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3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点点头上车离去,后视镜里的女孩儿直到他拐弯都依然还站在原地。
  人人都说良心是个好东西,但只有真正拥有良心的人才会知道,它其实就是一根鞭子,还是沾了水的,只要你稍有不对便会狠狠的抽在你的灵魂上,让你痛不欲生,这就是为什么好人永远比坏人难当的原因。
  像萧晋这样好人当的不纯粹、坏又坏的不彻底家伙最受良心的欢迎,小鞭子抽起来特别的有劲儿。
  在床上辗转反侧烙了一宿的饼,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才睡着,所以当他来到邵念琼家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
  开门的依然还是谭小戟,看见是他,女孩儿眨了眨眼,便满是惊喜的欢呼一声,上前抱着他的胳膊娇声娇气的说:“哥哥你总算来了,小戟可想你了呢!”
  看着这个表情神色没有丝毫造作的姑娘,萧晋难得的没有心猿意马,只是摸摸她的头顶,一边进屋一边微笑着问:“这些天小戟有没有好好照顾奶奶呀?”
  “当然有啦!”谭小戟噘起嘴,似乎对于他的这个问题很不满一样,掰着手指头跟他数道,“小戟每天都会早早起来陪奶奶一起做你教的那套动作,然后还会做很有营养的早餐给奶奶吃,接着就是……”
  女孩儿的语速很快,声音也很好听,叽叽喳喳的倒不惹人厌烦,萧晋对藤椅上坐着的邵念琼微微弯了下腰,直到她说完一天的生活,才从包里拿出两个小瓷瓶子来,笑着说:“嗯,既然小戟这么乖,哥哥就放心了。

  这个彩色的瓶子是哥哥亲手制作的药霜,对皮肤很好,比外面卖的玉颜金肌霜强多了,就算是给你的奖励,另外这个银色的瓶子里面装的是对伤口愈合有奇效的药膏,你帮我送给你的姐姐吧!”
  “谢谢哥哥!”谭小戟欢喜的跳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疑惑地问:“姐姐也做了什么应该被奖励的事情吗?”
  刚要跟邵念琼打招呼的萧晋一愣,转眼疑惑的看着谭小戟,若有所思的问:“你觉得哥哥不应该无缘无故的送你姐姐礼物?”
  谭小戟眼睛眨了一下,歪着脑袋茫然道:“当然不是啦!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萧晋左看右看,都没能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不妥,就以为还是自己阴暗的心理作祟,便做出怕怕的表情说:“哥哥是怕小戟吃醋,万一不喜欢哥哥了怎么办?”
  “不会的,”谭小戟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是小戟的哥哥,小戟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小戟,”这时,邵念琼开口道,“你是不是忘了厨房里的菜了?”
  “呀!”谭小戟一声惊呼,转身就朝厨房跑去,“哥哥对不起,你自己倒水喝吧!”
  这分明就是一个可爱型的妹妹人格,我刚才怎么就产生那样暗黑的想法了呢?看来,金景山和陈氏父子事件的潜在影响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萧晋在心里郁闷的叹了口气,然后堆出笑脸来到邵念琼面前,问道:“老夫人,您最近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好得很!”邵念琼笑眯眯地说,“以前阴雨绵绵的春夏季总是我最难熬的日子,骨头疼得我恨不得把两条腿都锯掉,今年贴了你的药膏,就像是随身带了一个小火炉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别提有多舒服了。”

  “那就好!您觉得舒服,那就说明药膏正对您的症状,只要您按时按量的贴,迟早都会好起来的。”
  厨房里,灶上的一个砂锅正在咕嘟嘟的冒着热气,仿佛下一刻就会溢出来似的,但谭小戟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是目光冰冷的盯着手里的两个瓷瓶。
  片刻后,在沸腾的汤与炉灶接触发出的嗤嗤声响中,她嘴角翘起一抹冷笑:“他的目标果然是姐姐。明明对狐狸的诱惑很心动,却依然执着于姐姐的武力,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给邵念琼检查完身体,又蹭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萧晋就由谭小戟送着下楼。

  外面下起了漂泊大雨,谭小戟撑着伞把他送到车上却没有走,而是站在车门旁问道:“哥哥,你是不是喜欢姐姐呀?”
  萧晋一呆:“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每次来都会提起她呀!”说着,女孩儿又冲他神秘的眨眨眼,“如果你真的喜欢姐姐的话,小戟可以帮你哦!”
  萧晋来了兴趣,就问:“在你的意识里,是不经主人允许就可以自由选择人生的么?”
  “当然不是啦!奶奶也很喜欢你嘛,只要她老人家同意,姐姐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呀!”
  萧晋眯了眯眼,“那我换个问法:在你的意识里,是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么?”
  谭小戟怔住,紧接着脸色就浮现出极度痛苦的神色,闷哼一声,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萧晋吓了一跳,想下车,但因为女孩儿就蹲在门前,车门没法打开,只能身体趴出窗外,急问:“小戟你怎么了?”
  “我、我的头……像是要裂开了……”
  不到十个字,女孩儿竟然用了三种语气腔调说出来,显然情况非常的不妙,萧晋大惊,慌忙翻到后座,然后推开后车门,并将谭小戟抱上了车。
  女孩儿的脉象很反常,大量的气血正源源不断的向脑袋涌去,并在里面左冲右突,如果不抓紧时间采取措施的话,用不了多久,轻则丧失灵智,重则成为植物人,就是脑死亡都不奇怪。

  虽然谭小戟内息充盈超乎了萧晋的想象,但他根本无暇兼顾,掏出银针包,数息之间就在女孩儿的头顶刺下了十几根针。
  谭小戟死死的闭着眼,脸色苍白,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昏过去了,而萧晋脸上的凝重却没有丝毫稍减,刺完银针之后就又掏出了一柄寒光闪闪地手术刀,用酒精擦拭过之后,便在她两耳后的血管上各轻轻划了一刀。
  两道细细的血线呈抛物线状喷射出来,足足喷了大概一茶盅的量,才变成缓慢流淌。
  又给女孩儿把了把脉,萧晋这才长出口气,帮她清理了一下伤口并用药膏敷上。
  谭小戟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脱下外套卷成团垫在女孩儿的脑袋下面,说:“抱歉!我不该问你那样的问题。”
  谭小戟摇摇头,问:“为什么那个问题会让我这么疼?”
  萧晋想了想,说:“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曾直接催眠了你的大脑,给它下了一道指令,就相当于一个自毁开关一样,一旦你对自己的使命和存在意义产生了怀疑和否定,这个开关就会被打开。
  你的大脑会错误的认为身体正在遭受巨大的伤害,并立刻采取自保机制。然而,这种机制在身体确实受到伤害时是有益的,对于完全健康的人体来说,却无异于自杀。”
  这话对于谭小戟而言似乎过于深奥了,她茫然的眨巴眨巴眼,问:“小戟的大脑是……是傻子吗?”
  萧晋笑了起来:“它不是傻子,它只是一个器官,没有灵魂,就像电脑程序一样,只会按照既定的方式来管理人的身体,因为对外界信息接收靠的是人的五感,人类的所有感觉和体会也都是来自它对那些信息处理后所放出的相应回馈,所以它很容易被蒙骗。
  日期:2018-03-1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