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33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蒋静溪位于二楼的大办公室后,我就直接叫上徐晓丽离开了。
  两个人直奔商业区。沥水镇上有四五家自行车店。我和徐晓丽一家家的看过去,有了心里目标后,一问价格都在两百块左右。我就直接买了两辆。
  “一定要买两辆吗?”徐晓丽郁闷的问。
  我说:“钱都付了,你说呢。”
  她别过脸去,有点不想搭理我了。
  店老板帮我们把车装好了后,我们各自骑着自己的车离开了。徐晓丽提议骑着新车去街上转悠一圈,被我给拒绝了,因为天实在是太热了。
  回到小院后,我装作头疼,把她给打发回去了。回到家后,我就关了门窗,躲在客厅里看电视,静静的等着蒋静溪回家。
  让我没想到的是,徐晓丽竟然去买了药给我送过来。还非逼着我当着她的面吃下去。
  我把捂在脑门上的手拿开,无比津神的说:“怎么不疼了,是不是刚才在外面太热,有点轻微中暑?”

  “中暑了啊?”徐晓丽那表情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把手心里的药片丢在茶几上,起身说:“我去给你买点中暑的药。”
  “求你了,别折腾好吗?”我抱住她的一只手:“我真没事了。你别像个小媳妇一样伺候我行吗?”
  徐晓丽丢开我手,嫌弃的说:“有人照顾你,你还不乐意。别人想有还没有呢。”
  “你先回去吧,我得进屋去睡会儿。”我怏怏的说。
  “你去睡吧,我就在你家看电视。”徐晓丽坐了下来。
  我起身走到房门口,见她真没有要走的意思。就有点烦恼了。蒋静溪回来后会来找我,她在的话,我和蒋静溪就没办法单独交流。如果跟她说,我和蒋静溪单独有话说,没准她就会猜疑我和蒋静溪之间有什么。我最害怕的事就是别人看穿了我对蒋静溪的心思。
  在库上躺下来后,我就翻来覆去的想要怎样才能把徐晓丽给赶走。可想来想去,也只得出了一个馊主意。磨蹭了好一阵后,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
  我走回到客厅里。徐晓丽立马起身走过来询问:“你怎么样了?要不我还是去给你买点药吧?”

  我把她上半身打量了一下,告诉自己一定要尝试一下。
  我咳嗽了两声,掩饰了自己的紧张后,猛的拉起她的手。
  “你……你要干什么?”徐晓丽露出惊愕的神色,明显被我的动作给吓到了。
  我把她的手抓紧了一些:“晓丽,我想看看你。”
  徐晓丽一愣,随即笑了出来:“吓死我了,我不是站在你面前么,你想怎么看都行。”

  我把目光下放到了她的领口处。
  “你要是看那里啊。”徐晓丽的声音微弱了下去。
  我听她这意思,明显是准备答应我。赶紧过分的说:“不止,我……我想睡你。”
  徐晓丽抬起头,眼睛都瞪大了。皱起了眉梢,啪啪打开了我手,生气的说:“闽越,你胡说什么呢?”
  我重复了一遍。徐晓丽顿时方寸大乱,跑到门口去了,把背贴在房门上,紧张的说:“闽越,你别胡来。你都还不喜欢我。竟然就想睡我。你还是人吗?”
  我坐到茶几上,捂着脑门作痛苦状:“要不你先回去吧,让我冷静一会儿。”
  良久后,徐晓丽小碎步的走到了我旁边,挨我坐下了。
  我驱赶说:“你赶紧走,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是特别想做坏事。你再不走的话,我可就忍不住了。”
  “你好奇怪。”徐晓丽完全不能理解:“突然就说这种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表现的愈发苦闷。
  “你肯定有病。”徐晓丽说:“闽越,你说你不喜欢我,可是又想睡我。你自己都不觉得奇怪吗?哎,你再熬两年吧。我觉得自己都还没发育好,等我们十八岁以后,你觉得你想娶我了,我就可以把自己给你。我是你老婆了,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哎。”我叹息一声,回了自己房间。
  片刻后,响起两声轻微的敲门声:“闽越,我先回去了哦。你别胡思乱想。我觉得吃了那个木瓜,还是有作用的。等我发育的像静溪姐那么好了,我觉得我们也该结婚了。”
  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后,我松了一口大气。她这么粘人,真是一天比一天难对付。
  在库上躺了一会儿后,我又觉得特别对不起徐晓丽。她非要跟我在一起,但我想的是自己死活都要得到蒋静溪。完全是甲乙丙的故事。我最好担忧的是,时间越长,对徐晓丽的伤害就越深。我本身并不想伤害到她。
  下午五点多一点的时候,我听到敲门声,赶紧起库跑了出去。听见蒋静溪一边拍门一边问我在不在。
  我打开门,直接把她拉进了屋里,随即锁上了房门。
  “你锁门做什么?”蒋静溪不解的问。

  我笑着摇摇头,招呼着她进了自己房间。
  安眠药拿给她后,蒋静溪倒出来数了一遍,一共五十颗。
  把药片装回去后,蒋静溪问道:“你还真有办法,都是怎么弄到的?”
  “请别人帮忙买的。”我说:“姐,你就不要细问了,总之东西是正当途径来的。”

  她点点头,把安眠药放进自己包里后,又拿出钱包。我直接给推了回去。
  两个人推搡了好一阵后,蒋静溪把手放了下去,笑着娇嗔:“你到底是不想要钱,还是乘机摸我的手呢。”
  我脸一下就红了,蒋静溪总能突然冒出来一些大胆的话。我只能尴尬的笑着。
  “要不我把车送给你吧。”蒋静溪转而说道。
  我摇头说:“姐,我是真心的对你好。你这样做就显得我动机不良了。”

  蒋静溪有点无奈的神情:“什么你都不肯要,还对我做这么好,这才叫动机不纯呢。”
  “啊?我干什么了我?”我没想到她能这么想。
  蒋静溪说:“你干什么了你自己不知道呀,你知道我跟罗山过的不幸福,迟早有一天会掰掉的。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就在等着那一天呢?”
  这话听的我心里一喜,但理智告诉我。她对自己婚姻不满,就算有外心,也不会往我这儿使劲啊。要知道她比我大了七岁,跟我在一起,她的压力远比我需要面对的大的多了。结合她以前对我的一些调侃,很明显,她就是在逗我玩,也有试探我的可能性。

  我一早就打定了不冒险的主意,故意装作不屑的说:“姐,你太自恋了吧,等你跟罗山拜了的时候,你都该成老女人了。我可没那么重口味,去喜欢一个老女人。”
  蒋静溪不服气了,C`ha 着腰说:“你再说一遍,谁是老女人了?”
  我忙摆手:“没谁。我是说以后……以后。”
  “气死我了你。”蒋静溪伸手掐了我一下。
  我盯着她的手表问:“姐姐,看看都什么时间了。”
  “五点二十。”蒋静溪说。
  我盘算了一下时间,工厂得七点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完全够我们尽情的聊一次天了。
  “姐,我有点事想跟你聊聊,你有空吗?”我问道。

  蒋静溪点点头,踢掉高跟鞋,坐到我库上,靠在了墙壁上:“想说什么就说吧,每次在一起,你总要问我各种问题,我都习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