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2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副驾驶席的是个年邋遢大叔,络腮胡子,国字脸,挺正经一张脸庞愣是让人觉得轻浮,叼着根烟,翘着二郎腿,一点不像是能做成事情的爷们,事实他是这所驾校最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师傅,他手教出来的学生十有八九考不到驾照,一个月还时不时报废两三辆教练车,这种蹲着茅坑不拉屎还浪费厕纸的家伙没被一脚踹出驾校简直是个迹。
  陈二狗练了十个钟头,他便足足陪了十个钟头,耐心向来很差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贪图陈二狗口袋里60快钱一包的至尊南京,能多抽一根是一根,也许是他想看看这个地道菜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熬着熬着结果到了现在,好烟是******不经抽,猥琐大叔恋恋不舍地吸了最后一口烟,丢掉烟头,伸了个懒腰,瞥了眼身旁开个车一脸如临大敌的年轻人,有点佩服他的毅力,懒散道:“你手很快,是在用脑子开车,如果碰个好师傅,20来天能考出来,碰到我,算你倒霉,没一个月是不行的,跟你说实话,好不容易逮到个能让我抽至尊南京的冤大头,我不舍得放人啊。”

  “学慢点慢点。”陈二狗咧开嘴笑道,很难想象一个抽惯了廉价香烟甚至青蛤蟆旱烟的男人还有一口差不多能去拍广告的洁白牙齿,抽手又递给师傅一根烟,然后专心致志练车。
  络腮胡男人手里有一根棒棒糖像极了勾引小美眉去看金鱼的怪叔叔,听到陈二狗这么说越发没有负罪感,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心安理得地掏出火柴将烟点燃,缓缓吐出一口,似乎这一刻,一个月拿两三块死工资也许还没讨老婆给他暖被的人生早已经圆满了,到了凌晨一点,他看到陈二狗还是没要歇息的意思,笑了笑,道:“看在一包至尊南京被我抽掉大半包的份,我请你吃顿夜宵。对了,你晚睡哪里?”

  “睡车里行。”陈二狗憨憨笑道。
  一处大排档,也许是临近一家低档夜总会的缘故,有不少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可惜陈二狗和年大叔长得都不够出彩,两个大男人只能喝着冰啤酒,吃着大排档特色的鸭头鸡爪,偶尔来两根烟,讲几个黄色笑话荤段子,一顿宵夜远在钟山高尔夫那顿午餐来得酣畅淋漓,大叔喝得红光满面,可越喝到后面,啤酒都喝了差不多一箱,眼睛却愈发明亮。
  一个月说长不长,南京没再发生暗流涌动的变故,王虎剩和王解放甚至都没回到南京,说短也不短,起码连魏夏草这个最不想记得陈二狗的人都念想起原来魏家别墅还有他的一席之地,他的房间在二楼,原来是一间客房,腾出来后安排给陈二狗,魏夏草这天回家吃晚饭,吃晚饭发现母亲进了那头牲口的房间,半个多钟头都没出来,在二楼客厅点播电影的魏夏草忍不住也进了陈二狗的房间,不知道是保姆每天打扫的缘故,还是陈二狗根本没有改变房子一丝一毫的原因,看起来很干净清爽,她母亲在小书房看一本《货币崛起》,除了这本畅销书,手里还有一张白纸,聚精会神。

  魏夏草凑过去一看,吓了一跳,她是学金融的,大致看得懂那是一个布莱克-斯科尔斯期权定价模型公式的推演过程,繁琐到需要大篇幅专业术语构成的语句铺垫,以及偏微分方程等高等函数方程,魏夏草不觉得一个土老帽可能懂得金融学期权和衍生证券以及无套利定价原则和马尔科夫过程这些知识,拆开来说,这些关键词对她这种金融学专业人员不算过于艰深,但要完整地求解期权定价模型这个金融学的“黑匣子”,无疑是头痛到不行的事情,更何况是对一个怎么看都没过大学的农民工来说,那不是天书是什么?

  这个陈浮生究竟在做什么?
  魏夏草紧皱眉头。
  “不明白?”方婕瞥了眼素来眼高于顶的女儿,随手从书柜抽出一本递给她。
  魏夏草接过书,是克里斯•安德森的《长尾理论》,书里面夹有很多张同样一个字一个字写得密密麻麻仿佛恨不得见缝插针的纸张,第一张是类似读后感的东西,很工整的小字体楷书,少说也有两千多字,魏夏草迅速阅览一遍,竟然有点类似大学毕业论答辩的精华版,随后母亲方婕递给她几本书,每本书无一例外都少则两张多则十来张的解析和感想。

  “我不是学经济的,不太看得懂他在研究什么,但我知道读书应该像他这么读,你看看这里每本书,几乎每一页都有圈画重点,我相信一本书他在空白处写出来的东西差不多都有几万字,这叫把一本书读厚,然后再是那些一页页读后感,那是浓缩,叫做把书读薄了,一本书先读厚再读薄,这本书,才真的是读进去了。”很有知性气息的方婕淡然道,叹了口气,把纸张小心夹回《货币崛起》,放下手书籍,望着陈二狗到了钟山高尔夫后唯一被改变了的书柜,方婕满是唏嘘感慨,“夏草,你爸年轻的时候也很拼命,但现在看来,似乎这个浮生,还要执着一点。”

  魏夏草嘴不肯认输,尤其不愿意那个土豹子能把心目的偶像父亲下去,嘀咕道:“光埋头看书有什么用,都一个月了,还不是没考出驾照,竟然还敢打电话过来问我们能不能再给他一个月时间,这种新手路,到时候我还不敢坐他的车呢。”
  方婕摇了摇头,道:“拭目以待吧,我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不太能让人失望的狠人。”
  魏夏草不以为然地放下书,打算再也不进这房间。
  说出来也许会让魏夏草大吃一惊,其实陈二狗的驾驶证在学车第14天考出来了,之后半个月他没日没夜的在南京城转悠,白天专挑下班高峰期路,年大叔虽然言语轻佻怎么看都是个不靠谱的男人,但那些天从头到尾都坐在副驾驶席指导陈二狗,每天小事故不断,挂擦什么的接连不断,这不能怪陈二狗的驾驶证水分大,而是年大叔教给陈二狗开车的路子实在太过狂野,限速60码的地方绝对不开59码,那感觉是只差没让新手陈二狗捣鼓出甩尾,来,一辆车本破旧不堪,这么一折腾更加风雨飘摇,但年大叔叼着烟说了,“这破车你尽管蹂躏,报废了算我的。”

  到了晚大叔让陈二狗去城西干道、城东干道、纬七路这些宽阔的南京路道,这些路段时不时有人玩飙车,但不是那类“太子飙车族”,称不玩命,大多是马6、奥迪4这类看起来较稳重的车型,属于碰对手了才飚,陈二狗被无良大叔怂恿着经常挑战别人,虽然大多是惨败被甩在老远的下场,但愈战愈勇,大叔偶尔手痒了也会给陈二狗示范几次,他教给陈二狗的原则是闹市区别玩狠,老实本分做人,剩下的到了高速路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尽情豪放狂野,这让陈二狗想起了陈圆殊,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到了第二个月,大叔不知道从哪里帮陈二狗弄了辆据说有改装的帕萨特,虽然还算不高档车,但原先那辆要好两个档次,接下来大叔不局限于让陈二狗跑南京路段,而是直接让他走沪宁高速公路,说什么时候能把300多公里的路程在两个钟头之内开下来算出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