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不懂九千岁魏端公一两句话的深意,不懂魏公公在南京城的真实能量,陈圆殊还能理解和接受,但看到陈二狗听到了诸葛老人的一番话后还是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的模样,她心里真有点吊诡的意味了,别说他陈二狗,哪怕年过花甲的老头子,听到这话,也难免喜出望外一副癫狂作态。
  的确,在九十六岁的诸葛老人面前,谁不是后辈?
  她强忍住大声提醒陈二狗好歹流露一点雀跃的表情,那才显得郑重其事,别硬撑城府和装傻扮痴,不过陈二狗终究是一脸平淡无的模样,而坐在小板凳的老人似乎也没觉得这个年轻人类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姿态是对他的不尊重,跟张三千要了那把二胡,粗略扫视了几眼,没瞧出不同寻常的门道,应该是一把没花多少钱买来的廉价二胡,顺手拉了一段《二泉映月》。
  完了后门外汉陈圆殊轻轻鼓掌,倒是陈二狗和张三千一愣一愣,陈二狗是觉得这曲子极妙,但拉得实在一般,但又不好矫情地叫好,也不敢胡乱评价,所以只好沉默,张三千没那么多忌惮,又偷偷撇了撇嘴表达自己的不屑,捕捉到这个表情的陈二狗轻轻瞪了他一眼,委屈的小孩不敢朝陈二狗发脾气,只好本能地转移目标,对始作俑者的老人瞪了一眼,把站在老人身后纵观全局的陈圆殊吓了一跳,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陈圆殊鼓掌的时候老人皱了皱眉头,貌似反而对张三千大为赞赏,把二胡还给他,笑道:“这曲子叫《二泉映月》,是个瞎子拉的,曲子是妙手偶得,说它如同《洛神赋》也不为过。不过我拉得不堪入耳,我也知道这一点,自己的斤两多少我清楚,你是叫三千吧,你要是能拉一遍《二泉映月》,我送你一把最好的二胡。”
  张三千刚想要顶嘴,眼角余光一看到三叔的脸色,立即接过二胡,拉了一曲第一次听到的《二泉映月》,张三千的天赋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连陈圆殊都听出了其的门道,眼神颇为惊艳,跟见着了可遇不可求的男人,诸葛老人频频点头,从头到尾一直在陶醉,这曲《二泉映月》在诸葛老人看来技法是其次的,心境才是第一位,跟他看人一般,陈圆殊有智慧,但终究沾染了太多俗尘,如同墙壁草书所言“拖泥带水”太多,相反,张三千这种孩子跟未经雕琢的璞玉一样,大有返璞归真的意境,归朴两个字,是诸葛老人心无旁骛苦心孤诣追求了一个甲子的稀世珍宝。

  诸葛老人内心感慨怪不得阿瞒要收三千为义子,脸笑了笑,道:“人而无信不死何为,我虽然活了一大把年纪,早到了该入棺材地步,但还想找一个关门弟子继承衣钵,所以说出的话素来算数,回头我送你一把珍藏多年的天元斋千斤二胡,那把有些年月的二胡,如果我把拉过的老家伙们一一说出来,是会让如今那些个狗屁国学大师们一个个自惭形秽恨不得挖地洞钻下去的。”
  张三千拿着那把花去陈二狗不少积蓄的二胡,老老实实坐在他最敬重的三叔身旁,一本正经道:“二胡我不要。我拉《二泉映月》,是三叔的意思,三叔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但三叔说无功不受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你那二胡那么好,我收下后即使老人家你不要什么回报我也不想对你有什么回报,但三叔是好人,一定会放在心,我不想你送我二胡,却让三叔替我回报你。”
  诸葛老人愣了一下,陷入沉思。
  六十耳顺七十知天命,到了他临近百岁之高龄,再笨的脑子也差不多看透了人世,更何况他是世家出身曾经两度闭关读经的诸葛清明,旁人一两句话无心之语,也许能让他精鹜八极心游万仞,人生说不定也无意间圆满了。
  陈圆殊则是唏嘘不已,看来这初生牛犊不光胆子不小,心思也很多,小小年纪有了长一副七窍玲珑的潜质,长大后要是再多一个窍,岂不是十足的妖孽?
  诸葛清明伸出清瘦却不显干枯的手,摸了摸张三千的脑袋,感慨道:“四世积善,孩子,你以后得常去你娘和你几个老祖宗的坟头坐坐。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道理谁都懂,可真做到的,寥寥无几。”
  这一次,张三千听话地点点头,没有跟一头小犟牛一样和诸葛老人唱反调,兴许是被老人听不太懂的话和沉重的语气勾起了伤心事,眼睛微微泛红,却也没要哭出来的迹象,在张家寨,傻大个陈富贵和小白眼狼张三千是村民看来最不会哭的两个家伙。
  “进来吧。”诸葛老人笑道,门口站着个张望了半天不敢进来的男人,光鲜的汉奸头,光着脚丫踩着一双擦得油光发亮的皮鞋,一身洗不干净汗渍的T恤搭配保安制服的裤子,不伦不类,非驴非马,敢这身装扮在山水华门大摇大摆的爷们也王虎剩大将军一人而已。
  等王虎剩走路猥琐地进了门在一处墙角蹲下,诸葛老人和蔼道:“如果没猜错,你是小爷王虎剩?”
  王虎剩点点头,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是何方神圣,也不敢轻易造次放肆,这老人不像是以前那些道貌岸然的老不死,眉宇间而是有一种正庄严的仙佛气,跟见着了一尊活菩萨一般,王虎剩不是张三千,也不是不精通风水相术的陈二狗,所以更多了一分敬畏。
  “我姓诸葛名清明,号羊鼎先生,算不得大人物,只是个青海玉井山的一个老道士,偶然听到小爷有经手过一件唐三彩天王像,想问下它的下落,如果不便告知,大致描述一下即可,我也不会倚老卖老强人所难。”诸葛老人说话声音素来不大,不轻不重,声调轻缓,恰好能让人感到没有负担,没半点盛气凌人,这种老人,与高官显贵也好,与村夫走卒也罢,言谈神色说话语气都保持一致。
  “羊鼎先生?”
  王虎剩脸部肌肉抽搐道,两只眼睛蓦然爆发出一股陈二狗从未见过的光彩。
  “有何不妥?”诸葛老人微笑道。
  王虎剩一屁股坐在地,瞠目结舌,看得陈二狗和陈圆殊不知所措,张三千更是直翻白眼。最后这位惊涛骇浪面前也极有定力的小爷颤颤巍巍站起身,毕恭毕敬朝诸葛老人拜了一拜,那是一种连王解放瞧见了都会陌生的谦卑和庄严姿态,道:“这一拜,是替我瞎子师傅拜的。他在世的时候找了一辈子世外高人,其有您,老人家,为了找您,我记得很清楚,瞎子师傅带着我爬遍了青海玉虚峰和玉珠峰,最终徒劳,昆仑那么大,我跟师傅磨掉了两层脚皮,还是没找到您,没想到……”

  诸葛老人叹息一声,道:“没想到你我之间还有这一份缘分。”
  王虎剩苦笑道:“还真应了命里无时莫强求这句话,我师傅命的确不好。不过今天我好歹间接帮他了了一个心愿,下次去坟头跟他说一声,瞎老头子也该瞑目了。”
  诸葛老人道:“不觉得唐突的话,替我也敬一杯。”
  王虎剩使劲点头,道:“这样我师傅也不会骂我是没心肝的畜生了。”
  不等诸葛老人说话,王虎剩笑道:“诸葛老神仙,我起初在西安一座王坟刨出那尊唐三彩天王像,我知道有大猫腻,所以留了心眼,您给我半年时间,我一定帮您完好无损拿回来。您也别问我用啥法子,总归到时候我让二狗给您送去是,您也别拒绝,不做成这事情,九泉之下的瞎子师傅非骂我不得好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