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0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谢谢方常委关心。”
  明月坐到方晟对面,没开口先笑,方晟道:“看来有好消息。”
  “不算好消息,一堆八卦……”明月娓娓讲述了最近打听到的各种消息。
  一是关于前任落马的内幕。牛德贵原是银山市分管农业条线的副市长,在市委书记张锦刚任期内不受重视,钱浩执掌银山后,期望打破红河死气沉沉局面,果断将原主任邵卫平转为政法委书记,提拔牛德贵过去任职。
  牛德贵深知红河水深,不敢轻易动手,经过缜密调研后召集所有圈地皮的公司负责人,提出一加一方案,即相关公司必须书面承诺半年内有实质性投资行为,逾期者可申请延期半年,条件是引入一家实体企业且在三个月内破土动工;若延期到期后仍无进展还可以申请延期,那必须再引入一家企业,以此类推。
  客观地说牛德贵的方案务实而平和,那段时间内的确促成多家工厂落户红河,使广阔荒凉的开发区增添了几分生气。
  但钱浩觉得不满意,认为大片被圈的地皮不能眼睁睁荒着,必须有所作为。在市委施压下,牛德贵便拿实力最弱的新耀集团开刀。新耀圈的地皮最靠近银山市区,是钱浩每次往返省城的必经之地。新耀大股东是原省税务局局长的儿子孙玉良,两年前其父已办理退休手续,孙玉良头顶官二代的光环基本名不符实。牛德贵的如意算盘是逼迫孙玉良拿出真金白银搞开发,让钱浩每次从车里看到繁忙有序的施工场面就行了。

  谁知牛德贵查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孙玉良背后还有更强的支撑势力!之所以在红河只拿一块地,是基于对未来地价趋势的判断分歧,跟实力并无太大关系。
  接下来形势急转而下,省纪委根据多封实名举报信对牛德贵采取双规措施,然后发现他和爱人的银行卡上有多笔大额资金汇入,在英国留学的儿子也收到陌生人汇款。此外开发区某女下属亲口承认与他发生过不正当男女关系,之后她突然失踪,再也没在银山出现过。
  牛德贵被屈打成招判处实刑,初来乍到的许玉贤意识到红河问题不简单,态度格外谨慎,结果造成想去红河的许玉贤不让,许玉贤属意的人家不敢,左右为难之下索性把烫手山芋扔给省委组织部。
  二是几位副主任的八卦。话说党内无派,千奇百怪,红河管委会内部也存在山头。鲁荣是邵卫平一手提携的心腹,吴宓林则是市长罗世宽的同窗好友,小道消息说论资历吴宓林排名鲁荣之前,加之市里有罗世宽支持,常务副主任本是囊中之物。不料市常委会讨论人事时,纪委书记郑丰达突然爆料开发区多家企业举报吴宓林吃拿卡要!那就不是提拔正处的问题,而要按党纪国**处,当时连罗世宽都不便开口,遂提拔了第二顺位的鲁荣。

  尽管事后查明举报信纯属诬告,但人事变动已定案不能再改,吴宓林无形中吃了一记闷棍。据说罗世宽也很愧疚,许诺帮他挑个正处职岗位,好不容易私下达钱浩达成一致,结果召开常委会前一天人事变动,钱浩走了,许玉贤来了,之前努力付之东流。吴宓林非常郁闷。确实是人各有命,富贵在天,很多事勉强不来的。
  程振高也是邵卫平从市国土局挖来的技术骨干,可能由于性格差异,程振高与鲁荣虽属同脉却彼此不和,有一阵子发生相互举报现象。十一家圈地公司,程振高与大多数老板都有私交,是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官场老油条。
  关于安如玉……
  关于安如玉,除了居思危提供的那些情况,还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张锦刚去世后,仍在红河任上的邵卫平曾打过安如玉的主意,有一次甚至趁四下没人将她堵在办公室打算霸王硬上弓。却遭到安如玉激烈而决绝的反抗,根据事后红河知情人描述,两人脸和手都有不同程度抓伤、咬痕,尤其邵卫平脸上有五六道长长的血痕,一看便知是指甲划的。
  据说邵卫平气急败坏骂道你这个破鞋不知被多少人玩过,装什么正经?安如玉回击说连破鞋你都不配玩。
  之后邵卫平疯狂压制打击安如玉,反正她的后台倒了,升迁过程既不硬气也不光彩,根本没人同情。那段时间安如玉成天以泪洗面,差点得抑郁症,幸好牛德贵取代邵卫平,生活才归于平静。
  听完明月介绍,方晟夸道:“我没选错人,你也没让我失望,这些信息很有价值!”
  明月灿然一笑:“时间太仓猝,只来得及了解部分情况,以后还会陆续补充。”
  “有两处细节你语焉不详,一是孙玉良背后还有更强的势力,到底是谁?”

  “这个,”明月摇摇头,“说法很多,但都不是很靠谱,不敢轻易下结论。”
  “还有关于鲁荣,可曾听说跟投资商之间有何猫腻?”
  “开发区的重头戏是投资和建设,邵卫平将它分成前中后台三大块,程振高负责前台,土地招商和项目引进;吴宓林负责中台,项目落户和各项手续办理;鲁荣负责后台,项目建设和施工。表面看一碗平端得很平,权力划分不偏不倚,然而投资商只围不建,巨额资金停留在合同文本里,实际造成程振高吃肉,鲁荣和吴宓林汤都喝不上的状况,因此两人即使与投资商眉来眼去,人家恐怕只认程振高。”

  方晟不以为然:“未必,三位副主任分工存在交叉,不象外界想的那样,”他看看表,“还有一个小时下班,赶紧帮我通知全体人员开会!”
  “啊,”明月笑道,“方常委体谅大家吧,好容易捱到周末,大家盼着早点回家呢——要不是手里积压大把工作,我也提前开溜了。”
  “不好意思,今晚全体加班。”方晟道。
  当方晟在会上宣布这一决定,会议室里顿时嗡声四起,方晟耐心地等了几十秒钟,平静地说:
  “知道大家很不适应,甚至有抱怨情绪,但今后双休日加班将是常态,因为我们要补课,把之前延误的进度赶回来,如果怀念昔日懒散的机关生活,很抱歉请你另谋高就!”
  嘀咕声轧然而止,大家都很清楚,机关不象企业,一个萝卜一个坑,仓猝之下去哪儿另谋高就?
  “从现在开始,请所有人上交手机!”

  这个命令很突兀,但方晟板着脸很认真的样子,随即命令明月拿档案袋逐个收缴,连几位副主任也不例外。缴完后方晟让明月把手机全部锁入保险柜,这样呼入时将提示“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程振高半开玩笑半当真说:“今晚很多男士回家没法交差了,手机打不通,又找不到人。”
  “哎,是的是的。”有些特别惧内的连连附合。
  女同志趁机吓唬他们:“晚上不肯你们上床。”
  “那就睡到你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