划到苇塘里,然后赶紧在黑暗中,摸着宁十三身上的血,确定伤口的地方。她脱掉自己的外衣,把外衣撕成布条,将宁十三的身上伤口比较大的地方捂住,绑好。随后,她开始划船,也并不知道去哪儿,于是直接往济宁方向划去。
  野狐田等人早已回到了梁山,听说师父还没回来,他们都很着急。野狐田清楚,师父一定是去楼外楼了,所以就斗胆摸黑乘船去楼外楼寻找师父。船到莲花岛附近,他远远的看见远处好像有一位姑娘在撑船。
  船距离对方只有几米的时候,尽管是黑夜,他依然能够看到那姑娘上身几乎没有穿什么衣服。侧面看,她身材很好。于是,他让船家去追上她,想趁机调戏一下,或抢走这个女人。
  船靠近了,野狐田笑着说:“小妹妹,黑天半夜,去哪儿啊,大爷捎着你?”
  “野狐田,是你吗?”小貂蝉问道。
  “啊,小貂蝉,怎么是你?”野狐田大惊道。
  “宁爷受伤了,快点带他去看大夫,快啊。”小貂蝉大叫着。
  “怎么回事?”
  “别问了。赶紧。”
  话分两边。鸭屎与黑蜘蛛躺在船上晃悠两天了,今晚他们都翻来翻去睡不着。船在水中晃来晃去,黑蜘蛛感觉有些晕眩,与鸭屎吵了几句。
  “鸭屎,你睡着了吗?”过了半天,黑蜘蛛问道。
  “睡着个屁啊,我都翻身好几回了,你又不是看不见。”鸭屎说。
  “我就是问问你,你这么凶干嘛,真是的。从现在起,不要理我。”黑蜘蛛生气地说,她翻了个身,背对着鸭屎。
  他们睡的是二层靠船前部的船舱,船舱里左右有两个铺位,中间是一条很窄小的过道。鸭屎见黑蜘蛛与自己怄气,脚蹬船板,双手一用力,整个身子飞到了黑蜘蛛的铺位上。
  船上的铺位较小,幸好黑蜘蛛比较瘦小一点,不然鸭屎一定会砸在她身上。
  对鸭屎的横空飞来,黑蜘蛛像没有发现一样,照样撅起屁股,抱着头在那里睡觉。

  “二姐,”鸭屎把手搭在她的髋部,小声说,“你说我们这次去能成功吗?”
  “呼呼,”黑蜘蛛假装打呼噜,没有理她。
  “二姐,”鸭屎继续说,“你去过上海吗?去过南京吗?那里都是什么样的地方啊?”
  “呼呼,”黑蜘蛛依然不理他。
  “二姐,”鸭屎继续说,“这么小的船舱怎么会有老鼠呢?快爬到你身上了。”

  “啊,”黑蜘蛛立即站起身,大叫着,“老鼠,在哪儿?”
  那船舱的二层只有一米多一点高,她弓着腰,脖子贴着船顶,吓得脸色惨白。
  日期:2018-03-20 15:49:32
  第137章 初到上海
  两位船家正挥汗如雨地摇船,黑蜘蛛的尖叫声打破了夜色的平静。他们赶紧停住手上的活儿,叩响了船舱的门。
  年长的船家问:“怎么了?”
  黑蜘蛛颤抖着声音说:“有老鼠。”
  “船上怎么会有老鼠?我们这么小的船,不会有的。出发前我们检查过了的。”船家笑着说。
  “老伯,我开玩笑的,没有老鼠。”鸭屎大声说。
  “什么?你敢骗我。”黑蜘蛛气呼呼地坐下来,看着躺在身边一脸坏笑的鸭屎,恨不得将他吃了。

  船家一听二人在开玩笑,于是便继续摇船。
  黑蜘蛛竖起枕头,背靠在上面,双手抱在胸前,半天不说话。
  “哑巴了?”鸭屎用脚踢了下她的小腿笑着说。
  “干嘛?”黑蜘蛛大声叫道,“你再碰我,小心我把你扔进水里。”
  “不就是开玩笑吗,你怎么这么认真。”鸭屎侧过身子,看着她说。咸猪手正要摸黑蜘蛛的手,被她一巴掌打了回去。
  黑蜘蛛直起身子,将枕头抱在胸前,面朝鸭屎,很认真地说:“鸭屎,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一听二姐这么说,鸭屎有点害怕,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过头了。“二姐,你说吧。怎么了?”鸭屎也坐了起来,看着黑蜘蛛说。
  “我觉得你最近跟我在一起有些怪怪的。你现在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跟我没大没小的。我是你二姐,不是你随便欺负的丫头。以后你在我面前一定要规矩点。知道吗?”黑蜘蛛指着鸭屎的鼻子说。
  “二姐,你今天是怎么了?你身上有几颗痣我都知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我们吵过架,闹过意见,谁让你是我姐,我是你弟的?我是长大了,但是长大了就不能和你开玩笑了,就不能和你亲近了?”鸭屎有点激动地说。
  “干完这票,我回梁山给你讨一个厉害的婆娘,看你还拽不拽。”黑蜘蛛并没有开玩笑,她的语气丝毫不像是开玩笑。
  “不娶,就是不娶,谁逼我也没用。”鸭屎笑着说,随后他坐起来,将手搭在黑蜘蛛的肩膀上。黑蜘蛛再次将他的手打开。
  “你,滚过去。”黑蜘蛛指着鸭屎,明显极为生气地说。

  “滚就滚。”鸭屎从黑蜘蛛床上,滚落在地上,滚到自己床边翻身上了床。他拿棉被盖住头部,头朝里,屁股对着黑蜘蛛装睡。
  黑蜘蛛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是有点过分了。毕竟鸭屎只不过捉弄了下自己而已,又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这次与鸭屎一起出来执行任务她就感觉怪怪的。之前与鸭屎一起从李一刀的追杀中逃出来时,尽管与鸭屎也有很多亲密的举动,但是她从未多想。
  如今,与鸭屎一起躺在船舱里,黑蜘蛛心里有种莫名的担忧。鸭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尽管她很想继续将他当做小孩子,但已经不现实了。
  更要命的是,与他一起,他经常惹自己生气;不和他一起,自己又觉得无比的孤寂和无聊。这到底是怎么了,黑蜘蛛自己也搞不清楚。她总是觉得怪怪的。想到自己之前甚至有过挑逗鸭屎的行为,想想都觉得脏,觉得污,觉得难为情。
  “鸭屎,”黑蜘蛛过了一会儿后小声叫道,语气舒缓了很多。
  鸭屎没有任何反应。等她再叫的时候,鸭屎已经装睡着了,“呼呼”地假装打呼噜。
  这次拌嘴之后,二人说话也少了,一路上都不怎么交流。他们到了苏州,转车来到了上海。
  到了上海后,黑蜘蛛还是不怎么搭理鸭屎。鸭屎觉得二姐有事瞒着自己,而黑蜘蛛觉得鸭屎越大越没分寸,生怕惹出大事来。
  黑蜘蛛与鸭屎都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城市,大上海的一切让他们几乎震惊了。黄浦江上往来的轮船,南京路熙攘的人流,大街上迎面走来的洋人,这一切如此陌生,又如此让人好奇。他们沉迷其中,傻傻的不知该怎么办。
  熙攘的都市让他们感觉害怕,于是便到乡村租了个小地方。他们租住的渔民小房子建在江边,周围一片破败。房子只有两间屋子,客厅挺大,但卧室很小,里面只有一张大床,其他的基础设施都有,但很破旧。
  “你睡床吧。”黑蜘蛛说。
  “二姐,还是你睡床吧。”鸭屎坚持说。
  争论的结果是,鸭屎睡床,黑蜘蛛睡用粗线编制的吊床。那吊床吊在梁上,位于床的正上方。黑蜘蛛躺在上面,摇摇晃晃,不久就睡着了。
  鸭屎半夜醒来小解,一睁眼看到黑蜘蛛双手下垂,头发蓬乱,衣服翻下来,雪白的肚皮露了出来。他吓了一大跳,尖叫着:“二姐你怎么了?”
  他正要将她抱下时,黑蜘蛛翻身下来,理了下头发,一脸困倦地看着鸭屎说:“你想干嘛?还让不让我睡觉?”
  “我的亲姐啊,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呢。”鸭屎说。他刚才真的以为二姐完了,如今二姐突然又活蹦乱跳地站在自己面前,他很激动同时又有气。
  “你上去睡,累死我了。”黑蜘蛛揉了揉腰说。她身上被勒得青一块,红一块的。
  “好的,二姐,我上去睡。”鸭屎说。

  “水。”黑蜘蛛舔了下干燥的嘴唇说。
  鸭屎去客厅找到水壶,给她倒了一碗凉开水。黑蜘蛛接过来,咕咚喝下,随后将鸭屎的衣服、枕头扔到了地上,自己枕着胳膊躺了下来。
  鸭屎从厕所回来后,飞身上了吊床,刚躺下就觉得不对劲。吊床的网状空隙太大,躺在上面极为不舒服,尤其是无法翻身。他几乎是睁着眼睛熬到了天明。
  东方露白时,鸭屎便从吊床上下来。见黑蜘蛛还在睡着,于是便溜了出去。
  等黑蜘蛛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一束和暖的阳光从东边的窗户射入,有一片落在床上。黑蜘蛛站起来,换了件上衣,伸伸懒腰,开门走出卧室。

  她发现,客厅的桌子上有一盒早餐,早餐盒旁边有一把钥匙。那钥匙很讲究,在微山、梁山从未见过这样的钥匙。钥匙柄是圆形的,钥匙齿有三重,十几个不同的来回。这样的锁一般人是打不开的。除非研究了它的构造,不然的话,一般贼人的万能钥匙无法奈何它。
  早餐盒里有七八个肉包子和一碗粥。黑蜘蛛没用食欲,将餐盒又合上了。
  “不好吃?不好吃我去给你换一份。”一个声音从黑蜘蛛头顶发出。
  黑蜘蛛抬起头,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原来鸭屎正在晨练。他发现天花板上吊吊灯的地方有四个角,每个角上都有一个钢铁把手。他双手、双脚各握住一个,正好练习手脚的力量和协调能力。
  “又来了,你能不能不这么吓人?”黑蜘蛛生气地说。
  鸭屎翻身跳下,坐在黑蜘蛛身边,笑着说:“二姐,还生我的气啊?”
  黑蜘蛛没理他。

  “今晚我给你一个惊喜。”鸭屎笑着说。
  “什么惊喜?”黑蜘蛛无精打采地问。
  “我带你去住别墅。”鸭屎拿起桌子上的钥匙,笑嘻嘻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