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说听《牡丹亭》和《长生殿》的时候三拨餐点小吃八成都是被陈二狗消灭,到了餐桌,陈二狗依旧很有饕餮霸气,喝酒吃菜都不讲绅士风度,跟孟东海拼了酒吃陈圆殊夹给他的菜,一刻没个停歇,生怕被陈圆殊殃及池鱼记恨到的孟东海巴不得陈二狗暖场,自罚三杯后跟陈二狗觥筹交错起来,秘书,不是给领导顶缸护驾擦屁股的劳命人,酒量自然不弱,孟东海一番不要命的海量做派赢得了陈圆殊一定程度的好感,她虽然是个地道的南京人,却对江苏菜不太感兴趣,吃了没几口差不多等于看陈二狗狼吞虎咽,看见他身后那个漂亮服务生一脸瞠目结舌,陈圆殊也有点莞尔,确实来廿一会所吃饭的极少有这么不讲究派头的,等陈二狗吃完饭孟东海赔完罪,陈圆殊让一脸通红的孟东海带陈二狗雪茄区坐了坐,她去了安静地方打了一个电话,挂掉电话,来到僻静的雪茄区,看到大幅《牡丹亭》古典油画下一个抽一口雪茄呛一口的家伙,不伦不类非驴非马,那个从古戏台下跟到晚餐再来到雪茄区偷笑个不停的水灵美人站在角落憋笑坏了,陈圆殊笑骂道:“土包子,不会抽雪茄缓点入口,还抽那么猛,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穷光蛋啊。明摆着孟东海不甘心酒桌一直被你将军,灌了一肚子酒气,现在存心捉弄你,雪茄不是你那么抽的。”

  陈二狗轻轻打了个饱嗝,吐出一个烟圈,笑道:“哪能处处占着风。”
  孟东海哈哈大笑,两出戏一顿饭一箱啤酒一瓶茅台下来,他觉得自己看清了陈二狗的底细和城府,不再像起初那般忌惮,也敢和陈二狗开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刚才陈圆殊没来调笑着说要晚带陈二狗去找一家私人会所里的苏州瘦马,陈二狗不懂瘦马是什么意思,问了后孟东海没解释,只是一脸坏笑,陈二狗终于明白瘦马估摸着是鸡的高雅称呼,此外据说还有扬州燕子,反正都是私人会所里才有的档次小姐,陈二狗虽然心里痒痒,但口头没敢答应,怕陈圆殊一个不高兴把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撂在南京市区,得罪了陈家大小姐不说,打车回山水华门也得花好几十块大洋不是?

  出了廿一会所,陈圆殊跟看起来醉醺醺的孟东海分道扬镳,等陈二狗了车,陈圆殊缓慢启动车子,道:“孟东海肯定约你晚出去风花雪月,我不让你去,是怕你着了他的道,一时半会也许是吃不了你,但对你将来发展没好处,他跟途离开会所的陆九黎所说只不过是个狗腿子,再不可一世,也没办法一言九鼎,等你以后混进圈子,知道官大官小,钱多钱少,未必是最紧要的,最关键的是必须能一锤定音,否则拉皮推诿,尽是扯淡。你要是有本钱还好,孟东海这人属于你给他一百万他只能给你办十万块钱事情的种,你现在怎么跟他拉交情没意义。”

  “陈姐,知道了。”陈二狗微笑道。
  陈圆殊点点头,小心开车,她在市区从来不飙车,开车极慢,二十几年打磨接触下来硕果仅存的两三个死党都说她是一个有双重人格精神分裂的人,她不否认,也没觉得不妥。
  至于跟陈二狗说这番话,一半是替陈二狗着想,还有一半是不可告人的私心了,陈二狗再不入流她的圈子,也是她从魏端公手接过去的人,以后侥幸崛起了,当然不能让孟东海占了大头,其实孟东海这人除了油滑了点,没大的坏心眼,在南京圈子里屁股算干净的了,陈二狗跟着他即使没法子大红大紫出人头地,但多少也能喝点残羹冷炙,但陈圆殊堵死了这条路,她宁肯让陈二狗悲壮的陨落,也不愿意看到这个越瞧越顺眼的年轻人跟着孟东海那一类人半死不活胡乱厮混。

  陈圆殊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安静望向窗外城市夜景的陈二狗,那是一张貌似永远没有杀伤力的脸庞,有着圈子之外的干净,陈圆殊看着挺舒服,但转而一想,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还没到年的年轻男性,没有点恣意汪洋的杀伐锐气,总归是一种遗憾,叹了口气,陈圆殊打开音响,是古典交响乐,悠扬深远,道:“今晚你睡希尔顿大酒店,有没有意见?没有的话,我还可以让人带你逛一逛南京,感受一下这座古都的夜生活。”

  “多少钱一晚?陈姐,便宜的我不住。”陈二狗玩笑道。
  “不到一千,南京是这样,住的地方再贵都贵不起来,不得海北京,你要想住贵的,以后出了海再请你是了。”陈圆殊笑道,她较意这一类对话,这是圈子里人不能带给她的新鲜感,年轻人都喜欢追求飞蛾扑火大起大落的刺激,她这类人没那么夸张,稳定压倒了一切,但也肯接受在尺度内的小变化。
  “这话我记牢了,陈姐你赖不掉的。”陈二狗还是人畜无害的良民表情,不知道是不是阿梅饭馆和山水华门呆久了,做惯了低头哈腰的小虾米角色,不复张家寨刁民的精悍刁钻。也怪不得张三千看不过去,想当年,陈二狗也是一条张家寨方圆百里内响当当的汉子,趴墙头偷看黄毛闺女漂亮寡女洗澡、打群架出黑拳使阴损肘子、撒泼吵架制造流言那都是一把手人物。
  “你经常提醒我是了。”陈圆殊笑道,对此没太放心,撑死了五六千块钱的事情,这点小钱小事,她还真懒得计较。驾驶席的她,后座的陈二狗,两个人的家底也许差了五个零,她思考的和陈二狗想的,要是同步一致才是天大的笑话。

  经过南京市博物馆,陈圆殊和陈二狗都默契地沉默下来。
  到了南京希尔顿国际大酒店,陈二狗出了车子站在大楼门口,抬着脑袋,一脸傻样,乖乖,这是五星级大酒店了,那个给他们开门的服务生纠结了一分钟也没想明白这个能坐玛莎拉蒂的男人在发呆什么,进了酒店拿了门卡,陈圆殊陪陈二狗坐进电梯来到房间,替他开了房间,却没有进门,笑道:“你看下酒店介绍,有兴趣都玩一遍,消费都打到卡,不需要担心要你讨腰包,也别觉着花陈姐的钱不安,尽管花是了,喝最好的酒,点最好的宵夜,泡温泉,洗桑拿,打保龄球,都去试试看。出门的时候别忘了拿房卡是了。”

  “谢谢陈姐。”陈二狗也不客气道,笑容灿烂。
  送走了陈圆殊,陈二狗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姿态进入酒店房间,再没有像进了陈圆殊那辆玛莎拉蒂那般蹦下跳,拉开窗帘,坐在舒服椅子,正襟危坐,远在廿一会所要来得正式庄严,庄重得让人莫名其妙,他静静俯瞰望着窗外的繁华景色,那张白天没少笑的脸庞紧绷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车辆,今天那些东西没一样是他的,那明天呢?将来呢?
  第二天清晨,陈圆殊开着玛莎拉蒂驶向希尔顿大酒店,拨了个号码,对方是她安插在酒店的私人侦探,顶尖侦察兵出身,退伍后耐不住寂寞干起了这一行,口碑极好,加在部队的时候还是陈圆殊叔叔的部下,办事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对方告诉陈圆殊陈二狗到了酒店后根本没有走出过房间,也没有给任何打过电话,通过事先安排临时安装的摄像头观察,他只看到年轻人很安静老实地呆在酒店房间,坐在窗边看了两个钟头街景,然后看了一个钟头电视,进洗手间洗漱完毕后睡觉。

  陈圆殊听到完整报告后有点讶异,吃惊这个看起来挺不拘小节的陈二狗怎么没大手大脚刷她的卡消费一通,想必他也知道她不会介意那顶多几千块的消费,一声不吭看两个钟头的街景?陈圆殊挂掉电话后笑了笑,真是个有趣的家伙,随后想到这年轻人既然能坐四个钟头听无聊的昆剧,也不怪能做出这番举止了。
  在酒店大堂憩轩见到已经把房卡退了的陈二狗,陈圆殊坐下后点了两杯咖啡,笑问道:“睡得怎么样,玩了什么?”
  陈二狗挠了挠头,憨憨道:“没睡好,大床太舒服了,没舍得睡。也没玩什么,拿陈姐你的卡,怕到时候出糗了,丢你的脸。”
  陈圆殊哭笑不得,喝着咖啡,心里对陈二狗的印象又好了一两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