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虎剩也干脆,说完撒开脚丫子撤退,一点不给诸葛老人解释和拒绝的机会,老人颇为无奈,陈圆殊等王虎剩遁出小房间,再看估计绰号是二狗的陈浮生,更加玩味,到时候让二狗送,这话玄机可大了,这意味着王虎剩不管动机如何,硬是在浮生和诸葛老人之间搭建了一座桥,也意味着那个把唐三彩天王像拿回的功劳分给了陈浮生。
  “浮生,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诸葛老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
  “您说便是。”陈二狗赶紧道,他再不知道眼前老人的地位,也能从王虎剩嘴得到端倪。
  “阿瞒,也是端公生前想收三千为义子,虽然这事不成了,但我看三千根骨不错,琢磨让三千跟我五六年,学点易学,等我进了棺材,把孩子还给你,至于三千肯不肯做我这个老家伙的关门弟子,可以先放在一边,反正我还没死,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诸葛老人严肃道。
  陈圆殊觉得自己今天的心脏承受不了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真是跌宕起伏,她呼吸都不再平稳。
  诸葛清明的关门弟子,那可是天大的显赫了,在陈圆殊看来陈浮生这类市井百姓当然不懂,一位同时在国道教协会、国易学协会、世界风水协会担任要职的老人的闭关弟子,意味着什么。
  这位老人不是纯粹意义的官,可多少达官显贵得虔诚到不能再虔诚地想从他老神仙嘴里知道一点天机?
  张三千张大嘴巴,直勾勾望着三叔,似乎不情愿的神情要远远大于雀跃。
  “成。”
  陈二狗笑道,没有丝毫停滞,这一个字,相当于把张三千的未来决定了。
  张三千低着脑袋,不说话。
  “那三千我今天带走了,晚我得飞去北京,见一个老朋友,顺便也好让他羡慕一下我新找到的弟子。”诸葛老人开怀笑道。
  “没问题。”陈二狗点头道,笑容平淡,没半点牵强,看得陈圆殊有些不舒服,她是官场商界厮混多年的狐狸,觉得这种时刻多少应该表现出一点对张三千的留恋,那才是人之常情。
  “老人家,我不远送了,三千以后麻烦您多照顾,该打该骂的别怕太重,农村孩子,太糙,得多打多骂,要不然不长记性。”陈二狗起身轻声道,张三千却没有站起来,陈二狗扯了一下,竟然没有扯动,最后几乎是花大力气才把这往日温顺乖巧的孩子拎起来,这个时候,众人才看到一张布满泪水的稚嫩脸庞,似乎怕三叔生气,硬是憋着不敢哭出声,呜咽哽咽,穿着件廉价背心的瘦弱肩膀轻轻抽动,最后一只小手捂住嘴巴,一只手使劲擦眼泪,低着脑袋,像是做了错事被爸爸嫌弃的孩子。

  见惯了生离死别的诸葛老人都有点不忍心,望向陈二狗问道:“要不过段时间我再来领三千?”
  陈二狗摇头道:“不需要。”
  陈圆殊虽然商场让竞争对手骂作蛇蝎心肠,可见着了张三千这张脸庞,内心母性被彻底激发,越来越不满陈二狗的铁石心肠,也说道:“诸葛老太爷,到时候您要是没时间,我亲自帮你把三千带过去。”
  陈二狗还是摇头道:“不需要。”

  诸葛老人叹了口气,终于不再坚持。陈圆殊小有怒意,但极好的城府还是告诉她在此刻不要表露出来。
  “走。”陈二狗拍了拍张三千的脑袋,轻声道。
  张三千抬起头,嚎啕大哭,撕心裂肺地抽泣道:“三叔,我不在了,谁给你做饭吃?谁给你赶蚊子?我不要别人教我拉二胡,也不要别人教我写毛笔字,你给我讲的《水浒传》才讲了一半,我不要走!你打死我也不走。我知道,三叔你是不要我了,我不走!”
  小孩子哭得痛彻心扉,谁曾想到这是一个亲生父亲死了在坟头也不曾流过一点眼泪的小白眼狼。
  “三千,你三叔的娘不听我的话,说走走了,你富贵叔也不喜欢听我的话,总喜欢把好的东西让给我,也不问我是不是愿意。更别说其他那些戳我脊梁骨恨不得我早死早投胎的畜生,除了三千,这世界其实根本没有一个人听我的话,你是不是也要不听三叔的话了?”陈二狗蹲下来,擦着张三千的眼泪,说得云淡风轻,却把陈圆殊听得一阵莫名心酸。
  张三千抱着陈二狗的脖子,哭得凄凉。
  两个张家寨最不待见的犊子,却像一对最掏心掏肺父子,这不得不说是对张家寨的一个天大反讽。
  诸葛老人抬头望着那根永远沉默的老烟枪,重重呼出一口气,俗世间的人情世故,凡夫俗子挣脱不掉,算是自己,也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张三千终于还是走了,抱着那把二胡,在走廊过道一步三回头,多看一眼站在门口的三叔也好。
  朝夕相处了差不多大半年的小孩走了,开始了他自己的人生,陈二狗关门,坐在小板凳,怔怔望着墙壁出神,陈圆殊不是陈二狗,不明白陈浮生和陈二狗相同一个人之间的不同之处,她那种高高在的人永远不明白陈二狗的良苦心思和思维方式,穷苦人,找到一个馒头都会狼吞虎咽吃掉,脑子里根本不会想到噎死之类的顾忌,富人对付一顿西餐或者料理什么的,细嚼慢咽讲情调讲氛围讲品味,面朝黑土地背朝天的陈二狗不懂啊,他只晓得自己极少数在乎的人有机会过好日子,他哪怕抛掉所有尊严,也是值得的。

  张家寨逼着教会了陈二狗奸诈市侩。
  但他娘用一辈子教懂了他一件事,在乎自己的人,需要还回去加倍的好。
  陈二狗使劲抹了一把脸,眼眶也有些湿润,喃喃道:“三千你过好日子,你这个没心没肺惯了、以后也没兴趣做好人的三叔也心安了。”)
  让陈圆殊尊称为老太爷的诸葛老人在走出房子前给陈二狗留了一句话,“第二次闭关前,一位年轻俗家和尚送了我这个牛鼻子老道一句话,我今天转交给你,道髓和佛谛一般,无用功处,只是平常无事。屙屎送尿,著衣吃饭,困来即卧,于小事得道,于小人成佛。”

  陈二狗大致听得懂其的意思,心却没有波澜,一来张三千被带走对他来说像富贵去部队,都差不多能算生离死别的地步,再者诸葛老人所说的东西太玄乎,陈二狗最不缺的东西是张家寨疯癫老头唠叨了一辈子的疯话胡话,这些言语,不管如何金玉良言,到了陈二狗这里拿到手放在心里都变不出钱,他觉得自己最缺的是权和钱,当然也少女人。
  没了张三千拉二胡洗衣做饭躺在铺听他胡乱改编的《水浒传》,陈二狗的生活的确冷清一大半了,起码打篮球都缺了个能跟肆虐王虎剩王解放两兄弟的伴,再过了一个星期王虎剩带着王解放也离开了山水华门,跟陈二狗说是去深圳那边办事,虽然小爷没往深处说,但陈二狗也猜得出大概,虎剩是想用不光彩的手段把那尊诸葛老人很心的唐三彩天王像弄回来,最后再让自己亲手送到活到九十多岁的老人那里去,好让老神仙承自己一次情,陈二狗怎么会不懂这份心,只是王虎剩不说什么,陈二狗也不想说什么感谢,他虽然在张家寨办坏事的时候嘴顺溜得很,但一到这种时刻嘴拙,这是他打小有的毛病,做错了什么,要感激什么,嘴都不肯说,硬憋在心里,从不怕会把自己憋死,对已经躺进坟包的醉鬼老头是这样,对现在的王虎剩大将军也是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