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这些年我的真实经历》
第14节

作者: 墩石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4 09:53:55
  喧慌:
  从县城叫了吊车,重新竖起了井架,来回往返于托克逊县城与沙漠工地之间,修理保养设备,买东西,一切为了恢复钻机正常钻进。五天后,钻机又在柴油发电机工作的轰鸣声中开始进行钻探了。又重新买了五顶小帐篷住人,钻机一个工队一般都是14人配置,三个班每班8小时倒班,每班四人,一个班长带三名工人,还有一个机长,一个做饭的。
  一个月后,这口井钻探顺利结束了,我到甲方项目部提出让他们去验收,甲方监理把验收时间定在第二天上午。
  检测验收钻孔是在一辆汽车上完成的,都叫它测井车。一般是一辆依维柯的车子改装的,车上固定的测井仪器和工具,检测时,把车倒着开到钻孔边,从车上顺着井口电动放下去测井绳,绳上绑的有仪器,测量井的深度,测量有几层煤,还有井内地下水渗漏的情况等等,因为地底下不是只有一层煤层,有时一个钻孔下去能遇上七八层煤层,地下煤形成的不是同一个年代,就会有分层,间隔不等,有几十厘米厚的煤层,也有几米甚至几十米厚的煤层,(新疆地下煤炭资源储量巨大)要把取出来的岩芯当中煤层有煤的部分拿回去化验分析,都正常后才会通知这口井验收合格。

  第二天上午,测井车来了,一起来的有三个人,一个司机和一胖一瘦两个技术员,平常这都是机长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去接待,只是看着他们开始验收。放下测井绳,很顺利,一次就下到井底了,(井将近千米的深度,往下放绳时经常遇见井壁坍塌,渗水,有异物,坠绳放不下去的情况)半个小时后测量结束,测到有五层煤,然后对照每层煤的厚度检查钻机取上来的煤层样品,是否符合化验分析要求。

  煤层样品对照到第二层时,胖技术员说:你这个煤不对,有问题。
  说着又看完了后边几层煤样品,然后对机长说:这二层和三层煤你们是怎么取的?
  机长说:正常取的呀。
  胖技术员说:什么正常取的,这两层煤和别的煤样品微量元素、结构和成分特征就不一样,你骗谁呢?
  机长说:我没骗你,就是正常取的。
  胖技术员说:行了,再别说了,我们按正常的流程把工作做完,有什么事让你们老板去找我们队长说吧。
  说完收拾东西,拿上煤样品开车走了。
  我问机长:什么情况?

  机长说:这货眼睛挺毒,看出来了,咱两个赶紧出去给老板打电话,让他来。
  沙尘暴强风把煤样品刮走后,老板示意机长造假,机长用手电钻套上自己做的与取煤用的煤芯管尺寸一样粗细的套筒,在我们买回来烧火做饭的大块煤上钻出很多煤芯来,放在岩芯箱里冒充第二层和第三层煤,企图蒙混过关,没想到让技术员一眼就看出来了。
  石老板是从老家飞过来的,航班经停敦煌降落吐鲁番机场,我去接他的时候,经过吐鲁番市区,看见到处都是武警和丨警丨察,不知怎么回事,到了机场,候机楼关闭了,待飞的航班都停飞了,没有候机乘客,能看到机场停机坪上只有一架大飞机停在那里,周围站了一圈武警站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接到石老板后,我说:今天是哪个大领导来视察了,这么大的动静。
  石老板说:你在沙漠里呆傻了,什么都不知道,今天鄯善出事了,电视里新闻一直在报道,你们又看不上电视。
  后来到托克逊县城,石老板登记宾馆住下后,我才到电视里新闻联播得知,今天早上五点多,吐鲁番地区鄯善县鲁克沁镇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多名暴徒先后袭击了镇派出所,特警中队,镇政府和民工工地,放火焚烧警车。这一天是2013年6月26日。
  (未完)
  日期:2018-05-04 19:03:33
  喧慌:
  我开车拉着石老板去了甲方监理驻地,见到了A队长,因为是短期施工,他们也只是在当地租了一个农家小院,整个项目部的七八个人都住在一起,办公住宿在一间房里,房间里还有别的工作人员在办公,石老板和A队长寒暄了几句,说你们条件这么艰苦,我们钻机工队来慰问你们,今晚A队长您把项目部的同志都带上,我们去托克逊天山明珠酒店,大家一起聚个餐,那里的烤全羊不错。A队长推让了几句就答应了,约好了晚饭时间,石老板说到时我来接您,然后我们走了。

  我以为石老板过来要和A队长说钻机煤层丢煤,验收不合格的事呢,可是没有说正事,一句都没有提,就这样走了。
  到了晚上,我和石老板提前来到项目部接A队长,项目部其他人另外开车,A队长一个人坐我们的车,(事后感觉A队长单独坐我们车有目的)石老板和A队两个人坐在后排,我们三人开车往酒店走,到酒店该下车时,石老板说:A队,我才从老家过来,钻机上是机长在负责,这个孔听他说可能打的有点小毛病,验收的时候您给费个心。说着拿出一个信封,故意在A队长面前显示了一下厚度,(从反光镜瞄着厚度大约有5厘米)然后塞进了A队长的电脑包里。没等A队长说话,就先下车进酒店了。

  惯例,饭局是在一人一瓶半斤伊力小老窖下肚后开始热闹起来,我和石老板,还有项目部的人一共十一个人,三个人不喝酒,其余喝酒的都是每人门前一瓶小老窖打底,席间端酒碰酒都是各喝各的,半斤一瓶的46度伊力小老窖一箱是十瓶,当晚九个人喝了两箱20瓶,石老板非常活跃,挨个碰酒,还碰了两圈,他高兴呀,因为在他给胖技术员敬酒时,胖技术员给他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说A队长刚才给他交代过了,让石老板明天给他打电话。

  一个比一个精,A队长拿到了5厘米的厚度,又让石老板单独联系胖技术员,胖技术员是具体办事的,石老板也不能空手让人家帮忙吧。又有一份不知几厘米厚的会落在胖技术员手里。而石老板更会算计,假如验收不合格,挪地方重打,代价要在20万—30万左右,现在用几厘米厚度和几千元的一顿饭就解决了,权当这口井少赚了。
  大多数人的共性,喝完酒唱歌,新疆也不例外,石老板喝多了,让我开车送他们去KTV,刚出酒店拐上白杨河桥,就看见桥的另一头警灯闪烁,车辆在排队检查。我马上紧张了起来,刚才石老板喝不了我替他喝了一些,再加上车上坐着一车醉汉,丨警丨察不用测,闻都能闻出来是酒驾。但想跑是跑不掉了,硬着头皮开到丨警丨察跟前,摇下车窗,一名维族丨警丨察朝我敬了个礼,让我熄火,出示驾照、行车照。正检查时,这名维族交警鼻子嗅了嗅,问我:朋友,喝酒了吧。

  我看他没有拿酒精测试仪,就说:车上人喝的,我没喝。
  维族丨警丨察说:唉,好好的撒,我也是爱喝酒的人,这个事情你能骗得了我吗?
  我吓得没敢说话心想,这下完了。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维族交警把驾照和行车照还给了我,说:酒喝了嘛,就回家睡觉,外头胡跑撒呢嘛,你不知道鄯善的事情吗?这几天到处都是检查,下一个路口还把你挡住呢。

  没想到,太没想到了,这个伟大的维族丨警丨察竟然没有处理我,还让我把车开回酒店停车场,让我们打出租车回去,明天再来开车。你遇见过这么好的丨警丨察叔叔吗?而且,还是维吾尔族。
  三天后,钻井验收通过,搬家进入下一个工地。
  此故事完,下一个经历:天山古龙沟淘金 遭遇棕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