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0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今晚大家未必回得了家,因为工作量很大,”方晟环视众人转入正题,“同志们,市领导非常关注红河的现状,指示要花大力气清理整顿,让开发区发挥经济试验田的作用。从报到到今天,我在红河已有十天,这段时间里做了些调研,找过部分同志谈话,看了大量资料和数据,最深切的想法是什么?同志们,管委会办公楼前面一堵围墙,后面一堵围墙!如果连眼前身后的问题都解决不好,谈什么清理整顿,谈什么发展经济?有人说,红河圈地的成因很复杂,是历史疑难杂症,不能心急,要慢慢来,要结合司法程序和行政协调耐心处理。如果这么说,恐怕是不了解我方晟的过去。给大家说一件事,当初顺坝县的深山大泽里藏了个私人武装盘踞的金矿,也是历史遗留问题,情况也很复杂,我是怎么解决的?请求双江军区派直升飞机投弹轰炸!你们说,再顽固、再强大的势力敢跟国家机器对抗?!”

  会议室里静悄悄一片,所有人都被方晟的气势所慑服。方晟在顺坝清除恶势力的事迹,尽管大家都有所耳闻,但由于涉及军方行动以及于云复要求宣传系统低调处理,避免给外界造成过于张扬的感觉,因此媒体报刊对具体情况语焉不详。
  方晟续道:“了解到这些,大家就会清楚组织派我到红河不是当太平官,不是仕途中的过渡,而是来实实在在处理矛盾、解决矛盾!二十多平方公里的红河,被圈起的地皮达三十多块,全国罕见!”
  说到这里他猛拍一桌子,喝道,“大家熟视无睹,我看不下去!今天我把话撂这儿,所有被圈地皮必须全部清理到位,不管后台有多硬,来头有多大!我方晟最初是大学生村官,大不了还回我的三滩镇!”
  鲁荣与程振高对视一眼,脸色冷漠。类似气壮山河的表态,之前牛德贵也在会上说过,如今已在劳改农场服刑。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马达声,方晟站到窗前看了一眼,回到座位平静地说:
  “工程队来了,过会儿分两个小组,鲁主任负责一组,程主任负责二组,从部门各抽调三位同志到现场,把办公楼前后两块地皮的围墙推掉!”
  “啊!”整个会议室惊呼,旋即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程振高吃吃道:“方……方常委,那可,可是人家花钱买的地,地盘,不可以随便动的……”
  方晟冷冷道:“什么花钱买?土地是国家所有,他买的只是使用权。”
  “使用权也……也不能动啊……”
  “两个月前人家刚刚……打过桩,不算那个……闲置土地……”程振高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
  方晟将茶杯重重在桌上一顿,勃然大怒道:“从圈地到现在多少年了,你们每天上下班看着野草长得比树高,摸摸自己的良心,哪个好意思在我面前说不是闲置土地?你程主任提到打桩,我专门到前面数过,一共有十一根水泥桩,也就说双龙集团拿到地皮后,平均每年只打一点几根桩,这算什么?以为管委会不是管委会,里面这班人的智商不如幼儿园?”
  程振高被训得脸色煞白,低头不语。
  毕竟事关重大,明知要被抢白,鲁荣还是鼓足勇气说:

  “方常委,我们不反对采取果断措施,但做事总得符合程序,比如先下达《闲置土地认定书》,给对方申辩和整改时间,然后……”
  “以前下过认定书吗?”
  “在牛常委手上下过,后来……”
  方晟突然笑了笑:“管委会做事肯定要符合程序,不然被人家告到法院会输官司的。前几天我已找到牛常委和市国土局共同签署的《闲置土地认定书》,根据认定书规定的事项,今晚又邀请市国土局相关同志现场办公,正式签署《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书》,无偿收回两块地皮使用权,即日生效!”

  “这,这,这……”鲁荣呆呆道,“太突然了……总觉得应当与相关企业充分沟通……”
  “再给双龙和宝润一周时间吧,要有个缓冲。”吴宓林深知两家集团的背景,也插了一句。
  方晟摇头道:“一周?告诉大家,我已决定一周后重新竞拍两块地皮!”
  他的话如同千钧巨锤重重敲在所有参会人员心上,大家这才知道这位新任领导手段之强硬、谋划之深远前所未见!
  “使不得!”鲁荣和程振高齐声道。
  然后程振高急急道:“就算收回所用权,两家集团肯定要申请行政复议,在法律上属于有争议地皮,不可以竞拍的。”
  鲁荣道:“而且《闲置土地认定书》下达后在对方未履行相关条款前提下,有多种处置方案,如签订补充协议延长开发期限、调整土地用途或规划条件、协议有偿收回土地使用权等等,何必采取最极端措施?”
  方晟凝视着他,道:“鲁主任知道我脑中最极端措施是什么?一夜之间收回红河所有被圈地皮!这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脚的,我不怕打官司,不怕丢掉官位,也不怕栽赃诬陷,根本没有什么能吓住我的,明白吗?”
  “不不不,您误会了,方常委,”鲁荣咽了口唾沫,“我,还有程主任并非跟投资商沆瀣一气,也不是一味帮他们说话,而是前车之鉴……我们不想把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错了,”方晟森然道,“我就是想激化矛盾,让他们无路可走!”

  说到这个地步事态似乎已无挽回可能,况且所有人手机都锁在保险柜里,无法对外联系!
  听罢赵安添油加醋的叙述,雷之鸿火冒三丈,怒道:
  “你等会儿,我这就打电话给我爸!”
  赵安叹道:“人家早扬言不怕雷省长,别的不说,省纪委两次栽给他就是活生生例子,你说还有谁放在他眼里?”
  “妈的,明天找几个把他收拾一顿!”

  “别介,双城已打听过了,顺坝要收拾他的人最终都被他收拾了,玩硬的不行。”
  “银山市委那边呢?他在常委里面排名最后,总有人治得住!”
  “他是许书记的心腹,今晚行动未必没有市委的意思。”
  雷之鸿愣住了,半晌才问:“硬的不行,软的也不行,那怎么办?”
  赵安心中哀叹我向你请示,你应该给我答复才对我的大少爷,嘴上却说:“通电话前我跟双城商量过,大概除了妥协没其它办法……”
  “胡扯!那块地现在转手都能赚几千万,怎么可能按原价回购?姓方把发财梦做到老子头上了?不行,绝对不行!”
  “把他惹火了,其它三块地也保不住。”赵安忐忑不安地提醒道。
  “太狂妄了,我得告诉我爸!”

  说罢雷之鸿便挂断电话,赵安看着手机长长叹了口气,头一回觉得坚不可摧的靠山如此虚弱无力。
  另一侧于双城拿着手机讪讪过来,问道:“决定了?”
  “还没,你呢?”
  于双城抬起手机:“打电话反映情况……”
  两人不约而同叹息,然后久久沉默。
  “双城,我们能使的最厉害的手段是什么?”赵安请教道。
  于双城四下张望一番,将他拉到漆黑的角落里,悄声道:“上次整牛德贵的手法——省纪委突然实施双规,一方面严刑逼供,另一方面围绕银行卡做文章,还有生活作风问题。这回不行,刚才姓方的不是说了吗,省纪委前后弄了他两回都没辙,省里不知多少大领导关心此事,夏伯真至今还窝在党校没出来呢;银行卡也不行,他根本不用,老婆在香港更够不着……”
  “老婆不在身边,象他这样年轻、长得又不错的男人肯定闲不住,哪有猫儿不吃腥,对不对?实在不行,弄个妞儿主动凑过去,就算不上床有张手拉手的照片,老子都有办法叫他身败名裂!”
  于双城被他说得心动,沉吟片刻道:“路数不错,就是需要时间,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有结果……好歹要把今晚的事混过去……”
  “我想过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姓方的实在扣住那块地不放,就暂时放一放,以后叫他双倍偿还!”赵安恶狠狠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