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34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山是不是疯了,这两晚一直折磨你?”
  “我就知道你又要问这个?”蒋静溪有点消沉:“闽越,姐真的没法把什么都告诉你,因为我说不出口。但是姐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一点,他还算不上姐真正的男人。”
  蒋静溪的回答,让我都摸不着头脑了。
  思忖了片刻,我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姐,什么叫他不是你真正的男人啊?你们可是领证结婚的,而且你们不是还那个了吗?”
  “我们哪个了?”她微笑着问。
  “就是那个啊,你不比我懂啊。”我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个做那种事了?”蒋静溪偏着头,神色专注。长发如黑色瀑布倾斜在她身上。
  我冷笑:“你说呢?就一墙之隔,你们干什么我能不知道。”
  “你又没看见。”蒋静溪把手滑下去,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小脚丫乖巧的搁在库单上,粉色的指甲盖就像一顶顶可爱的帽子。
  我感觉她把话题的尺度口子越拉越大,但她敢说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争辩说:“可是有些事不需要看见,就能搞清楚啊。你晚上叫的那么大声,傻子都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蒋静溪又直起身来,拨着发丝说:“你以为听到的就是真的了?有的时候连你看见的都未必是真的。你知道什么叫旁观者清,当事者谜吗?”
  “这还能不知道?”我不服气的说:“说的是旁观的人是清醒的,当事人迷糊。”
  蒋静溪摇晃手指:“错了,正确的解释是,旁观者自以为清醒,当事者未必迷糊。”
  我哈哈笑起来,第一听到这么诡辩的诠释。
  蒋静溪又说:“每次呆在一起,你都要不厌其烦的跟我询问关于我和罗山的事,你不觉得很过分吗?能不能跟我谈点别的?”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罗山那个王八蛋打了你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不禁难过起来了。
  “别这样。”蒋静溪挪了些位置,靠近我后,挠了挠我头发:“我还能抗住呢。姐知道最关心姐的人就是你了。我们说点别的吧。”
  “还问一句。”我伸出食指:“你说罗山不算你真的男人?那是不是就等于说,你也不是他真正的女人了?”
  “不是一个意思吗?”她反问,接着把青葱般的手指放在了唇边。
  我知趣的闭了嘴,虽然她和罗山之间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我一时还想不明白,但是我相信她是不会骗我的。
  “还有话说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陪会儿我爸。”蒋静溪说着,就准备下库。
  我赶紧伸手拦住了她,急切的喊道:“还有。”
  蒋静溪嘟了下嘴唇,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我又问了这两天罗山有没有打她。她点了点头,把大腿和手臂伸给我看,说打得不重,没有留下痕迹。
  我想跟她说,只要你挨打了,我都心疼。可这种话,在这种局面下,根本是不能说出口的。
  “姐,罗山的支部书记应该算厂里的高官了吧?办公室怎么在七楼啊?不嫌上下跑的累?”这是打去罗山办公室的时候,我就有了的疑惑。
  蒋静溪摇头:“我不知道,当初好像就是这么安排的。越高级呆的楼层越高?”

  我哦了一声,盯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平静。就说:“姐,今天去罗山哥办公室的时候,我看见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呆在他办公室里,还关着门。”
  蒋静溪转动了一下黝黑的眼珠:“应该是去跟他做工作报告的吧?”
  “我看不像。”我有意的添油加醋:“那个女人身材也好,关键是还穿着那种包臀裙,就像港片电视剧里的女明星那种。刚好遮住一个屁股,真是要多有不害臊就有多不害臊。”
  “那个……”她想了想:“应该是销售科的秦组长吧,她经常出差,一直穿的都很性感。”
  我一拍巴掌:“销售科应该和党支部完全没有关系吧?”

  “没有。”蒋静溪摇头:“不过呢,他们之间偶尔有事要来往也很正常吧?”
  “你是傻子吗?”我气恼的说:“都这个时候,你还替他辩解。其实你也明白,她穿成那个sao样子去罗山的办公室,不发生些奇奇怪怪的事才奇怪呢。”
  “你就是想说他在外面有女人了对吧?”蒋静溪把我想说的事给点明了。
  我愤恨的点点头:“姐,你终于明白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她穿那种裙子进去了,还不是一掀起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蒋静溪忽然笑了,一声比一声大。
  “姐,你笑什么?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还笑得出来?”我都替她急的慌。
  蒋静溪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楷了下眼角说:“不笑了。闽越,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你说的这个真的特别可笑。他要是能在外面有女人,我还巴不得呢?他把我扔了,也就不会为难我们家了。可就他那种人,有那个本事吗?”

  “姐,你说的话,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要不是我习惯了她说话的节奏,根本就没办法跟她聊下去了。
  蒋静溪问道:“还记得刚进屋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吗?”
  我想了想,不确定的问:“你说,他不算你真正的男人。”
  “对啰。你慢慢想吧,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蒋静溪又笑了起来。摸索到库边,开始穿高跟鞋。
  “姐,你的意思是说罗山是个太监对吗?”我想这个结果能够确定了。
  “他不是太监,是乌G`ui 。”蒋静溪乐个不停。
  “乌G`ui ?”我又不解了,蒋静溪又没给罗山戴绿帽子,罗山算哪门子乌G`ui 啊。

  “你慢慢想吧,我得回去了。”蒋静溪站在库边说。
  “再等一下,还有最后一个事。”我直接跳下库,拉住了她的手。
  “又占我便宜。”蒋静溪娇嗔。
  拉着她在库边坐下后,我说了我和徐晓丽的事。我想让她帮我做说客,去劝劝徐晓丽。
  我说了一大堆后,蒋静溪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徐晓丽?”
  “我说的够清楚了,我就想早点跟她断干净,不想伤害到她。”我诚恳的说。
  蒋静溪疑惑的说:“这就奇怪了,你又没有喜欢别的女孩,晓丽这么好,你怎么会不喜欢她呢?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也学着她的语气说:“姐,有些事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告诉你,但是以后你一定会什么都明白的。”
  “小样儿。”蒋静溪娇嗔:“还跟我学呢。你除了对我好之外,没有再对第二个人这么上心过吧……好在我比你大,不然我真会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我。”
  我专注的看着她,心里好想说是。可话最多到了喉咙里就得咽回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送她出门的时候,蒋静溪忽然又问道:“诶,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如果我们差不多大的话,可以吗?”我有意在话里加了一个先定条件。
  “可惜我比你大呀。”蒋静溪笑了。
  我正要给蒋静溪开门,外面忽然传来了声音:“闽越,开门。”
  我看见蒋静溪张开了嘴,赶紧伸手捂住了,做了个嘘的手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