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9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个电话是于道明打来的,直截了当说方晟这回受天大的委屈,省里应该有所补偿,而不是仅仅撤销双规决定那么简单,关于这一点,房部长有什么考虑?
  这次夏伯真引发的双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还专门开了次常委会,作为组织部长,房桐自然高度关注,会后特意调来方晟的档案详细研究,并将其背景等等都摸得一清二楚。

  房桐道:“小方同志在江业担任县委书记有六个月时间,调到顺坝又干了十一个月,总共十七个月,没满两年,所以这个……最好到省里过渡一下比较好,于省长觉得呢?”
  于道明道:“十七个月,他把江业新城搞得红红火火,把困扰顺坝十多年之久的恶势力清除干净,撇开蒙受冤屈被双规不提,单这份政绩足以破格提拔吧?”
  房桐不可能一下子答应,啧啧嘴很为难的样子,隔了会儿道:“于省长说得有道理,关于小方同志的问题,我们内部再研究一下,有情况及时向你汇报。”
  “瞧你客气的。”于道明知道这种事急不来,在笑声中挂掉电话。

  第二个电话来自黄将军,开诚布公说我很喜欢方晟这小子,有能力,有魄力,有胆识,这样的干部不提拔还有天理?别跟我说什么组织原则,战场上士兵就地升连长都有,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希望房部长考虑我的建议。
  两名省委常委为一个处级干部打招呼,的确很特殊,很罕见,但仍不足以让房桐破格任命。正处提拔副厅是非常敏感、也是官员仕途最重要的台阶,全省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省委组织部,别说破格,就是符合条件的提拔任用都会惹来一大堆闲言飞语,何况组织部长头顶上还有爱挑刺的省委书记,稍有不慎就会陷于被动。
  第三个电话是何世风打的,这让房桐颇为吃惊,印象中何世风是不沾锅形象,绝少为提拔干部说情。虽然何世风不象于、黄两人表露得那么直白,但曲曲折折把方晟夸了一通,意思不明而喻。
  第四个电话来自房桐的老领导,一位京都老首长,淡淡说吴詹两家在双江搞事犯了众怒,给方晟一点补偿也是应该的,破格提拔人家才记得你的好,如果符合条件,以于白两家声望还用得上你这个组织部长?夏伯真想搞方晟,如今困在党校如坐针毡,单凭这一点就能看出方晟在两个家族心目中的位置。今天你帮人家,日后你遇到困难,人家也不会袖手旁观!
  搁下电话,房桐已经心动,铅笔无意识地在纸上划来划去,这时红色电话响了,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个沉稳威严的声音:
  “房部长吗?我是于云复……”
  两天后,房桐向肖挺提交了省委组织部关于破格提拔方晟的报告,出乎意料,以往肖挺拿到提名总是挑三捡四,没毛病也要提几句意见,这回一言不发看完报告全文,轻描淡写说过几天提交常委会研究吧。
  又隔了两天,肖挺主持召开常委会,张泽松仍在京都看病请了假,参会常委除三票弃权外全部投下赞成票。
  当天下午省委组织部下发红头文件,宣布对方晟的人事任免:
  免去方晟清树市顺坝县县委常委、县委书记职务,调任银山市市委常委、红河经济开发区主任,副厅级。
  方晟在漫长的仕途中又迈出坚实的一步!

  银山市位于省城东侧,经济总量和经济指标在全省排名第二,仅次于省会潇南市,历任市委书记都是副省级,这也是当初将钱浩以副省长身份调到银山的依据。之后钱浩与许玉贤对调,说白了为应付骆常委的批评意见,不算惩处,但银山市委书记副省级待遇问题,到许玉贤为止终结。
  最郁闷的要数钱浩,从副省长到市委书记,从富裕地区到经济落后地区,可谓愈发走下坡路。人要是没了精气神什么事都不愿干,既然仕途无望索性当起了甩手掌柜,大小事务都扔给干劲十足的韩子学,他早上一万米慢跑,中午钓鱼,晚上练书法,提前体验退休生活。
  方晟到省委组织部谈话后,本想找于道明、爱妮娅聊聊如何开展工作,不料于道明去京都开会,爱妮娅率队出国考察,只得返回顺坝办理交接手续。从江业到顺坝前后只有一年时间,谈不上具有深厚的感情,也没提拔多少真正属意的干部——亲手提携的大概只有秘书肖冬和校友明月,与县领导们的关系更是一般,除了谈工作没有建立私交。因此当县领导们提议晚上设宴送行时,方晟以行程紧张婉言拒绝,白翎则麻利地收拾好行李,傍晚便驶离顺坝。

  两人在清树住了一晚,晚饭由苏兆荣招待,三个人边吃边聊,也谈到仍无下落的鱼小婷。苏兆荣淡然说过阵子自己也要离开双江,大概到京都或冀北人大混个办公室主任之类,总之等着退休养老了。
  “小婷没孩子,不然帮着照料也能打发时间。”苏兆荣嗟叹道。
  临睡前白翎突然笑道:“苏书记那句话什么意思?是不是暗示你出点力,给苏家添个白白胖胖的孙子?”
  方晟恼怒道:“荒唐!鱼小婷转业后会有自己的生活,生不生孩子,生儿子还是女儿是她的事,与我何干?”
  “她已不是我嫂子……你懂的。”
  “我只知道人为刀俎,你为鱼肉!”
  方晟狞笑着扑上去,下决心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半小时后白翎苦苦哀求“真不行了”、“饶命啊饶命”,继而双手用力撑他的胸部,讨饶说“以后不敢了”、“明天要到银山报到别耽误时间”,方晟才放缓攻势。
  “回想当年在黄海一夜三次,好像是飘渺的传说。”方晟意犹未尽躺下后说。
  白翎真累得眼皮都睁不开。
  她也不清楚身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自从受伤痊愈后长跑、格斗、摔跤等等照做不误,体能测试成绩也未明显下降,可床第间越来越应付不了方晟,他的强硬、他的节奏、他的持久,总让她有疲于应付之感,经常晚上鏖战后第二天浑身软绵绵提不起精神,仿佛大病初愈似的。
  有时她很想把赵尧尧和周小容叫到一起喝茶,交流心得,听她们被方晟折磨的体验——只是想想而已,她们三人大概永远不可能坐到一块儿。赵尧尧是方晟身边女人当中最聪明的,选择保持距离,但还是他的妻子,这一点白翎望尘莫及;周小容则是不停地折腾,不停地陷入其间,眼下正为碧海可能对周军威采取措施提心吊胆,无暇谈情说爱了。
  “想起一个成语,老而弥坚,”白翎闭着眼说,“步入中年你的功夫日益长进,我已不能满足你了,要不把赵尧尧叫来左搂右抱,来个合家欢?不是开玩笑,我很认真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方晟恨恨道,暗想以赵尧尧欢爱必须关灯的性子,要她跟白翎睡在一张床上简直天方夜谭,何况远避香港至少一半因为白翎。
  日期:2018-05-05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