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第9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妹妹,到昨天晚上之前,我还一直心存幻想,想着哪一天他后悔了,还能想起我们这个家,还会回来。可我现在不会再这样傻想了。我们家的大门不会再为他打开了,我跟他彻底翻篇了。我要准备开始我自己新的生活。来,妹妹,为我终于走出来,干杯。
  罗笑笑说着,就端起酒杯和许勤林静雅当啷当啷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这就对了,你早该如此。不过,笑笑你下一步准备找什么样的?
  许勤也把杯中酒喝完,认真地问道。
  罗笑笑笑着说:最近那个走路摇摇晃晃背总也挺不直的男演员张什么译,我总也叫不出他的全名。
  张嘉译。
  一直没说话的林静雅提示道。
  罗笑笑一拍脑门道:对,张嘉译。他在电视剧《我的体育老师》里的一段台词特火,看见很多女人的微信圈都转发,就是那段:女人应该找一个像父亲一样呵护你的男人,而不是找一个还要你去迁就的儿子,真正爱你的男人最高境界是把你当女儿养,而不爱你的男人把你当妈用。 不好的男人让你变成疯子!好的男人让你变成傻子,最好的男人让你变成孩子。
  怎么,你又不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都四十多了,不会也赶时髦也要找个爹吧?
  许勤笑道。
  怎么可能?我可不想要这种变态的婚姻。我认为这个驼背的张嘉译的这段话有点瞎咧咧,极端地不负责任,误导了一大批好吃懒做、不自尊、不自爱、不自信、不自强、不自立,天天幻想着天上掉馅饼的蠢女人。养?养宠物吗?我们女人尽管柔弱些,但也是人,不是阿猫阿狗,不是金丝雀儿,也是有尊严有独立人格的。我始终认为一段美满的婚姻,一个幸福的家庭,不是男人要当爹,把我们女人当女儿来养就能够养出来的。一个女人如果在情感生活中失去了自我,不再听从心内的呼唤,而甘愿堕落成情感的奴隶,男人的宠物,她的幸福也会很快就成为过眼云烟,稍纵即逝。

  这个观点我同意。
  许勤附和道。
  老妈子、疯子、傻子、孩子都不好,妻子就是妻子,必须承担起妻子的责任和义务。婚姻真正长久幸福的唯一秘诀,就是相敬如宾,平等独立。
  罗笑笑继续感慨道。
  日期:2018-05-04 15:51:00

  13
  我两位亲爱的姐姐,看到像你们这么优秀的前辈都会遭受婚变,我真的对自己未来的婚姻也不抱什么希望了,还是一个人这样过下去得了。
  一直在旁边听着几乎没有说话的林静雅开口了。
  你想想啊,我们女人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自己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给他生孩子,养孩子,照顾家,到头来我们青春不在了,容颜已衰了,说不定哪一天这个男人又移情别恋,就会把我们像丢掉一块破抹布一样丢掉,真是太可怕了。
  你们还好,有一个收入稳定可观的事业。像我接触的那些来做整容的客人,听她们的经历,真是让你欲哭无泪。一个比一个不幸,一个比一个悲惨。
  是啊,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以一旦汉子变心了,成为负心汉的时候,婚变中的受害者往往就是我们女人。

  许勤感叹道。
  婚姻就像是一场两个人的共同旅行。说好了一起出发一起到终点,可走了没几站地,男人就突然中途下车了,登上了别的女人的车,扬长而去,把你孤零零一个人丢在半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人生两茫茫。那种被背叛的痛苦,那种被抛弃的绝望,真的会让人生不如死。所以,有时候我看到有的女人想不开,被男人抛弃后寻死觅活,我特能理解。
  罗笑笑也深有感触地说道。
  所以说吧,我们女人真的要对自己好一点。不要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玩,舍不得这舍不得那的。一旦离了才发现,都是给后继者省的。
  可不是嘛,笑笑姐,你说的太对了。上周我给做隆胸的一位大姐,都四十五了,还坚持要做。她说她老公就是因为嫌弃自己的丨乳丨房小,没什么可揉可握的,就跟一个大丨乳丨房的女人跑了,留下她和一个十四岁的女儿。我给她做了检查,她属于那种先天发育不良并已开始下垂的那种,我给她选择做了水滴形假体, 在矫正丨乳丨房下垂的同时,也给她做了丨乳丨头乳晕的美容整型。出院前,对着镜子我亲自帮她打开纱布,她看到自己漂亮的丨乳丨房那一瞬间,就抱着我嚎啕大哭起来。开始吓我一跳,我以为她不满意我的手术效果。结果她哭着对我说:林医生,如果我当初不是心疼钱,早点来做,我老公他也不至于跟那个大丨乳丨房的女人跑了。我真是后悔死了!

  这位大姐特逗,临走的时候,对我信誓旦旦地说,她现在有一对儿所向披靡的丨乳丨房了,她要开始征服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你说巧不巧,没几天,我就在咱们医院对面的国贸地下商城里看见她挽着一个看上去比她小十多岁的男人在闲逛,那突兀的大丨乳丨房紧贴着那个男人的胳膊,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罗笑笑和许勤听林静雅绘声绘色地说到这里,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还不算逗逼的 ,更逗的是一个来做缩阴的。人都快五十了,来的时候哭哭啼啼的,说她老公快不要她了,嫌她下面太松了,进去没感觉,一个月也不想碰她一次,她怎么哀求都不行。最近她老公在外面还找了一个年轻的。前几天还明目张胆地带回家里,一边和那个女人做,一边回头对不停哭泣的这位大姐说,你看看,人家的多紧,哪像你的,简直就是一口枯井。你们说现在的男人有多孙子多缺德吧!这种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他不怪自己的那个东西小,不争气,黄瓜扭儿似的,反而怪自己老婆的松。这位大姐哭诉完,就求我给她做缩阴。我给她做了体检,她不但有**炎,还有高血压,不太适合做这类手术。我就建议她中医保守治疗,向她推荐了日本北海道种植生产的三仙矛草洗液来护理。结果一个月后,她跑过来对我说:林主任,我太谢谢你了!我家那个老东西昨天晚上跟我搞了多二个小时都不想下去,早上起来只喊腰酸背疼。我问他还想不想出去打野食了,他又是摇头又是摆手,说打死都不会了,有我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罗笑笑和许勤听完,更是笑得前仰后可。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一点都没错。就这样,哭哭笑笑的一直聊到晚上十点多,喝光了六瓶白葡萄酒,菲菲也聚会回来了,罗笑笑她们仨才散。
  日期:2018-05-04 20:57:16
  14
  自从经过那次和郝帅过生日时一番谈话后,罗笑笑就彻底把郝帅放下了。压在心口上的石头搬掉了,不再对郝帅有任何幻想和牵挂的她,一下子感觉到身心轻松了许多。
  一天,她的秘书小何给她送来一个会议请柬。是一个在三亚举行的全国性美容整形学术研讨会。本来也想着去三亚看看父亲、母亲还有舅爹舅妈,她就让小何替她和许勤报了名,并预定了往返机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