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9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隔了会儿前方没有监控的路段边停了辆外形普通的大众车,容上校将吉普开到它旁边,白翎和方晟飞快地钻进去,两车并排驶了段路后分向不同方向。
  如他们所料,刑警们放行容上校车辆后总觉得不妥,加之找到暗门进入隔壁屋子的刑警们没找到人,两下一结合,赶紧逐级上报。
  听到车牌号以及开车者的身份,夏伯真愤怒得脸色铁青,大吼道:“通知沿途交警拦截这辆车,不管她什么身份,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时值下班高峰,街上车流如洪,交警们接到紧急通知后全体出动,在相关路口布下巨网。
  四十分钟后,两辆警用摩托车、一辆110警车和七八位交警将容上校的吉普车截住,为首交警要求下车接受检查!
  容上校端坐不动,冷冷道:“你们无权检查军车,除非得到军区首长同意!”
  交警毫不退缩:“我们接到上级通知必须检查,请配合!”

  容上校掏出手枪,打开保险拴:“你们是执法人员,应该知道袭击军车的后果!上级会帮你们上军事法庭,帮你们坐牢?”
  交警们被吓住了,凑在一块儿低声嘀咕几句,跑到远处打电话。
  层层上报后,刑警队、公丨安丨厅均不敢承担军警冲突可能产生的后果,最终烫手山芋还是扔到夏伯真手里。
  夏伯真沉吟良久,问:“出小区时副驾驶位置坐了个女人,这会儿不见了?”
  “目测车里没其他人,”陈队长道,“不排除有人中途下车,而这辆车负责吸引我们注意的可能。”
  “但她坚持不肯接受检查,为什么?”
  “拖延时间,当然,也可能人躲在车后排。”

  夏伯真沉思数分钟,断然道:“我派人过去交涉,车子一定要查!”
  半小时后付主任赶到对峙现场时,双江军区也来了五辆军用吉普,虽然没人下车,但半开的车窗隐约可见全副武装的士兵。
  付主任看了暗暗心惊,知道容上校,不,双江军区会为了方晟不惜擦枪走火!
  下车走到容上校车前,付主任满脸堆笑,扬声道:“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误会啊误会!”
  容上校冷然道:“知道误会还想搜查?希望你们考虑一下后果!”

  付主任笑着凑到车前,压低声音道:“我受命而来,并不指望在车里发现什么——其实刑警队已发现有人中途下车,但必要的程序总得履行,我好向领导交差,容上校则能全身而退,何乐而不为?”
  到底是沉浸宦海多年的老官僚,几句话说得既暗藏玄机,又卖了人情,好像一切为容上校着想。
  容上校也在等台阶下,因为军车的确不可以让交警随意搜查,遂板着脸道:
  “既然付主任这么说,我同意你以个人身份到车里看看,但要全程录像备查。”
  “可以可以。”付主任满口答应。
  拉开车后门,果然空无一人!付主任趴到后座瞅了瞅后车厢,也是空的。
  从吉普车下来时,付主任全身冰凉,似乎已预见到不幸的未来……
  大众车一路通行无阻,径直驶入戒备森严的双江军区机关大院。下车后白翎才松了口气,讲述了突兀出现在东海花园的经过:

  白翎从双规点回到军区后,依然请十处同事保持对省纪委监察三室的监视,她清楚查找方晟下落已成为夏伯真最后的王牌,只要双规决定没撤销,方晟就有被强制执行的危险。
  当大批刑警和纪委人员涌入东方花园小区,白翎猜到方晟可能就藏在里面,由于他手机关机无法联系,只能冒险过去。担心自己份量不够,她特意强拉容上校一起前往,做好两手准备——抢在对方前面找到方晟,利用容上校身份将人带出去;如果方晟已落到对方手里,就动手硬抢!
  “硬抢?”方晟想到小区里密布的刑警和便衣,头皮发麻,“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从丨警丨察手里抢人?”
  白翎满不在乎:“怕什么?别看他们张牙舞爪的样子,我一出手能撂四五个!”

  “好汉难敌四拳!就算你瞬间抢到我,也逃不脱丨警丨察布下的层层防线。”
  “我妈那边、十处都有人在附近,到时硬闯呗。”
  方晟批评道:“你们母女俩真是目无法纪,哪象国家干部?以后不准再有类似妄念!”
  “哼!”白翎根本不买账。

  来到容上校在军区的宿舍,写字台、书柜、墙角还有些白翎看着顺眼没舍得变卖的古玩,方晟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笑道:
  “人家精心收藏的宝贝,到你这儿随便扔,真是暴殄天物。”
  “对了,那个陈建冬不是跑到江业找你麻烦吗,到底栽在谁手里?是不是严华杰暗中下的黑手?”
  陈建冬在江业期间,白翎正好受重伤治疗,后来返回江业,考虑到涉及鱼小婷,方晟只简单介绍陈建冬不幸的遭遇,并未多说。
  “严华杰只派人负责我的安全,其它嘛……我不想多问,陈建冬的事就算意外吧。”方晟含糊道。
  白翎目光如刀:“我倒想起一个人,那段时间里她正好在江业,以她出手的风格,倒蛮符合陈建冬伤情。”
  “谁啊?”
  “嘿嘿嘿,你是明知故问,算了,反正她已消失在人海之中,既往不咎。”白翎大度地说。

  方晟索性装到底,拿起一尊汉代生肖虎青铜鎏金像,赞道:“经典的红斑绿锈,还有造型、做工、纹饰,堪称青铜鎏金精品啊。”
  “是吗,评估一下值多少钱?”白翎最容易被岔开话题。
  “四五万吧。”
  “切,我还以为汉代古玩叫价起码上百万。”
  方晟捏捏她的脸蛋,奸笑道:“你的胃口太大了,不知我能不能喂饱你。”
  白翎不禁倒退一步:“喂,别乱来,我妈随时可能回来。”

  “那又怎样,捉奸拿双?”
  “晚上,晚上再说……”
  白翎羞红脸道,这时外面门响,容上校终于回来了。
  付主任还在回单位途中,夏伯真已得知检查结果,连日来凝聚的精气神霎时瓦解,颓然坐在椅子上呆呆出神。

  如果是一场赌局,他已输掉所有筹码。
  回头想想,当初为何头脑发热轻易答应张泽松呢?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的位置安安稳稳坐了好几年,就算升不上去吧,退二线时在人大、政协弄个闲职平安落地不成问题。可如今,似乎自断后路,二线的人大政协目标,恐怕要提前实现了……
  夏伯真拨打张泽松的手机,竟是他秘书接的,恭敬地说张书记身体不适,去京都医院做检查,恐怕还得好几天才回来。
  妈的,事前信誓旦旦,发觉不对逃之夭夭,一点担当都没有!夏伯真怒极之下骂了几句脏话,狠狠将手机砸得粉身碎骨。
  苦苦想了半天,他以侥幸心理拨通红色电话,小心翼翼道:“老首长,我是伯真……”
  对方沉默半晌,道:“整个过程你没向我透一丝风,这会儿才打电话,晚了!”
  夏伯真全身冰凉,期期艾艾问:“糟到什么程度?”

  “幕后指使的两家不肯为你背书!明白我的意思?”对方道,“你被抛弃了!”说罢不等他说话便挂掉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