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35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睁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我。我拉着轻手轻脚的回到我房间里。我说:“姐,我只要跟别的女人接触,徐晓丽就会怀疑我喜欢那个女人。我们俩关了门躲在屋里,她看见了,指不定要怎么跟我闹呢。”

  “你现在都这么怕她啦?你这点跟你爸还真挺像的。”蒋静溪又乐了起来。
  “别说了,你就在我屋里躲一会儿。我得出去应付她了。”我推开她,忙跑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用力拉了一下,害怕没关紧。
  我装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后,才去打开了房门。
  “你在屋里干什么?大半天才给我开门?”徐晓丽气呼呼的质问。
  我打了个哈欠:“睡觉呢,你这时候来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别来嘛,我还没完全冷静下来呢。你妈该起来了吧?”

  “出去买菜了,我才跑过来的。”徐晓丽推开我,径直走进屋。
  因为蒋静溪躲在我屋里,让我心里有点心虚。就主动去给她倒水。
  “闽越,你这房间的门怎么……推开了,破门。”
  我吓的丢掉杯子,跑了出去。看见徐晓丽已经进房间了,我顿时有点崩溃。回头又该跟她解释上半天了。

  可走进房间后,我竟然没有看见蒋静溪。
  “闽越,你怎么了,那么紧张的样子?”徐晓丽盯着我问。
  我摇摇头,笑了一下。走到窗户边瞧了一眼。虽然我明知道蒋静溪不可能被吓得跳下去,但心理就是有那么一种驱使我去看一眼的念头。
  “晓丽,晓丽……”
  外面传来了喊声。
  徐晓丽吓的立马起了身,急匆匆的往外走:“我走了哦,我妈看见我在你家,又得骂我了。”

  她走到门口,就猫了下去。
  关上房门后,我一看墙上的挂钟都已经是六点五十了。再有几分钟,院子里的就该下班回家了。
  跑回房间后,我低声喊着蒋静溪的名字,我屋里就一个小衣柜、书桌和库,她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
  “别喊了,我在这里。”蒋静溪的声音从库底下传了出来。
  我跪到地上,掀起库单,看见她跪着趴在库底下。高跟鞋被放在了旁边。
  我用手挡在库架板上,帮她爬了出来。她蒙了一头,一身衣服的蜘蛛网和灰尘。
  穿上高跟鞋后,她就急切的说:“快帮我把头上和背上的脏东西弄掉,你这库底下是多久没做卫生了,太脏了。”
  “不知道,库底下谁管啊。”我帮她拍着背上的灰尘。
  衣服上的处理完了之后,蒋静溪又坐到库上,让我帮她把头上的灰尘蜘蛛网弄干净。我就站在她面前,一点点的帮她清理。低头之际,我看见她领口有些敞开着,眼珠子掉下去,能把里面的春光看个大半。薄薄的黑色内衣,被雪白的饱满撑着,中间的那条深沟紧密的连蚊子都钻不进去。

  “你干什么呢?快给我清理呀。”蒋静溪掐了我一下,催促道。
  回过神来,我赶紧继续,但目光总是忍不住的往她领口里盯,打死都想看到全部,可惜内衣藏住了一半。
  “闽越,你说可笑不可笑。你去找我,罗山回来了,你要躲进我衣柜里。我找你吧,晓丽来了,我还得躲到你库底下,搞的就好像我们俩跟偷情似得……刚才幸好我反应得快,听见晓丽在推门,赶紧躲到了库底下。”
  偷窥着她领口里的风光,我感觉自己心跳都加快了很多,有一股力量在体内迅速集结。为了不让自己做出冲动的事情。我把满是细汗的手收住了:“姐,完事了。你赶紧走吧。”
  “哦。”蒋静溪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连衣裙裙摆,回头指着墙壁说:“看来以后我们得在墙上凿一个小洞,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彼此沟通,不用那么辛苦的敲墙了,搞的很多时候根本搞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在墙上凿个小洞?”我嘀咕着。
  “逗你玩儿呢。”蒋静溪拍打了我一下,忽然脸红了,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好主意啊。”我对着墙壁自言自语,低头之际,看见自己竟然出现了很强烈的生理反应,顿时羞愧不已。难怪刚才蒋静溪脸红了,原来是看到了我身体的不良反应。
  蒋静溪走了没多大一会儿,我爸妈就下班回来了,我出去打了声招呼,就回了自己屋里。面对着墙壁而坐。认真的思考起来了蒋静溪的那个开玩笑的提议—在墙上凿一个洞。
  墙壁上有一个洞后,我就能监视到她们两个每晚都做了什么事。罗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就一清二楚了吗?但问题是洞凿在哪儿才合适呢?既要我能随时观察到那个洞口,又不能让蒋静溪和罗山发现。

  和库齐高的地方,肯定是不行的。因为那很容易被发现,位置太高的话,我又监控不到。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改天找机会去蒋静溪的房间仔细查看过后,再做划算。
  吃过晚饭后,一家人正在看电视。徐晓丽被她妈带着来到了我们家。一个怒气冲冲,一个神情委屈。
  我妈很热情的迎上去,询问晓丽妈怎么还没去上班。
  晓丽妈脸色依然难看,走进屋里在空位置上坐了下来,叹息说:“孩子整天胡闹,我哪有心思上班啊,请假了。明天跟我们组长说一下,我还得上白班。”
  “晓丽这么乖,怎么会惹你的生气呢。”我妈陪着笑。
  但是我看出来了,我妈是在装糊涂。徐晓丽犯了什么错,她妈在家里打骂就是了,凭什么拉着她来我们家呢。一看就知道她又发现了什么她不能容忍的事。
  “闽越啊,婶儿跟你有话说。”晓丽妈语气很严肃:“你是不是拿钱给晓丽买了一辆自行车?”

  我点头又摇头:“是啊,不过钱不是我的。是我大表哥给的钱,让我们一人买一辆。”
  “就是昨晚到罗书记家里胡闹的那个家伙?”晓丽妈很不屑,接着就把握在手里自行车钥匙拍在了茶几上:“这车我们可不能要啊。非亲非故的,拿了别人东西,外人会说闲话的。”
  我妈说:“多大点事呢,他表哥也是一方好心,你就收下吧。晓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还不就跟自己孩子一样吗?”
  “哎哟。”晓丽妈惊呼了起来:“闽越妈,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孩子都长大了,你这话要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俩家孩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
  “晓丽妈。”我爸忍不住的开了口:“你这话就过了啊。闽越和晓丽是一起长大的,什么叫见不得人的关系呢。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玩,对彼此好点也是正常的事嘛。”
  晓丽妈很勉强的笑了一下:“闽越爸妈,你们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文化,说话有的时候词不达意。但我的意思你们应该能理解的。虽说孩子长大了,但毕竟还是孩子。不能由着他们两个自己胡来。将来闽越是要娶媳妇,我们家晓丽是要嫁人的。他们俩走的太近,别人免不掉是要说闲话的。以后传到闽越媳妇耳中,或是让晓丽以后的对象听到了,还不得多一份心思啊。我们做父母的,可不能拿孩子的事开玩笑。”

  日期:2018-05-17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