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圆殊本来想叫唤陈二狗,示意有客人来到,老人摇了摇头,安静等待张三千拉完《破阵子》,这才踏入房间,也不急着打招呼,环视一周,最后把注意力停留到挂在墙的老烟枪,以及旱烟杆附近的一副草书,默念了一遍,“此心拖泥带水,是人生最苦处”,老人望着墙壁,也不知道是看烟枪还是看字幅,一时间陷入沉思。
  陈二狗终于看到两位贵客,蓬荜生辉大抵是他的感觉,陈圆殊显然跟广东云浮一步一步挣扎位的魏端公不同,对这种简陋到不能再称之为家的草窝没太多好感,但不至于唾弃,陪在老人身边,朝陈二狗悄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浮生,陈浮生,可以解释为沉浮有生,也可以说成‘何须更问只此浮生’,当然偷得还有浮生半日闲,这名字是不错的。”老人终于收回视线,笑望向陈二狗,他跟魏端公的气质是不一样的,虽然都不缺位者的从容,但魏端公处处透着入世的智慧,老人则给人身在俗世却依然修道的出世风范,魏端公跟陈圆殊站在一起,两者气势而言魏端公略胜一筹,陈圆殊站在老人身旁,颇有米粒之光不敢与日月争辉的意境。

  大人物啊大人物,通天啦,这便是陈二狗的第一印象,特别高山仰止。
  张三千瞥了眼两个不速之客,撇了撇嘴,低头把弄二胡。
  “自我介绍一下,姓诸葛名清明,虽然听起来好像跟诸葛亮有点牵连,其实没半点瓜葛,我这种人是不太肯一头扎进浩瀚青史硬要给自己找一个大古人做祖宗的,什么朱元璋的第几代孙,或者张道陵的第几世继承人,都是虚的,四代以后福荫薄了,别说十几代,纯粹往自己老脸贴金,老而不知耻,羞加羞,该死。”说到该死两个字,老人似乎想起什么,爽朗大笑起来,陈二狗哪里听得懂老人天马行空羚羊挂角的言语,一来不熟,二来也跟不老人的思维,连陈圆殊也是一头雾水,又不好接话,有些尴尬,老人也不介意冷场,又把陈二狗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观察的时候一点不含蓄,彷佛他做什么都不做掩饰,君子坦荡荡,这点跟魏端公又是截然不同的,其实跟整个推崇背后看人的社会都是格格不入的。

  “那孩子二胡拉得不错,不过不适合那曲子,小了点,阅历那么点,拉不出那味道,浮生你拉会好一点。”诸葛老人说这话的时候,张三千抬头冷冷瞥了他一眼,老人又是哈哈一笑,没放在心,手指向墙壁,问道:“那几个字你写的?”
  陈圆殊一直没机会开口,陈二狗心里根本没底,“身处夏日,如临深渊”大致可以描绘他现在的心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点点头,恭敬道:“是的。”
  “功底不错,没七八年功夫,写不出那些字,这还得有个前提是悟性足够。圆殊,起码这辈子你是办不到的。”老人说话很直,似乎一点都不顾忌陈圆殊的感受,显然要远远超出孟东海好几个级数,那个在廿一会所坐了一段时间叫陆九黎的青年虽然一脸跋扈,但从头到尾都还算很给陈圆殊面子,几个对,让陈二狗越发战战兢兢,不敢胡言乱语。
  “诸葛老爷,别寒碜我了好不好,也好让我在浮生面前有一点长辈的底气。”心安理得接受陆九黎一声“陈姨”的陈圆殊在老人面前跟未经人事的小孩子一般,面对批评,只能虚心接受,还顺带这一点自然不做作的撒娇,像是一个少女在跟自家爷爷那一辈老人相处时充满了崇敬。
  “好好,不说你,给你留点颜面。”老人轻笑道,笑容收敛了些许,显然到了陈圆殊这边,他不像对张三千和陈浮生那般“肆无忌惮”,在他看来,陈圆殊根骨再好,也是在染缸翻滚了十几年的女人,脱不了俗,是俗人一个,谈不面目可憎,但灵气早被消磨殆尽了。再者,老人这辈子到如今对女人从来都一直是没多少好感的,之所以选择到了南京后跟陈家陈治从的孙女走得近一点,一来是魏端公不在了,二来是跟陈家还算有点渊源,三来嘛,当然是因为她是南京跟陈浮生唯一有关联的角色。

  陈二狗在苦闷和忐忑交织纠缠手足无措。
  老人也没架子,直接坐在小板凳,示意陈圆殊和陈二狗也坐下来,笑道:“浮生,你也别紧张,三天前约了你在廿一会所,因为有事情缠身没办法脱开,所以没去,今天来山水华门找你,算是略表诚意,省得你以后腹诽我倚老卖老。来这里,一是想看看阿瞒的义子,看他是不是真如阿瞒所说祖阴德浩荡,到了这里我一看,所言不虚。再是见识一下榜眼王虎剩,因为他大概四年前曾经在河南洛阳一处墓地经手过一件唐三彩天王怒目金刚神像,倒不是非要把它占为己有,只不过有些东西我想考证核实一下,少不了那件东西,想问问它最后流落到谁的手里,如果会破了那位小爷的规矩,我也不多问。最后,也是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来瞧一瞧能耍扎枪养守山犬写一手好字唱一腔荡气回肠京剧的年轻人,是怎样的一个与众不同。浮生啊浮生,阿瞒已经差不多十年没跟我大篇幅谈论一个年轻后生了,还非要我见一面。一个年轻人是谁来着,人老了脑子不好使唤了,容我想一想,哦,对了,是叫张枭猾,北方人都称他张小花。”

  陈圆殊动容。
  她显然没预料到老人心目的陈二狗如此出类拔萃。
  诸葛老人虽然只是坐在矮小的板凳,在陈二狗看来却似乎电视那些正襟危坐高高在的领导人还要高不可攀。老人注视着陈二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世多的是睁眼瞎,也从不缺狗眼看人低的屑小之辈,我一个活了九十多年的老头子,算眼睛瞎了,也看得出你的不一样。”
  九十多岁?
  陈二狗懵了。
  陈圆殊也傻了,再次想起陈二狗在酒店复杂心态写下的那句话: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再看陈二狗,陈圆殊恍惚了一下,猛然间,那张从来不会杀伐锐气的温吞脸庞仿佛一下子绽放出一种妖气的神采。
  “我只是个农民罢了。”陈二狗苦笑道。

  诸葛老人听到后,开怀大笑,道:“农民怎么了,英雄多出屠狗辈。我也不多夸你,总之你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以后走远了爬高了,再来想一想我这个老不死家伙的一番话,如果被我说了,那再来给我敬一杯茶或者送一壶老酒,如果我等不到那天,死翘翘入土了,你也可以清明时候我坟头说几句话,省得我寂寞,我前半辈子造孽多,泄露天机也多,膝下没有一子半女,也指望阿瞒跟你加起来这五六个孩子能记得我。”)

  陈圆殊什么大风大浪波澜起伏没有见识过,一个从小在省府大院里摸爬滚打与人交际、十四五岁在家族授意下独自在美国求学最终成为商界精英的女人,在她世界里下浮沉的优秀男人如同过江之鲫,最终被她看眼的也不会超出一双手,能让她一惊一乍的事情不少,但每一起风波的主角都是如雷贯耳的人物,哪像今天,一个从东北小村子走出来的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年轻男人,没背景被权势,偏偏让她愈发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