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0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野狐田没有办圆满,不过他还是想再摆一局,于是叫来了鸡头米道:“待会给我安排一辆车,我去皮六和他们兄弟所在的地方看看。你留在这里,等野狐田带着法国人来到这里之后,你按照这个条件与他们谈。”宁十三给了他一叠文件,文件里有这个项目的概况,以及宁十三拟定的谈判条件。
  “好的,师父。”
  “一定要表现出,我不想做,但是你们几个想做。同时,这些条件又是当时我们内部讨论的时候,我提出来的。如果问我去哪儿了,就说我去视察军队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他们要是等我,就告诉他们不必了。等他们走了,再过来接我。”宁十三道。
  “他们要是答应了,我该怎么说?他们要是不答应,我又该怎么说?”

  “你看着发挥,不要丢了这一单,更不能让他看出,我想吞了这一单。你懂吗?”宁十说道。
  “师父,我懂。”
  宁十三让野狐田去接弗朗索瓦他们时,为何不好好告诉野狐田怎么说呢?一开始宁十三的生气是真的,野狐田的确把事情办砸了,让宁十三很被动。宁十三突然想到了鸡头米比较聪明。如果鸡头米来主导这场戏,野狐田表现得越真,鸡头米可以让其变得越假。
  这是宁十三用人的聪明之处。
  弗朗索瓦派人开车,载着胡远见、野狐田当天晚上就到了怀义堂。野狐田大叫着:“师父,弗朗索瓦先生来了。”
  鸡头米走了出来,笑着说:“大哥,着什么急啊。师父去军队了,留下我来招待先生一行。”
  野狐田再笨,也不至于傻到这个地步,这么重要的事情,师父怎么能不在呢。他们在客厅坐下后,弗朗索瓦问道:“宁爷什么时候回来?”
  “哎呦,少则四五天,多则七八天。”鸡头米道。
  “谁让师父走的?怎么走这么久?”野狐田怒道。
  “哎呦,大哥,师父是怀义堂的老大,他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做什么做什么?这两天的活儿太多,鸭屎、黑蜘蛛都派出去了。如果不是为了见弗朗索瓦先生,我也早就出去了。”鸡头米道,“你们的事,跟我谈,也是一样的。师父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凡是新项目,我来做主就好了。”
  野狐田一听,这分明就是胡扯,他赶紧挤眉弄眼,鸡头米也挤眉弄眼地做着各种微小动作。这让胡远见与弗朗索瓦都产生了疑心。
  “宁爷到底知不知道这一轮谈判的事?”弗朗索瓦问道。
  “当然知道。”野狐田说。
  “哦,哦,”鸡头米故意看了下野狐田,一脸惊慌地说,“知道,知道。呵呵。”
  “远见,我们走。”弗朗索瓦站起身,气愤地说。
  鸡头米递给他一张纸道:“这是上次开会,师父讨论的条件,他认为你无法答应,所以没有继续与你们谈。如果你们想与我们合作,先看看这个条件。如果你们条件没有问题,我们俩会说服师父的。”
  一听这话,弗朗索瓦看了下胡远见,随后说:“你上面列的条件太高了。”
  “那,就不合作了吧。”鸡头米道。
  “不过,再高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弗朗索瓦笑着说,“你们通知宁爷吧。随时签合同。”说完,他气呼呼地带着胡远见,离开了怀义堂。
  日期:2018-03-19 16:43:12
  第134章 备战上海滩
  回到济宁后,弗朗索瓦生气地说:“你不是说野狐田是个憨傻的人吗?我怎么觉得他很聪明。宁十三并不是不想合作,而是拍风险太高和怕我们不敢付出血本。倒是他的徒弟透露了师父想干,但是又有迟疑,所以次引导我们来这里谈判。”
  胡远见想了下道:“宁十三手上有军队了,他志不在做盗贼。这一票一定会要高价。慈禧的夜明珠对他来说不过是个珠子。他要的是钱。你看他的单子上写得很清楚,在瑞士银行存三百万法郎。另外,再给他五十个金条。其中,二十个做定金。估计他干了这票就不干了。要么他想对我们撕票,要么我们对他们撕票。”
  “在我们的地盘,安保是我们的人,他们撕票的可能性比较小。再说,我们可以指定完成这个活儿的人,让其他人无法插手,这样的话,咱们就可以决定是否撕票了。我觉得宁十三应该没有那么多心眼。我先答应他的条件,等他们的弟子完成任务,我再反悔,尾款并不给他。”弗朗索瓦说道。
  “您是信仰耶稣的,这样也有违商业精神。您确定要这样做?”
  “在中国,就要入乡随俗。就这样定了。你继续联系他们,把合同签了,把定金付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好好利用下宁十三的徒弟。大不了将他们关起来。这个东西我志在必得,至于宁十三这样的合作方,呵呵,既然他都有军队了,我还与他们合作什么?估计就这一笔了。”弗朗索瓦道。
  “先生,你也别小看了宁十三。既然你打算撕票,那就提前把小姐转移到别的地方。万一宁十三的徒弟得手,最终没得到后续的款项。那他就会来粗的。尽管小姐在上海,还是存在危险。”胡远见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回上海就安排,让她去槟城或者去河内。那里有我的人。多谢你提醒。”弗朗索瓦道。
  “先生,您确定要违反江湖规矩来吗?”胡远见再度问道。
  “怕什么?这是你们中国的江湖,不是我们法国的江湖。”弗朗索瓦道。
  话分两边。宁十三从皮六那里回到怀义堂,听了鸡头米、野狐田的汇报后,非常满意。他笑着说:“你们办得都不错,尤其是鸡头米。简直天衣无缝。”
  “师父,法国人立即同意了咱们的条件,估计其中也有猫腻。会不会欠款,或干脆不给余款?”鸡头米担心道。
  “呵呵,我们要的是珠子。不是钱。”

  “万一珠子被他们截胡拿去了,钱再没有,岂不是不合适?”鸡头米道。
  “珠子在宋美龄脚上,我们都能拿到,他弗朗索瓦算老几,也能藏得住吗?”宁十三道,“不用怕,与他们继续谈,把合同签了,把定金拿了再说。”
  “好的,要不等等鸭屎和二姐,回头看看怎么告诉他们。”鸡头米道,“论执行,还得靠他们。”
  “论执行,的确得靠他们。不过,不要对他们多说,这样会耽误他们执行。只需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任务就是法国人的另外一个项目。等快得手的时候,咱们再群起出动,确保他们的安全就好了。他们会有危险,不过,我估摸没有多大的危险。他们俩打头阵,其他的都分批去上海,都有任务。”
  “是,师父。”鸡头米道。
  “我马上去上海,落实后续的事情。”野狐田道。
  “让鸡头米去吧。你在这里准备东西,鸭屎和黑蜘蛛回来前,你要帮他们准备好所有的东西。”宁十三安排道。
  “好的,师父。”野狐田知道师父对自己本次上海行非常不满,所以故意安排鸡头米去。反正被骂也不是一回了,他也没怎么在乎。
  鸡头米临走前,宁十三安排道:“在上海地下世界,有一位叫屎壳郎的老大。他与我们有一些交情。你到了上海,把我的亲笔信带过去。你肯定见不着他。我给你一个地址,你把信放在地址所在的客栈就好了。等大家去上海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需要用他。”
  “师父,宋美龄有可能在南京,也有可能在庐山,还有可能在美国,您为何认为我们会在上海执行任务呢?”鸡头米不解地问道。

  “哈哈哈,”宁十三笑着说,“说你聪明,你也有糊涂的时候。弗朗索瓦敢干这个买卖,就一定得创造机会,让宋美龄出现在上海,不然的话,他的租界警卫,什么用都没有,他也不敢冒险策划这样的案子。懂吗?”
  “明白了师父。”鸡头米笑着说。
  鸡头米出发当天晚上,鸭屎就回来了。宁十三见他回来了,非常高兴,立即问道:“排行榜的事搞清楚了吗?”
  “师父,这个排行榜是在上海发出来的。我见时间紧,就没去上海。我这两天,在青岛、济南去了不少地方,大致打听了一圈,都说是从上海得到的排行榜信息。”

  “好,我正好要安排你去上海,到时候,你协助调查下这是怎么回事。”宁十三道。
  “黑蜘蛛还没回来?”宁十三问道。
  “师父,二妹与三弟最近干了几票大的,想再干两票再回来。”野狐田回答道。
  “鸡头米去上海了,你一个人接应也挺麻烦的,你就叫老三和黑蜘蛛带着学徒立即回来吧。我们有新的任务了。让他们回来了休息下,准备其他的任务。”宁十三随后道,“鸭屎,你陪我到外面走走。”
  “是,师父。”
  鸭屎搀扶着宁十三走出了怀义堂的小院,来到了院子后面的山路上。宁十三拄着拐杖,鸭屎扶着他,走得很慢。边走,宁十三边给他交代上海的情况、南京的情况。从上海青帮到地下黑市,再到租界的故事等,说了很多。
  鸭屎最远到过天津,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宁十三告诉他这些,除了让他具备点基本信息外,还为了告诉他,到了上海后,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告诉他,一旦知道了侠盗排行榜幕后的人是谁,一定要把怀义堂和宁十三的名字抹去。
  “师父,我记下了,您放心。”
  “不过,这次任务有一定危险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放心,师父,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冒个险算什么?”
  “呵呵,好。我会安排人全力保障你们的安全。”
  “师父,计划有了吗?”
  “这个,到时候你们听法国人的安排。”
  “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