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29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为什么要撒谎,说去找你爸了,你跟我明说不行吗?”徐晓丽委屈的问。
  我解释说:“你之前不是怀疑我喜欢夏郁郁吗?我怕你多想,才撒谎的。对了,你和丁华怎么过来了?”
  徐晓丽说:“看你一直没有回家,都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我们就一起去厂里找你爸,结果你爸说你根本没去过。我就觉得有蹊跷。就到处找你呗。没想到你会和夏郁郁在一起。”
  “我跟她的问题,反正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只希望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说。

  徐晓丽点了下头,酝酿了片刻后,声音低沉的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是我长的不好看?还是嫌我身材不好?”
  “都不是。”我很费力的解释:“可能是我情商太低吧,还不会喜欢人。”
  “那是不是,有一天我被家里逼迫着嫁去了县城,跟一个我根本就不喜欢的人结婚了。你就高兴了?”她说着说着就抽泣了起来:“就像静溪姐一样。”
  “你不能这么比喻。”我替蒋静溪辩解说:“静溪姐是没有办法,如果不是他们家走到了绝境,她不会有这么一段悲惨婚姻的。”
  “那我爸妈要是逼我的话,我最终也没有办法啊。”她的伤心的更加厉害了:“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着我也像她一样不幸福?我听你妈说了,你想当科长,当处长。如果钢铁厂里某个领导的女孩看上了你,只要能让你当官,不管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你是否喜欢她,你都会娶她了?”
  “那肯定不会,我不是那么窝囊的人。”我觉得她这话就是在羞辱我。
  徐晓丽良久无语,抹去眼泪后,站起了身,面对着我说:“沈闽越,我也不想跟你说太多的话了。你都对我做过什么,你自己是清楚的。我也不管你到底会不会喜欢我了。反正我就告诉你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家里逼着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你会是我唯一跟家里对抗的勇气。如果你终究对我不管不顾,那我的不幸福就是你造成的。”
  说着,她就转身往小院的方位走去。
  我赶紧跟了上去。她的话深深的触动了我。两个人静静的走在大街上,沉默无言。只有夏日炙烤的阳光和知了在树枝上聒噪。
  快到小院的时候,我忍不住的问道:“晓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以前都没有觉得。”
  好一会儿,她才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呗。难道喜欢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
  我心下暗想,难道不需要理由吗?
  进入小院后,看见丁华坐在楼道口一边吃着雪糕,一边顾盼着。瞧见我们后,走上来气呼呼的说:“下次说话要算数啊,忙活了大半天,一顿饭都没蹭上。”
  徐晓丽瞧了他一眼:“你很饿吗?那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丁华嘿嘿的笑。然后徐晓丽就让他去推自行车。
  我本来以为他们两个会单独去,结果徐晓丽非让我骑着丁华他爸的自行车,让丁华坐在后面,她坐在前面的横栏上,我们三个人一块去。
  丁华是个实在人,到了饭店后,还真按照自己的意愿点了几个好菜,我已经吃过了,就看着她们两个吃。其实徐晓丽也没有吃多少,就丁华一个人在那儿狼吞虎咽。他一边吃还一边帮着我劝说徐晓丽。说什么,我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谈恋爱还真是不太合适,因为太熟悉了,一点新鲜感都没有。而且男人应该先立业,然后再谈成家。他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大堆,徐晓丽愣是一句都没有搭理。
  回到小院后,徐晓丽却拉着丁华走掉了。我就一个人回了家。忙了一个上午,就睡了个午觉。
  房门被啪啪敲响的时候,我困顿的起身去开门。看见丁华伫在门口。

  我对他的来意,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你是来做说客的?”
  丁华推开我,径直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又抬手把吊挂在客厅天花板上的大风扇打开了。
  他把腿翘起来后,说:“晓丽想让我这么做,吃饭回来后,把我拉到她家跟我诉苦了大半天,让我来劝说你。搞的我也很为难啊。之前你要是听我的,继续上学,哪有今天啊。其实我早就发现晓丽对你有意思了。”
  “你怎么发现的?”我坐过去问道。
  丁华摆出一副聪明劲儿:“谁让你心那么大,不注意细节了。就我们上学的时候,晓丽经常单独给你送东西吃,但是就没给我。那时候我就知道了。你说我们三个一起长大的,她只对你好,是为什么啊?”
  我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我也没想到一说不念书了,她就表达的这么强烈和明显。真是苦恼死了。”

  丁华伸出手:“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既然吃了她一顿饭,今天这个说客我还是要尽到义务的。要不你就和她在一起吧,她长得其实也不错。原来我以为你跟我一样,都是心怀大志的人,现在看来,你跟我还是有差距的。你安心在沥水镇呆一辈子,跟谁在一起不是都一样吗?还不如兔子吃了窝边草呢。”
  “不是这么回事。”我摇头,虽然我们三个人是一起长大的,但是未必都真正的了解彼此。
  “你将来是怎么打算的?”我转而问道。
  丁华一下就来了津神,手舞足蹈的说:“那我都想好了,先念完大学,然后出去找工作,以正经工作为第一考虑,其次是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如果这两条道都走不通的话,我可能就只能选择去经商了。”

  听他聊了半个多小时,他对自己以后人生的规划。比知了还要聒噪。
  他走了以后,我都觉得耳朵边还有嗡嗡的声音。
  傍晚的时候,我就趴到了走廊的护栏边,等着蒋静溪归来。小院里开始热闹起来后,我终于看见了她的身影。我赶紧跑回自己屋里,把安眠药给拿了出来。
  等蒋静溪走进楼梯后,猛然看见一辆小轿车进入了小院。
  “闽越。”
  我扭头看见蒋静溪站在了楼门口,笑的灿如夏花。
  我掏出药瓶,给她示意了一下。她点点头,比划着让我在家里等着她,过会儿她会来找我的。
  我目送她进屋后,正要转身,猛然看见从小轿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罗山。
  罗山的突然回归,让我顿失方寸。﹎他到家了,我和蒋静溪接触就不大方便了。要是他晚上又发疯的话,蒋静溪又将是一身伤痕。我实在是不愿意看见她再受到伤害了。

  罗山没有立马上楼,而是把小轿车停在小院的中间,供院里的人观赏。沥水镇有两万多人,有轿车的人不超过五十个。
  为了抓紧时间把安眠药交给蒋静溪,我跑回自己屋里,搜找了一遍,愣是一个小瓶子都没有找到。急的我团团打转。敲了两下墙壁,也没有收到蒋静溪的回应。
  日期:2018-05-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