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第24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勤插话道。
  好好好,长相厮守,长相厮守。
  马可不等罗笑笑说话,就赶紧改口。
  这样说就对了嘛!来吧,干杯!

  许勤说完,就先举起还在缓缓升腾着气饱的酒杯,和大家一一碰过,便一饮而尽。
  马可、罗笑天和罗笑笑他们三人也彼此分别碰过之后,也都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罗笑天从冰桶里拿起酒再给大家重新斟满的时候,对着马可微笑着说道:马哥,我有个小小的恳求,那就是以后能不能直接喊我笑天,别总罗总罗总的。别的不说什么,就从你和我姐的关系,再喊我罗总也不合适,你说是吗?
  好!听你的,笑天。
  马可爽快地答应并立即改口道。毕竟是贵州黔东南的苗家汉子,骨子里就有股天生的豪爽。
  哎,笑笑,你怎么从打坐下来就一直傻笑不说话呀!
  许勤突然想起来身边一直没吭声的罗笑笑,扭身说道。
  罗笑笑抿着嘴又乐了乐才说道:在听你们三个人说呀。
  其实,刚才罗笑笑是走神了。此时是她离婚后这两年多来最开心的一刻。自己的亲弟弟摆脱了痛苦的婚姻,现在和自己最好的闺蜜情投意合,已经走到了一起。马可,今天下午又和自己的舅爹谈的愉快,合作之事也近在眼前。特别是刚才马可在祝酒时,连说的两句长相厮守,让她心中幸福感爆棚。许勤他们三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她的思绪已经游离,她正在一边脉脉地注视着马可,一边幻想着和他今后那即将开始的甜蜜生活。

  笑天,通过今天一下午和你舅爹的接触,感觉他老人家虽然七十多岁了,可思维还非常敏捷,思想意识也很超前。我没想到他竟然对生长因子的医用价值和商用价值以及社会价值这么了解。
  在许勤和罗笑笑说话的时候,马可跟罗笑天又闲聊了起来。
  老爷子还行,别看古稀之年,可一点也不保守,很多想法都很超前。这或许和他早年当过记者的经历有关。
  罗笑天回应道。
  罗笑天的舅爹,当年下海经商之前,曾经是河北省一家新闻媒体的记者,1988年,他远在加拿大的大哥病逝,一直没有结婚无儿无女的他大哥,把身后的全部遗产大约折合人民币八百多万元,全部留给了他唯一的兄弟,也就是罗笑天的舅爹。罗笑天的舅爹拿到这笔钱之后,就辞去了当时记者部主任的工作,来到被列为全国十四个沿海改革开放试点城市之一的秦皇岛,做起了房地产开发。历经三十来年的拼搏,也算是创下了近百亿的财富。这几年,受到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房地产开发开始不太好做了。他老人家就把目光投到了医疗健康产业,投了几家生物制药,收获颇丰。但公司账面上还趴着二十多个亿,总要找个好项目再投出去啊。恰好这时候,马可出现了。老人家前二天听了罗笑天电话里的汇报,就上网搜索了有关生长因子的相关资料,结果大喜。这才有了和马可的一拍即合。

  马可他们四个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喝光了四瓶莫斯卡托白葡萄酒。期间,司机小于给罗笑天来电话问什么时候来接他们回西山渡。罗笑天说不要来接了,今晚他们都住在万豪酒店。
  十点多,喝了酒的许勤,开始感觉小腹有些发热,她有了想**的冲动。她推脱说酒喝多了,有些上头,头痛,想早点回房间去休息。于是,她把二张房卡放到罗笑笑的面前说道:我和笑天就不陪你和马哥了。二个大床海景房,你们俩怎么住我就不管了。晚安!
  说完,许勤就挽着罗笑天的胳膊故意一步一摇地走开了。等进了电梯,罗笑天问许勤是不是真的喝多了,许勤鬼笑道:你傻啊!这点酒能把我喝晕?一点眼力见也没有。没看见你姐笑笑她整个晚上都含情脉脉地望着马哥那副饥渴的样子吗?还不早点撤,给他们俩腾地儿。我不装着头痛,你肯定还和马哥扯个没完。

  看着许勤望着自己那色眯眯的眼神,罗笑天用手轻扭了一下她那潮红的脸蛋儿,亲昵地说道:你个小**,我看不全是因为我姐姐和马哥吧?是不是你又想被祸害了?
  说完,罗笑天就一把将千娇百媚的许勤搂在了怀里。
  日期:2018-05-09 08:34:13
  36
  许勤和罗笑天离开后,剩下马可和罗笑笑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清冷。
  一对儿彼此心仪的男女,如果还没有达到相互拥抱、接吻甚至上床的程度,突然单独相处在这夜色撩人迷人浪漫的海边,难免有些心猿意马,神不守舍。特别是许勤和罗笑天两个人明目张胆地公开调情,搂搂抱抱地上楼去了房间,这让罗笑笑和马可也都对要开始的漫漫长夜或多或少也都有些想入非非了。
  最终还是马可打破了沉默。
  笑笑,你要不要上楼去休息?
  我不困,如果你还想呆一会儿,我陪你。
  罗笑笑用手向后捋了一下额头的短发,微笑着说道。
  坐一天了,想不想去沙滩上走走?
  马可提议道。
  好啊!

  罗笑笑高兴地说。
  于是,两个人就起身离开翡翠阁,下楼出了大堂,来到酒店的后花园,在路灯朦胧的光线下,沿着弥漫着花香的林荫小路,向那涛声隐隐的沙滩走去。
  夜深人静,白天里喧嚣的沙滩,早已空无一人。海浪层层叠叠,从远处黑沉沉的海面上滚滚而来,白色的浪花儿,席卷着沙滩,在高耸的沙滩照明灯那雪亮灯光的映照下,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犹如舞动的白丝带。
  一阵清凉的海风伴着轰隆隆的海浪声袭来,让罗笑笑下意识不由自主地伸手挽住马可的胳膊。

  是不是风有些大感觉冷了?
  马可侧过脸来轻声地问道。
  嗯。
  罗笑笑说着,把马可的胳膊搂得更紧,同时头也靠在了马可的肩上。
  远处的照明灯,把他们俩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投射在沙滩上,拉得细长细长。
  如果不是感觉到罗笑笑那紧紧抓着自己胳膊有些冰凉的手还有她那被海风撩起的长发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马可简直就怀疑眼前的此情此景就是一场梦。
  当年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曾经让自己在无数个夜晚梦中跑马梦遗的女神,曾让自己伤心绝望的女神,现在,此时此刻,小鸟依人,挽着自己的手臂,依偎着自己的肩膀,正和自己漫步在夜幕星河下浪花朵朵的沙滩上,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罗笑笑仿佛就像夜空中一颗璀璨的流星,突然坠落在自己怀里,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马可的心跳骤然加快,呼吸也急促起来。不知不觉中,他的手心里也渗出汗水。

  喜欢浪漫,是每个女人一生不变的情怀,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罗笑笑也是如此。前几天的晚上在北京家里**时,还幻想着马可压在自己的身上,现在,自己竟然挽着他的热乎乎的胳膊,贴着他厚实的肩膀,感受到他的体温他的气息,再加上海风一吹,有些酒力上头,她一时间感到浑身软绵绵的。
  马可,我们回去吧,我感到头有些晕乎乎的。可能是酒劲儿上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