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第1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2 17:49:15
  引子
  女人四十,是我近日特别想写的话题。一个四十岁离异单身或者还带着在上学孩子的女人,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她们好比艰难地行走在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旅途上,她们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离异或背叛她的前夫,她们中的大多数人,正经历着一段人生最困苦最无助的日子。这种困苦可能是物质上的,但更多是来自精神和情感上的孤独。我想努力以我的理解,来抚慰像故事主人公罗笑笑这样四十岁单身母亲的伤痛。希望我能做到。

  早上五点半,像往常一样,闹钟准时响起。黑暗中,还在睡梦中的罗笑笑习惯性地伸手把在床头柜上响个不停的闹钟关掉,又缓了片刻,她才打开台灯,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极不情愿地掀开被子,披上睡袍,起身下床。
  因为昨晚她闺蜜许勤过生日,大家聚会时她多喝了几杯红酒,尽管睡了五个多小时,可她现在还是感觉到头有点晕晕的。她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窗外还黑沉沉的。对面通惠河快速路上的车流还很稀少,二辆重载卡车呼啸着疾驶而过,隆隆的声音,震得玻璃窗都有些微微发颤。
  马上就要高一期末考试了,这几天女儿菲菲要提前到学校上早自习,所以早上的时间很紧张。罗笑笑出了卧室,来到女儿房间的门口,敲了敲门,说了一句菲菲该起床了,就穿过客厅,走进厨房,打开灯,从冰箱里拿出来牛奶、面包、鸡蛋、鱼子酱等,开始给女儿做起早点。
  二年前,罗笑笑还没跟她前夫郝帅离婚的时候,像每天早上给女儿做早点的事情基本上都由她前夫郝帅来,她自己还可以赖在床上多躺个把小时的。

  早餐很快就做好了,罗笑笑把早餐端到客厅旁边的餐桌上。也已经洗漱完毕的女儿菲菲很快就从房间里拎着又沉又重的书包,走了出来。
  妈,你不是昨晚喝多了吗?怎么还起来的这么早啊!昨晚不是跟你说了我早上到小区门口买个煎饼果子和豆浆就行了吗?
  女儿菲菲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罗笑笑不无心疼地说道。
  妈没事儿的。外面的都不卫生,你马上要考试了,妈是怕你在外面乱吃东西吃坏了肚子再耽误了考试。赶紧趁热吃吧。
  罗笑笑回复道。
  送女儿出门后,罗笑笑看了一眼客厅墙上的挂钟,时间还不到早上六点。她把菲菲吃完早点留下来的餐具收拾到厨房刷完放到沥水架子上,然后端着一杯已经有点温凉了的牛奶,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一边喝着一边打开电视,随手按了一个频道就看了起来。

  本来像往常送走女儿后,她都会回到床上再睡一会儿,等九点钟左右再出门,步行一刻钟左右,去她在北京东三环边上建外SOHO的美容整形医院上班。可她今天一点睡意都没有。她在琢磨着是不是趁着明天周六女儿不上课在家,她回一趟河北秦皇岛老家,去看看她父亲。昨天上午当她接到她母亲从秦皇岛打来的电话,得知她父亲体检报告确诊是甲状腺恶性肿瘤的时候,她感觉到天都要塌下来了。后来听她母亲说她父亲得的甲状腺癌是早期,治愈的可能性在95%以上的时候,她才停止了哭泣,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毕竟她也曾经当过医生。

  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这个病,多半是这两年跟自己操心操的。尽管她是家里的长女,比弟弟罗笑天大六岁,可她父亲一直最疼爱的就是她。听她母亲说,她闹离婚的那段时间,她父亲经常半夜三更地不睡觉,偷偷地爬起来到阳台上一个人抽烟,叹气落泪。
  可也是,自己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还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婚姻操心,她感觉十分的愧疚。可她跟她的前夫郝帅也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再能将就她也不会迈出这一步。有哪个女人会愿意把自己用美好青春打下来的江山就这样拱手相让?
  郝帅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是她的初恋。他们俩都是原来的北京医科大学现在更名为北大医学院毕业的。郝帅现在是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当年为了照顾刚刚生下来的菲菲,也和郝帅在同一家医院工作的罗笑笑,辞去了儿科医生的工作,回到家里,做起来全职太太,专门照顾女儿。她在家里一呆就是七年 ,直到女儿上小学二年级后,她才重新走出家门,跟自己的好闺蜜许勤开了现在的这家美容整形医院。

  二年前,郝帅在他高中同学的聚会上,同从美国加州特意赶回来的同桌女同学胡素素旧情复燃,并很快就搞到了一起。本来这一切罗笑笑还都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下午胡素素突然来到她的美容整形医院跟她摊牌,她才知道这一切。

  那天下午,罗笑笑她刚刚给一个女孩儿做完隆鼻手术,前台接待莉莉就把胡素素带到了她的办公室。一开始罗笑笑还以为胡素素是哪个朋友介绍过来要做美容整形的,可当胡素素跟她亮明身份摊牌后,她才知道怎么回事儿。当时她完全傻眼和崩溃了!
  因为这个胡素素说她自己当年和郝帅从上幼儿园起,就在一起,一直到高中毕业,可谓是青梅竹马,郝帅是她的初恋。可没想到,郝帅上大学后,对她胡素素的感情马上变了,所以这样,就是因为他看上了自己的同班同学,北京医科大学的校花罗笑笑。
  胡素素理直气壮地对罗笑笑说,她这次回国,就是要把她当年失去的心上人再夺回来。郝帅本来就是属于她的,是罗笑笑当年从她的怀里抢走的。
  从小到大一直没有醉过酒的罗笑笑,那天被胡素素突然闯过来这么一闹,晚上和许勤一起跑到她们美容整形医院附近银泰中心六十五层的北京亮酒吧,把自己喝了个烂醉。
  日期:2018-05-02 18:29:44
  十二月初北京的早晨,看着阳光明媚,可一出公寓楼的大门,迎面刮过来的阵阵寒风,还是令罗笑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尽管出门不到五分钟就是永安里地铁站,一站地国贸出来,再走五分钟就到了她的美容整形医院,可在地铁里上上下下的,再加上等车,人挤人,一折腾,没有半个小时是到不了美容院的,还不如直接走着快。罗笑笑有驾照会开车也有车,但如果不是白天有什么应酬或者回访客户,就这一脚油门的车程,她也懒得动车。

  虽说已经过九点了,可还是有很多早九晚五的上班族们络绎不绝地赶往旁边的华彬大厦和通用时代大厦的写字楼,他们匆匆的步履和罗笑笑的不紧不慢悠哉悠哉形成了鲜明对比。
  说实话,除了婚姻情感上的失败,和绝大多数女人的生活相比,罗笑笑的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有房有车,有自己喜欢的事业,收入虽说不是很高,但一年忙碌下来,她和许勤每个人也能分个几百万,这在北京对于一个没有房贷车贷压力的人来说,也算是绝对的中产阶级了。特别是她还有个十分懂事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女儿,让她对生活充满了期望。如果不是突然得知父亲患了甲状腺癌,离婚后的她,每天忙忙活活的,日子过得也蛮充实蛮轻松,可以说基本上是无忧无虑。现在她猛然发现自己没有男人也能活,而且还活的不错。起码不用心里面经常总去惦记挂念着一个现在看来她多余惦记多余挂念的人了。尽管有时候特别是来完例假之后二三天,她也特别想那种男欢女爱的事,有时候甚至想得她半宿半宿睡不着觉,真恨不得随便上大街上拉个男人回家上床,哪怕是个农民工也行,只要能填满她的空虚,让她得到释放。可这二年来,她还是忍住了,一个男人也没有碰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