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6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真是中计了……”这个时候吴勉也反应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还没有闹明白的席应真之后,继续说道:“中的是调虎离山计,根本没有人来救贾仲、房轩。他们要的是房轩的女人……”
  “禁术……他们要的是禁术!”这个时候,房轩也明白了过来。不过他一嘴一个禁术的,完全不当替他看管禁术的月兰是一回事。席应真皱着眉头看了看他,眼神当中已经出现了一丝厌恶的神情。
  片刻之后,一脸沮丧的归不归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老家伙冲着小宇宙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想不到还有我被人家算计的时候,大意了……想着您老人家在这里坐镇,谁也不敢前来冒犯虎威……大意了,大意了……”
  “禁术呢?你找到没有?就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慌忙之下,房轩一时之间竟然忘了那个女人的姓名。他还指望着再用禁术来说动先祖饶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如果禁术丢了,那自己的性命便没有任何希望了。
  “闭嘴!房轩你住口……”席应真一口喝止住了房轩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说,那个叫做月兰的妇人如何了?”

  “死了,尸首两断。”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在女人的腰上缠着一个布袋,里面应该就是藏着禁术的。不过布袋已经扯烂,里面的东西无影无踪。女人死前应该是想要去争夺的,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被人砍断了脑袋。”
  听了归不归的话,在场的众人、妖都沉默了起来。再看房轩的时候,人人眼里都是鄙夷的神色。片刻之后,席应真这才率先说道:“那张松和饕餮呢?他们俩没事吧?”
  “他们俩没事,感觉张松所说,事发的时候他们俩的注意力都在并州这里,对方动手太快,张松发现的时候月兰姑娘已经罔顾了。”归不归说了几句之后,继续说道:“我猜这次动手的就是救走蒋、韩的那个人。能让我连续两次吃亏的人,我也想见见识一下了……”
  “出去看看吧……”席应真叹了口气之后,便要施展五行遁法出城查看。不过眼看着他就要消失的时候,大术术突然对着归不归说道:“归不归,办好你的事情……”
  回到了城外百姓们的居住地之后,席应真先是看到了成千上万正在痛哭的百姓。虽然没有人知道并州城的坍塌和这个老人有关,不过看到了百姓们痛哭流涕的样子,大术士还是感到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
  等到他来到自己那些人居住帐篷的时候,便看到一具无头女尸躺在了帐篷面里。张松和饕餮站在女尸的旁边,他自己的心头肉小任叁坐在地上看着女尸发呆。
  “我的儿,吓着你了吧?”席应真走过去将小任叁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等爸爸抓到那几个人,碎尸万段给你压惊。”

  “吓着不至于,我们人参想不到有老头儿你在,还敢有人来杀人……”小任叁搂住了席应真的脖子之后,继续说道:“月兰挺好的一个人,早上还给我们人参煮了粥喝,说没就没了。可惜了……”
  “她的仇,早晚术士爷爷给她去报。”席应真将小任叁带了出去,随后找到了泗水号的管事。大术士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道说:“你们去给刘喜、孙小川哥俩带个信,就是术士爷爷我要重建一座并州城。想要问他们哥俩借笔钱,术士爷爷还有十几个在世的弟子,他们来作保,看看能借到多少钱?”
  “术士爷爷您真是菩萨心肠,这本来就是天灾,怎么能让您老人家借钱来建?”管事陪着笑脸说话的时候,心里已经算出来重建并州城的个一大概数字。他自己都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顿了一下之后,管事继续说道:“这个还是朝廷来拨款赈灾的好,术士爷爷您的好意,小的替并州百姓们心领了……”
  “别废话,这里没你的事。”席应真从管事的表情当中猜住来需要花费不少的钱,当下瞪了这管事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又被问你借,只是让你去传话。就说术士爷爷要敞开了花钱重建并州城,和泗水号借钱!能借就借,借不了拉倒,术士爷爷再想别的办法。快去送信,一个月之内,术士爷爷要他们哥俩的回话!”
  被席应真一顿训斥之后,管事也不敢犟嘴,当下陪着笑脸去找人送信。

  大术士这些年一直都是吃弟子的,那些凡世间的银钱看不到他的眼里。不过现在他也知道银钱的好处了,这么多年从自己手指缝里流走的金子银子加起来足够重建十座并州城的。不过他现在口袋里面只剩下一点散碎的金银,这点钱也只够他去几次娼馆的……
  一个多时辰之后,百无求和孙无病带着贾仲回到了这里。小任叁还打听归不归和房轩哪里去了,百无求支支吾吾的明显知道什么却不说。孙无病直接扛着大棒躲到了一边,直接躲开了这个小家伙。
  片刻之后,归不归也回到了这里,老家伙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刚才有人在城里伏击大术士,房轩惨死在刺客的手里。当初因为知道小任叁喝席应真的关系,房轩对小任叁很是有些巴结。现在知道这两口子先后都死于非命,小任叁心里还是有些唏嘘。
  眼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这几万的并州百姓了,自打并州城倒塌之后,节度使便带着自己的人马去往附近的绥州,将几万百姓留在了这里。虽然他已经向朝廷上文赈灾,不过自打安禄山叛乱之后,朝廷和地方节度使之间的关系大不如前。节度使可以自己调济军费,已经视为朝廷的眼中钉,又怎么可能来管节度使属地的事情?
  事情是席应真惹的,没人管大术士只能自己管了。当下他让泗水号出了一大笔钱来安置这些百姓的生活,这笔钱加在刘喜、孙小川哥俩借给他的债里(虽然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借),几万百姓每天的生活用度这笔钱远远不够。当下席应真弟子们挨个借钱。好容易维持住了这些百姓的生活。
  不过眼看着借来的钱就要花完的时候,泗水号的两位东家终于来了回信。刘喜、孙小川哥俩的信中说的极为客气,他们俩竟然将重建并州城的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只是说席应真大术士有时间的话,请到他们在海外的财神岛做客,剩下的一定点条件都没有。
  看了那两位东家的回信之后,席应真大为感动。当下刘喜、孙小川哥俩在他心目当中的地位大幅提升,他们哥俩差不多已经成了仅次小任叁在大术士的地位了。
  有了泗水号的加入,各地商铺源源不断向并州城运送钱物和建筑用品。看到已经开始建城之后,席应真这才安心的和众人、妖一起离开了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