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逼的忍无可忍,想让他后悔一辈子》
第16节

作者: 小左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经理,要不一起?”
  苏志清瞪我的眼神,很能将我撕成碎片,可也难为他依旧保持淡然的状态,甚至还要向他的上司颔首微笑。
  这得多大的承受力?
  我琢磨着,当他收到法院传票的时候,定会像只疯狗一样咬我,谁知道我又等了一天,依旧风平浪静,静谧的背后,往往是更大的惊涛骇浪。
  日期:2018-05-10 11:11:00
  后来听说苏志清请了几天假,我意外,除了死了爹妈,他几乎从不请假的,在搞什么?
  蓝枫给我打了电话,说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让我不要有思想压力,一定能赢。

  我开心的表示感谢,自然应该感谢的还有厉昊南。
  直到开庭这天,我才看到苏志清那张欠揍的脸,他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不少,我脑补,该不会他这几天跑去减肥了?
  当然,一起出庭的自然少不了我婆婆,她那肥硕圆滚的身体,往那里一座,恨不得占了全部位置,这么看,苏志清倒有点可怜。
  因为我们是家庭纠葛,所以最终选择不公开审理,我本不想与他们对薄公堂,但现实逼得我不得不选择这条路,从有爱团结的一家人,到现在要以这样的方式交谈,老天像在给我开玩笑,让我的婚姻如此戏剧化。
  蓝枫果然厉害,不慌不慢,有条不紊,节奏拿捏的非常到位,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听的我都引起了共鸣,自信满满。
  对方律师连连败退,这场官司胜负眼看已经明显,我婆婆从始至终都用眼睛剜着我,恨不得将我活剥生吞的样子,而苏志清相比较倒是显得冷静许多,脸上的表情复杂的令人看不懂。

  他们可能做梦也没想到,我真的会将他们送上法庭。
  随着法槌落下,房子物归原主,我成了最后的胜利者,本应该激动不已,可我内心沉闷闷的,像是被什么堵住。
  日期:2018-05-10 12:41:00
  我就知道,我婆婆他们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还没走出法院大门,她像个疯狗一样就追来了。
  “顾瑾汐,你个死丫头,你给我站住!”
  没想到她满身肥膘的,步伐倒还挺快,我一转身,就看到她已经冲我抡起手臂。
  想打我?

  还好我反应敏捷,直接将她卡得死死的。
  “官司不成就想动手?我奉劝一句,您要是有这点闲空,倒不如回家好好看着您的孙儿,省的一不留神,成了谁家的也不一定!”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志远,你听听,听听这贱人说什么……”
  婆婆怒气冲冲的指着我,浑身发抖,她对我一会一个死丫头,一会一个贱人的,我倒是  ,满不在乎,当初的环境,造就了我无比厚颜无耻的态度。
  苏志远上前扶住我婆婆,抬头冷厉的扫我一眼,可除了这些,我并未看到太多的悲愤,他不生气?
  苏志远推推眼睛,劝我婆婆冷静一些,这到底是在法院,若真做出什么来,对他们根本没有好处。
  我婆婆哪里像是会屈服的茬儿,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一边双手拍打着大腿,一边鬼哭狼嚎。

  “老天不长眼啊……我辛辛苦苦那么多年,最后却被儿媳妇赶出来,没有家,我还有什么过头,我……我不活了我……”
  说着,我婆婆起身,装腔作势的要往旁边的水池上撞,我麻利让宽了道。
  日期:2018-05-10 14:11:00
  苏志清冲我冷哼,惊慌的去拦住我婆婆。
  我双臂抱肩站在原地,简直哭笑不得,对于我婆婆的演技,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若是再出点血就更逼真了。

  附近路过的人驻足观望,顺理成章的就将矛头指向我,不是说我风气败坏,就是说我忘恩负义。
  婆婆一听,立刻趁热打铁,哭得更加阴阳怪气,却始终连滴泪都没有。
  总之,她就是要闹得让我下不来台。
  进退两难之际,我干脆豁出去,腿一软,噗通一声也坐地上,学着她的样子,比划着更加夸张的动作,我直接哭得鼻涕横飞,全当死了婆婆。
  嘴里还跟卖狗肉似的吆喝着,婆婆嫌我不会生孩子,老公找小三,我被赶出家之类的。
  我婆婆正一头雾水,苏志清慌忙蹲下身,情急之下就要捂住我的嘴,也是,若是他出轨的事情被嚷嚷的满天飞,还不得被世人唾弃万年?

  反正我目前的处境已经如此,破罐子破摔,他们一家子祖上可是有头有脸的,这脸,丢不得!
  “你们在做什么?”
  一阵低沉声传来,我还没抬眼,就已经被一股力量抬了起来。
  蓝枫眸子颤动着,担忧的打量了我一下,他问我有没有事,我咬着唇摇摇头,他如此帮我,我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我婆婆他们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不想再连累其他人。
  我婆婆一看我还有救兵,就更不依不挠,作势还想打我,却被蓝枫一声吼住。
  “张女士,我有权对我的当事人依法保护,若您做出任何对她人身攻击的事情,那么我绝对会以法律的手段解决!”
  我婆婆顿时被噎得干抽嘴角,也说不上来什么,最后还是在苏志清的劝说下才走。
  没两步,苏志清还回头甩了一冷哼,好像再说,走着瞧!。
  25
  日期:2018-05-11 08:55:30
  蓝枫不放心我,非要送我回家,也许在他认为,我一个女人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内心定受打击,可他却不知道,我被现实逼得早已麻木,甚至只是一笑了之。

  他的车里有种特别的男人身上的香气,说不上来,好闻。
  可能正因如此,我本压抑的情绪多少得到缓解,正侧靠着发愣,不知道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蓝枫提议到附近一家咖啡馆小坐,说还有些事情没有交代,我答应了,正好想要了解一些关于夫妻财产分割的事项。
  他是个不善言辞的男人,比厉昊南踏实,比金浩宽厚,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将他衬托的干练精明,难得的好男人,可我已婚,再不就是离异,怎么都配不上这样高品质的男人。

  交流了一会,我就去了个洗手间,等出来时,一抬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赵越。
  在他对面坐下的那个男人,我更熟悉,我跟厉昊南前两天跟他谈过生意,是一家木材厂的老板,姓王,头上稀的没两根毛。
  当时他没同意,所以厉氏已经针对这一项工作修改了投放价格,如果不出意外,厉氏会轻易的将他拿下。
  赵越只是苏志清手下一名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八竿子打不着,他们在一起是几个意思?
  我挡着脸,悄然坐回位置,他们就坐在我身后,耳朵怎么一刻也无法清静,一字一句,我听得真真切切。
  日期:2018-05-11 10:25:30
  原来如此,赵越竟然背着公司,将调整的价格提前透漏给王老板,不仅如此,还承诺会有人将以高价收购他们的木材,挣高利润的同时,还会收到不菲的辛苦费。

  这一举两得的美事,王老板自然满意的合不拢嘴,当即同意。
  我听得下巴都快掉地上,坐在原地发愣半天,如此一来,那么厉氏这单生意一定会黄,可是赵越明明就是厉氏的人,他为什么要出卖公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