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9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己家里就别打主意了,每个部门都缺人,”方晟摆摆手说,“目光要向外看。”
  安如玉噘着嘴说:“市里的情况我不熟悉,再说谁愿意干得好好的,从市区跑到这不毛之地?”
  好性感的红唇哟!
  方晟一时心猿意马竟有点走神,直到她惊诧地看着他才回过神来,一本正经道:“要想选到优秀人才,又自愿到开发区工作,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安如玉愣愣问。
  不对等智商交流就这么困难,换成范晓灵或樊红雨,一个眼神就悟出来了,唉,这就是她俩可以凭能力,而安如玉只能靠美色的原因。
  “面向社会公开招聘。”
  安如玉惊讶地说:“那可不行,公务员编制必须通过省考;而且社会上想进来的人成千上万,到时我可招架不住。”
  方晟耐心地说:“当然要设置门槛,比如本科以上文凭、具有两年以上基层相关部门工作经验、正股或副科以上、年龄不超过三十五周岁等等,报名人数不就少多了?”
  “三十五岁前升到副科的基层干部恐怕很少。”
  “委托省城考试机构组织笔试,市委组织部参与进行面试,力求公平公开公正,当然管委会也要把关。”方晟道。
  “好,我回去根据您的要求整理一下。”安如玉兴冲冲出去了。
  下午方晟拉吴宓林下去视察,把上午的问题又问了一遍,答案基本差不多,但吴宓林说了两个新情况:
  一是牛德贵跟三十多块圈定地皮没关系,相反也曾努力改变现状,经手那些地皮的是开发区首任主任,如今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邵卫平!
  二是牛德贵应该还算清廉的干部,没收过房产商一分钱,也从未向开发区里的企业伸过手,所谓利用职务之便收取好处,牛德贵前后交代的金额都不一致,明显是屈打成招,至于乱搞男女关系完全是空穴来风,没有证据。
  “牛常委的事我只是随便说说,别介意啊,我这人就是大嘴巴。”回程途中吴宓林感觉说漏嘴了,颇有些后悔。
  方晟笑道:“吴主任出于信任才说这些,我不会乱传。”

  两人并肩走进办公楼时,程振高正拨通鲁荣的手机,阴笑道:
  “人家把你支到市里开会,却跟姓吴的一起核实你上午说过的话,这小子玩政治很有一手啊。”
  鲁荣沉默片刻道:“程主任,方常委初来乍到找不同的人了解情况很正常,不要胡思乱想,我还在开会,再见。”
  “切,假正经!”

  程振高冲着手机不屑道,转而又拨通一个号码,亲热地说:“关于新来的方常委的情况,我向您回报一下……”
  第三天上午方晟回到市委办公楼,于副秘书长送来秘书候选人名单,共有五人,都是市委办各部门的年轻人,具有硕士以上学历。方晟只各自问他们一个问题:
  是否愿意跟我沉到经济开发区工作,并挂职担任部门副职?
  五名候选人都已享受副科级,开发区部门副职只不过是正科。然而开发区正科职跟市委办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平台,万一方晟突然调动把自己扔那儿怎么办?这笔政治账不能不细算。
  有三人明确拒绝,还有一人问如果将来想回市委办是否可行,方晟表示不确定,于是也打了退堂鼓。
  剩下的居秘书却问了个方晟意想不到的问题:“方常委打算在开发区干多久?”
  方晟愣了一下,道:“这一点我说了不算,要看组织安排。你真正想问什么不妨直说。”
  居秘书笑了笑:“那我直说了,方常委请不要生气,只是一个纯理论探讨。我想知道的是,方常委准备把红河作为晋升平台,还是急须规范、整顿、发展的是非之地?”
  “你说的不是选择题,按官方口径和道德标准必定是后者,我好奇的是你为何这样问?”
  “我老家就在红河区范农村,上高中时我父母想翻盖自家院子被禁止,说马上进行大开发,红河老百姓要过好日子了!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父母还住在低矮破旧的青瓦房里,每逢下雨家里起码得准备七八个桶接水;原来承包的农田、果林都被围起来疯长野草;农民失去土地啥也不会,只能靠每年开发区那点补贴凑合着过,作为农民的儿子,我痛心疾首,恨自己人微言轻,不能替红河做一点事!”

  方晟凝视他良久,拿起他的档案看了会儿:“居思危……很贴切的名字,跟你的性格很相似,就是你了,明天起跟我去红河!”
  几分钟后他来到许玉贤办公室谈了自己的想法,许玉贤爽快地说:
  “增加三个科级编制么,没问题,回头你跟徐璃打下招呼,就说跟我沟通好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市委书记刚刚压缩编制,你上任就增加编制,相当于公然打脸,哈哈哈,你多虑了,当初压缩是压缩的想法,现在增加有增加的理由,只要正常推进工作,把开发区真正运转起来,哪怕恢复到五十个编制都没关系。”
  方晟笑道:“许书记雅量当然不在意,就怕别有用心的小人在耳边鼓噪,时间久了难免生出缝隙,毕竟我在这边的时间少,主要精力要放在开发区。”
  “大家都晓得我俩在梧湘的关系,若想挑拨离间是打错主意了,”说到这里许玉贤别具意味笑了笑,“方晟,我总觉得你在清树似乎更放得开手脚,是苏兆荣比我支持力度大,还是你俩更贴心?”
  他笑得有点八卦,方晟猜到自己与鱼小婷的私情尽管隐秘,终究纸包不住火还是遭到外界怀疑,连忙说:“两位书记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风格岂能一致?苏书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京都才是他仕途归属;许书记坐银山而观潇南,蓄势待发,气吞山河……”

  “滚你的吧,越拍越不象话,”许玉贤笑骂道,“不过银山这边有白翎坐阵,你可以安心工作了。”
  “我工作的时候一直很安心。”方晟辩解道。
  接着来到组织部,听说追加三个科级编制且许玉贤已经答应,徐璃眉毛一挑,冷冷道:
  “方常委新官上任三把火,许书记不便扫兴,我可得实话实说。数年来红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是出了名的人浮于事、庸庸无为,许书记接掌银山后提出压缩编制,分流干部,我举双手支持,那阵子组织部加班加点做分流人员思想工作,找接受单位沟通协商,尽干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好不容易把许书记的指示落实到位。你倒好,报到第二天就增加三个编制!请问方常委增加的依据是什么,关于编制今后有什么规划,是不是要走回头路,逐步回到当初五十个编制?要那样的话我找许书记辞职!”

  方晟道:“徐部长不要激动,听我解释。许书记原先设想是放弃红河的开发计划,保持原状,有一套十个编制的看守班子就够了;省里把我调到这里,许书记觉得我有黄海景区管委会主任和兴建江业新城的经验,改变初衷,打算重启红河开发计划。因此并非许书记朝令夕改,也不是我方晟屁股决定脑袋,刚上任就想扩充实力,此一时,彼一时,形势随人走,跟徐部长的职务没有丝毫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