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第7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已经早早就到了的郝帅看见她们母女俩进来,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跟她们招手。
  老郝,生日快乐!给,这是我和你前妻给你选的生日礼物。
  菲菲走近后一边说着,就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郝帅。
  能一起吃顿饭我就知足了,还买什么礼物啊!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啊。
  女儿没有喊自己爸,喊自己老郝,郝帅并不介意。因为从小菲菲就学着罗笑笑这样叫他,他已经习惯了。但女儿没有说我妈而是讲你前妻,让郝帅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他知道女儿的心中还是对自己心存怨恨。
  想到这里,他马上讨好道:快半年没见到了,我女儿又长高了不少,已经是大姑娘了!老爸给你点了你最喜欢吃的波士顿龙虾面。看看你们娘俩还喜欢吃些什么?
  郝帅说着就把两份菜单递到了女儿菲菲和罗笑笑的面前。
  哎,我说老郝,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美国的娇妻怎么没来啊?
  菲菲一边看着菜单一边故意头也不抬地问郝帅。
  她回美国去陪她父母过新年去了,还没回来。
  听郝帅这样说,菲菲才把头抬起来,盯着郝帅的脸,过了片刻才又说道:我就说嘛,老郝你今天怎么会吃了豹子胆突然敢很爷们的请你自己的亲女儿和你的前妻共进晚餐,而且还是生日晚餐,原来如此啊!

  菲菲,怎么跟你爸爸说话呢?
  一直没有吭声的罗笑笑用手捅了一下女儿。
  我爸他就喜欢受虐,他爱听着呢。是吧老郝?
  是是是。

  郝帅如鸡叨碎米似的点头,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
  老郝,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面对罗笑笑的问话,郝帅笑嘻嘻地回道:在我女儿的伶牙俐齿面前,我这辈子都出息不了了,也不想出息了。
  日期:2018-05-04 11:36:43
  10
  从前餐开胃菜开始,头道波士顿龙虾面、二道烤什锦海鲜、蔬菜沙拉、水果拼盘一直到最后的甜品,菲菲吃饱了,又喝了一口水,然后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对罗笑笑和郝帅说:你们俩也很久没有见了,今天机会难得,好好聊聊,别旧情复燃就行。我呢,也吃饱喝得了,闪人,去商场溜达溜达,消消食儿。你们俩完事了呼我一下。
  菲菲说完刚起身想走,郝帅叫住了她。郝帅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后,抽出一张银行卡交给了菲菲。
  女儿,拿着。看见啥喜欢的自己去刷,密码是你生日后六位。
  得嘞。老郝你真仗义!够局气!
  菲菲说着,拿着郝帅的银行卡就走出了餐厅。
  你用不着像从前一样惯着她,她都这么大了,不是小孩儿了。

  罗笑笑抱怨道。
  甭管多大,就算是她八十岁,当了姥姥奶奶,只要我还没死,在我的眼里,她就永远都是个孩子。
  望着菲菲远去的身影,郝帅由衷地说道。
  哎,老郝,刚才咱们闺女在,我不方便问你,怎么回事你和胡素素,是不是闹矛盾了?你过生日,总要回来陪陪你才是啊!
  嗨!别提了。提起她,我现在这肠子都悔青了。我们俩正在准备办理离婚。
  郝帅把手里的餐后柠檬酒一饮而尽后说道。
  怎么会闹成这样?你们俩刚刚过了才二年,可能彼此还不是很适应,估计磨合磨合就好了。咱们俩当初刚结婚的头几年,不也是总吵嘛。
  罗笑笑好心地劝道。
  压根儿就不是那么回事。现在女儿不在身边,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我跟你离婚娶她都是她一手逼的,一手策划的。她已经不是原来我认识的那个胡素素了,她变得太可怕了。她那次回国,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和我重温旧梦,而是想窃取我主导的我们科室那个中药注射液抗癌新药的全部科研资料,然后要卖给日本人。
  啊!被她盗走了没有?
  听郝帅这样说,罗笑笑一下子紧张的不得了。

  没有,辛亏我发现的及时,不然真的后果不堪设想。
  郝帅的话让罗笑笑长松了一口气。她知道,郝帅的这个中药注射液抗癌新药已经研究十多年了,二年前就已经进入了临床三期,特别是在胰腺癌的治疗方面,效果非常突出,一旦面市广泛地应用于临床,那么对中药在治疗癌症方面将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她是怎么逼迫你和我离婚的?你又怎么发现她要窃取你的科研资料打算卖给日本人的呢?
  罗笑笑急切地问。
  咳,说出来丢人。那次我们高中同学聚会,就是她最先张罗的。现在想起来她当时就是早有预谋。那次聚会的前一周,我北京高中一个还有联系的男同学老高,就是你曾见过的又高又胖说话有点结巴的那位,高兴,对,叫高兴,他跟我说要组织高中的同班同学聚聚,而且胡素素也要特意从美国赶回来了。我一想大部分同学都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那不后来就跟你请了假,跑了一趟苏州跟他们聚了一次。

  郝帅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天晚上我的确没少喝。前来聚会的同学都知道我和胡素素曾经好过,散席后就起哄让我送胡素素回酒店的房间。我当时也没多想,就答应了。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喝了杯胡素素给我沏的茶水之后,我就迷迷糊糊地被她扶到床上,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早上等我醒来,头昏沉沉的,发现我一丝不挂地和也没穿任何衣服的胡素素躺在了一起。原来我是头天晚上被她下了迷幻*。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可是罗笑笑听到这里,还是气得手不由得握的紧紧的,暗暗直咬牙。她真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掐一把眼前的这个窝囊废。
  来,喝口酒,接着说。
  罗笑笑把自己面前没有碰过的柠檬酒递到郝帅的手里,笑着说道。
  后来,胡素素就拿着那天晚上用她手机拍的我和她的床上裸照,不停地威胁我纠缠我,非要让我和你离婚跟她结婚,说如果我不答应,她就去我们医院告我,到我们高中同学中揭发我,说我那天晚上**了她。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答应她。她后来狗急跳墙亲自跑到你的美容整形医院来找你闹。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和我说清楚,说你是被她设计陷害的?
  罗笑笑有些悲愤地问道。
  当时那种情况,我说你信吗?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看见你把家里的电视机都砸烂了,醉的一塌糊涂的样子,我就知道事情不可挽回了。
  咳!现在想起来咱俩一个好好的家,说没就没了,而且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怪我。现在说啥都没用了。
  说到这里,郝帅痛苦地双手把头抱住,不吭声了。

  老郝,你别不说话呀!那后来呢?你是怎么发现她居心不良的?
  罗笑笑伸手拿开郝帅抱着头的手问道。
  日期:2018-05-04 14:32:36
  11
  原来二年前,那次胡素素来到罗笑笑美容整形医院大闹的第二天,郝帅就净身出户灰溜溜地搬回了东华门他父亲去世后留下来的那套老房子。第三天他就被罗笑笑喊去朝阳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当然了,第一步计划得逞的胡素素,很快也从长富宫饭店搬了出来,和郝帅堂而皇之地住到了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