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9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付主任一滞,尴尬地笑道:“偶尔疏忽,我们也有相应的纠错机制,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白小姐,我们先回城吧?”
  “不想坐纪委的车,”白翎把玩着手机,“我已通知军区派车来接,顺便熟悉下线路,下回再被关进来方便营救。”
  付主任苦笑,暗想这回丢人丢到家了。

  如坐针毡等了一个多小时,院门口传来嘈杂的马达声,开门一看,从路边到院前一溜停了十多辆军用吉普,为首正是满脸冰霜的容上校!
  付主任窝囊得心里生疼,却强装笑脸大步迎上前,叫道:“容上校!”
  应何世风和黄将军要求,当天下午肖挺主持召开常委会,议题只有一个:省纪委通报对方晟立案调查的进展。
  说是通报,其实夏伯真根本拿不出硬货,翻来覆去还是上次碰头时重点强调的一个亿问题,以及怀疑方晟向初恋情人周小容官商勾结,输送利益。

  何世风率先责难:“伯真书记啊,立案调查成这样,是纪委工作不力,还是方晟压根没问题?我们做什么事都讲究程序合规,证据先行,不能把一切都建立在怀疑和可能的基础上。”
  “主要是有人通风报信,引起方晟警觉提前逃逸,使得双规措施失败,”夏伯真索性倒打一耙,“如果面对面盘问,相信能挖出很多线索。”
  于道明道:“是谁通风报信,一定要彻查到底,避免今后类似现象发生;但伯真书记把调查重点押在审讯上,我不赞成。刚才世风省长提到讲证据,难道省纪委办案把口供的位置放在证据前面?”
  “根据口供追查线索。”夏伯真冷冷道。
  “我的理解是,立案调查方晟的时候,省纪委并未掌握确凿证据?”于道明继续问道。
  “方晟与初恋情人周小容关系暧昧不清,且巨隆公司不是慈善家,不可能平白无故支持聚业公司一个亿,”夏伯真拚死抵挡,“既然有群众举报,省纪委的职责就是把问题查清楚,给社会公众一个交待。”
  绝少在常委会上发言的黄将军突然开口:“那么查到现在,方晟的问题有没有查清楚?”
  夏伯真情知今天必将是遭受围剿的态势,先求援地瞟了张泽松一眼,然后镇定地说:
  “仍在调查之中。目前涉案的两个公司负责人——巨隆总经理牧雨秋逃往澳洲,聚业总经理周小容下落不明,说明两人与方晟都有不清不楚的关联,担心遭到进一步追查……”
  于道明摇摇头:“我想提醒你,与方晟休假前履行请假手续一样,牧雨秋和周小容在法律意义上都是合法公民,‘涉案’、‘潜逃’不应该用在他们身上。”

  张泽松反驳道:“从省纪委对方晟立案之日起,牧雨秋和周小容就是涉案人员,省纪委随时可以拘传他们。”
  “省纪委还可以拘传白翎,”黄将军嘲讽道,“凡是跟方晟熟悉的人,都能界定为涉案人员,是吗?”
  张泽松一愣,暗想老夏怎么把白家闺女搅进来了?当下没吱声。
  夏伯真不得不承认:“今天办案人员出了点差错,抓错了人,我们三室付主任已向白翎同志当面赔礼道歉,具体经过上午我已向肖书记解释了……我想说的是,目前调查仍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纪委没有设定方晟同志有罪,一切凭证据说话。经过核实如果所有指控不成立,省纪委会撤销双规决定,给方晟同志恢复名誉!”

  “就象方晟在黄海被双规时省纪委所做的?”于道明眯着眼笑道。
  “此一时彼一时,”张泽松见夏伯真神情窘迫,其他常委又没有帮助的意思,只得再度跳出来,“一个基层负责人被群众多次举报,至少说明自身品行不严谨,工作中存在瑕疵,并非纪委总跟他过不去。”
  于道明又刺了他一下:“张书记,上次双规方晟并非根据群众举报,而是省纪委个别领导擅自决定。”
  张泽松呆了呆,夏伯真还想说话,何世风打断道:
  “夏书记,现在的情况是,查到今天上午为止,有没有发现方晟与一个亿有直接关联,或者有确凿证据证明方晟向聚业公司输送利益?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大家时间都很宝贵,不必兜圈子!”

  夏伯真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目前尚未发现直接证据……”
  何世风又打断道:“既然没有,省纪委打算查到什么时候?双规不是无限期的,必须有明确说法!”
  “嗯,我们不能过于心急,要给……”张泽松打算为夏伯真打圆场。
  不料始终没说话的肖挺手指轻叩桌面,徐徐道:“是得有个限期,伯真说说还需几天?”

  众目睽睽之下夏伯真已没有退路,心中默算时间,一咬牙道:“五天,查不出结果撤销双规决定!”
  肖挺不满意地说:“时间服从质量,要本着对方晟同志负责的态度把问题查清查透,不能留尾巴。”
  明明他提出要设期限,这话一说反而变成夏伯真急地求成,当领导的就是嘴大,正反都占着理。
  按平时夏伯真的高傲冷漠没准当场翻脸,今天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腰杆怎么都硬不起来,只得顺着肖挺的话接下去:
  “五天时间都查不到线索,也没必要继续了。”

  黄将军是准备彻底与他撕破脸,冷然道:“上次24小时释放方晟,这回七天,下次不知要多长时间。”
  夏伯真眉毛一挑准备反击——他没有亲戚朋友在部队,根本不买黄将军的账,反正已经闹僵了,吵几句也无妨。
  肖挺又轻叩桌面——这是他发言前的习惯,环视众常委,道:“今天临时开会,一方面听取伯真书记调查进展,另一方面也想强调一下程序问题。我所说的程序,并不仅仅限于立案程序,调查程序,还有办事程序、组织程序、沟通程序等等。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任何事不能心里打着小九九任着自己性子去做,而要顾全大局,通盘考虑问题。我到双江的时间不长,很多情况不是很了解,当然我也不想知道太多,大家都处于省委常委的位置,眼光要看得远一些,立场要更加坚定些,不能飘忽不定,或东或西,被短期利益荧惑住眼睛。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儿,散会!”

  常委们听得出肖挺这段话暗藏对夏伯真的不满,确实,堂堂省委常委会为调查一个处级干部专门开会,可以说史无前例,今后大概也不会再发生。实在因为方晟背后牵动庞大的政治势力,自调查以来让肖挺承受相当大的压力,而这一切都是夏伯真一味蛮干引起。
  夏伯真收拾东西匆匆离座而去,事态发展到这个程度,他已没有退路,唯有抡起袖子穷追猛打,只要抓住方晟哪怕半点细小的错误,之前的工作就站得住脚。
  “黄将军请留步。”
  黄将军走到门口时,肖挺在后面叫道。等其他常委都离开会议室,肖挺微笑道:
  “误抓白翎的事,麻烦黄将军帮我跟白司令打个招呼,搞不清纪委那帮人怎么回事,明明到碧海抓周小容,怎么回来变成白翎。”
  黄将军自然了解内情,却愤愤道:“姓夏的分明从正面查不下去,搞下三滥的手法,暗示外界方晟生活作风有问题嘛!人家白老爷子、白司令都默许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他多嘴多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