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0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皮六很相信鸭屎,所以把事情一五一十跟鸭屎说了。鸭屎急得跺脚道:“你应该了解师父的性格,你把他徒弟像狗一样捆了两天,又打死了司机,他能原谅你吗?就算给你爹、你哥一个面子,他也不能不给徒弟们一个交代啊?”
  “怕什么,大不了与宁爷翻脸。”皮六生气地说。

  “呸,师父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吗?明明是你做错了事,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了?没有师父的经费,你用什么养这么多兄弟?没有师父在背后摇羽毛扇,你也想打回微山,报李一刀关你地下室的仇?”
  鸭屎的几句话说得皮六哑口无言。尽管皮六比鸭屎大好多岁,但是他毕竟家境良好,对很多细微的人情世故等不够了解。鸭屎这么一说,他立即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兄弟,你说该怎么办?我不至于去西北找我爹去吧?”皮六有点沮丧地说。
  “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我得试试。”鸭屎说。

  “只要能成,我什么都愿意付出。我不想让刚刚有起色的这帮兄弟什么没干就被解散。”皮六说,“你说吧。”
  “带我去见鸡头米。”鸭屎叹口气说。
  鸡头米被关在了皮六原先居住的地方,嘴里被塞了东西。他已经两天水米没进,人都昏昏沉沉的了。鸭屎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取出了他嘴里的布料,鸡头米大口呼吸着。缓过来劲儿之后,他大叫着:“师父呢?让师父杀了这个王八羔子。”他指着皮六大骂。
  鸭屎示意皮六等人出去,皮六带着兄弟们走了出去。鸭屎拿了一碗水递给他,他一口喝了下去。鸡头米把身边的盒子打开,里面有四五个菜。鸡头米已经饿疯了,无视鸭屎递过来的筷子,上手就抓。
  他将饭菜吃了个精光,拿脏兮兮的袖管抹了一下嘴唇,随后厉声道:“皮六,我一定弄死你这个孬种。”
  “你别动怒,好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鸭屎问道。
  鸡头米将事情重复了一遍,与皮六说的基本上一致。于是,鸭屎很小心地挪到他身边说:“这件事不能让师父知道。师父需要皮家的人,尤其是需要皮六老爹的军队。再说,你独自跑到皮六隐秘居所,他能不多想吗?”

  “难道是我的错?”鸡头米大叫着道,“鸭屎,不要以为他是你的结拜兄弟,我就会手软。”
  “如果惹怒了皮家,我们连梁山都不保,到时候我们还得是丧家之犬。你也为师父想想。我建议你编个理由。不要乱说。”鸭屎祈求道。
  “可是,他杀了车夫,这该怎么说?”鸡头米问道。
  “我们可以编一下,就说是被运河帮的人伏击了。那位车夫死于非命。你受伤,在这里修养了两天才醒来。皮六的人并不知道你是谁,醒来了才知道,所以正准备送你回去。”鸭屎说。

  “这也太便宜皮六这孙子了。”鸡头米愤怒地说。
  “这样师父有交代,小时迁有交代,同时皮六也会欠你一个人情。未来,选一个合适的时机,你可以再收割这些人情。”
  “你比我小,不过,你的点子和想法比我成熟。”鸡头米拍着鸭屎的肩膀冷笑着说,“别忘了,这也是给你面子。我们走吧。”
  “别慌,”鸭屎叫道,“再拿点吃的进来。”
  日期:2018-03-18 18:51:48

  第131章 莫名的训斥
  皮六、鸭屎、鸡头米仔细预演了很多遍,预设了很多棘手的问题,最终觉得满意了,才上路,回到了怀义堂。宁十三并没有多问问题,听鸡头米说被土匪袭击了,被绑,后来恰好遇到了皮六的人,在皮六的英勇努力下,鸡头米被救出但司机被打死了。
  “你没事就好,回来了就好。赶紧休息一下,从老大手里接过对接老三的工作,你落下了太多,赶紧补上。”宁十三对鸡头米说,“以后做事小心谨慎,不要莽撞。你是心细的人,但是有时候想多了也是问题。知道吗?”
  师父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通话,让他立即心里一惊。那一刻,他大概猜出了师父多半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鸡头米下去后,宁十三对皮六说:“你还年轻,办事会冲动,这都没事。你多锻炼,别乱来。等我们需要回微山的时候,你的人能派上大用。在此之前,你就多训练,多学习。没事多来怀义堂走走,省得很多人都认不清,闹了笑话。”
  “是,宁爷。”皮六说道。
  “我与你爹是好哥们,你爹不在,我可以以你爹的名义管教你。你知道吗?”宁十三双眼露出凶光看着皮六道。
  “是,宁爷。我知道。我不敢乱来。”皮六赶紧补充道。
  “嗯。等你再大点就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了。如今你还小,多听我的没错。”宁十三笑着说。
  “是,我记下了。”

  “你回去吧。等火头王回来了,我会让他把下一笔费用给你送去。你把手上的人训练好了。这是最大的任务。”
  “我明白了。”
  皮六走后,屋子里只剩下鸭屎了。鸭屎见师父并没有叫自己的名字,于是准备偷偷溜走。突然,宁十三叫道:“鸭屎,还没等我夸你,怎么就走了?”
  “师父,我又没做什么,您夸我干什么?”

  “呵呵,”宁十三拄着拐杖走到他身边,笑着说,“鸭屎,你长大了。”
  “嗯,师父,都是师父栽培的。”鸭屎很谦恭地说。
  “这件事你办的不错。解决了我的心头问题,不过,你给我记住了。下次不准再这样骗我。”宁十三突然怒道。
  “师父,我怎么骗您了,您误会了吧?”鸭屎连忙跪下道。
  宁十三叹口气道:“长大了,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没有办法。你起来吧。往后做事多想想,不要欺骗我。你再聪明也不要欺骗我。你懂吗?”
  “我懂。”
  “你懂个屁。”宁十三说完,拄着拐杖就往外走。走出门口,他也没有回头,轻声说道,“你起来吧。”说完,他就走出了小院。
  鸭屎战战兢兢地跪在那里没敢起来,过了好大一会儿,他确定师父已经走出去了,所以才爬起来,跑了出去,上楼,走到了黑蜘蛛的门口。他突然听到鸡头米的屋子里有说话的声音,好像是鸡头米在对野狐田抱怨道:“皮六、鸭屎欺负我,我早晚弄死他们俩。”
  听到鸡头米的抱怨,想想鸡头米不愿意但又不得不服从的样子,鸭屎想笑,但是在走廊里又不敢笑,于是他直接推门进了黑蜘蛛的房间,一屁股坐到黑蜘蛛的床上,哈哈哈大笑了起来。黑蜘蛛正在窗前看书,见鸭屎跑了进来,从镜子的反光早已看到了他的一举一动,但并没有理他。
  “笑什么?说出来我也笑笑。”黑蜘蛛过了一会儿,合上书本小声说道。

  鸭屎跑了过去,将黑蜘蛛身边的一把椅子转过来,叉腿骑上去,双手折叠放到椅子背上,笑着把鸡头米的事跟黑蜘蛛讲了一番。黑蜘蛛听后并没有笑,而是说:“你胆子不小。”黑蜘蛛的这句话与宁十三说的语气好像,鸭屎直接愣住了。
  “二姐,怎么了?”鸭屎不解地问。
  “你们仨还是小啊。你们编的故事漏洞百出。第一、梁山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土匪,没有人有这个胆子。第二、梁山出事,第一个出来的是卷江龙。第三、杀司机的只能是皮六的人,梁山没有这样的组织,也没有类似的帮派这样做。从你们编的故事看,好像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在微山可以,因为有湖,好掩蔽。在梁山,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更何况,这么巧遇到了皮六。哪有的事情。”黑蜘蛛说道。

  “天啊,怪不得师父对我说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原来他早已猜出了我们的心思。”鸭屎害怕地说道。
  “你为师父好,师父能理解。不过,你胆子的确太大了。这样不好。”
  “我该怎么办?”
  “没事,以后小心点。不要欺瞒师父。凡事都要让师父知道真相。不然,师父会冷落你。那样的话,你就没有机会了。”
  “我明白了。”鸭屎额头吓出了一些细汗。黑蜘蛛递给他一个手帕,那手帕有股奇异的香味。他将手帕盖在整张脸上,面朝天,双手下垂,一动不动。
  “你要死啊。”黑蜘蛛拍打了一下他的手道。
  “好香啊。”鸭屎问道,“这是什么香味,怎么和之前的味道不一样?”
  “女孩的事情你就别问了。瞧你,一副没出息的样子。”黑蜘蛛道,“你跟师父去楼外楼,都聊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外面,也听不到他们聊了什么。不过,好像聊的事情很隐秘。师父出来后,脸色有点不对劲。有点开心,又有点不开心。我说不上来。反正他什么都没跟我说。”
  “那我估计就是好事。”
  “为什么?”
  “他不跟你讲是怕泄露出去。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不开心,说明这个机会未必能把握,所以紧张了些。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就等信儿吧。”

  鸭屎兴奋地凑了过来道:“你的意思是,师父接了个大活儿?”
  “我估计是。”黑蜘蛛诡异地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