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魏端公欲言又止,似乎是想把意图收张三千为义子的事情说出口,最终却还是咽下去,回别墅前魏端公伸出手,竟然跟陈二狗握了握手,等陈二狗松手,魏端公微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与人握手时,可多握一会儿。”)
  第21章 吞枪自杀
  王虎剩和王解放再次在篮球场被陈二狗和张三千这对“阵父子兵”给蹂躏了一遍,王虎剩脱光了衣服坐在地大口喘气,皮肤黝黑,躯干消瘦,跟光着膀子露出一身健硕肌肉的王解放构成鲜明对,所以不能怪山水华门的贵妇对王解放抛媚眼而对他鼻孔朝天不屑一顾,王虎剩瞥了眼坐在不远处的陈二狗,有些气闷,陈二狗这犊子不光投篮极准,跟王解放的一挑一身体对抗也不落下风,他哪里知道篮球跟扎枪有异曲同工之妙,扎枪出神入化了,再玩篮球事半功倍,而且也不想想看在张家寨简陋篮球架下陈二狗单挑的是谁,是一记贴山靠能把吴煌靠成内出血的陈富贵,跟陈富贵单挑久了,陈二狗再对付以往从没摸过篮球的王虎剩兄弟俩也手到擒来,张三千蹲在地逗着逐渐在山水华门树立起山寨大王威信的黑豺,抬头看了眼一脸笑容的陈二狗,小心翼翼问道:“三叔,你开心吗?”

  “为什么不开心?”陈二狗反问道。
  张三千闭嘴巴,不敢说话,怕惹恼了三叔,他认为在张家寨三叔虽然也没当村干部,也没钱盖出最漂亮的房子,但方圆百里内几个村子还真没人敢对三叔指手画脚,三叔喜欢弓着身子进山打猎是不错,可跟张家寨村民打交道的时候,哪一个不是对三叔一分痛恨三分骂娘六分害怕,如今到了大城市,尤其是到了南京,对魏端公那只老狐狸客气也算了,连魏冬虫那个黄毛丫头都骑在三叔头作威作福,这让冷眼旁观的张三千很恼火,他不觉得三叔有必要处处迁着那种****一般般屁股也不算大的小妞,如果三叔是喜欢了她,张三千也不说什么,毕竟他也懂得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现在吃点小亏,如果以后在床占回来大便宜,那也是三叔的做事风格,但关键是张三千看得出来三叔对她没啥想法,这事情不了怪了,所以他这段时间睡觉一直在考虑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难题。

  “三千,我懂你的意思,那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没有你富贵叔,我在张家寨偷看了张寡妇洗澡被抓到后,李瘸子和那帮早瞧我不顺眼的叫驴臭皮会只是在肚子里骂我几句?还是操家伙杀到我家嚷着打断我狗腿?”陈二狗微笑道。
  “三叔你偷看村子张寡妇洗澡可从来没被抓过,我听富贵叔说那是大****张寡妇故意让你看的。”张三千嘿嘿笑道。
  “甭跑题,你个小草靶子,屁大一孩子懂个鸟。”陈二狗笑骂道,赏了一个板栗给人小鬼大的张三千,除去娘和爷爷两座坟墓,如今张家寨能让陈二狗偶尔会心一笑的恐怕也是那个跟富贵搭建起来的篮球架,再是张寡妇洗澡时候故意半遮半掩给他瞧的搔首弄姿,十五六岁的时候,张寡妇胸前的两团肉还很挺,偶尔转身那是颤颤悠悠白花花一片,一抖一抖,抖得趴在墙头的陈二狗心都酥了,也幸亏让他站在肩膀的富贵能扛,否则大半个钟头下来谁的肩膀都会垮掉。

  “如果没富贵叔,那村子里那些叫驴可能真的会造反,三叔,现在你这一问我再一想,发现富贵叔虽然被全村人当作傻子,但其实很多人心底还是很怕富贵叔的,虽然背地里骂三叔骂得贼凶,还真没谁敢到三叔家门口蹦跶去,由此可见富贵叔是极厉害的。”张三感慨道,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黑豺也许听到富贵这个熟悉称呼后有些本能地激动,很雀跃地在篮球奔跑,毕竟在张家寨身后的大山里,陈二狗陈富贵兄弟加黑豺,那是所向披靡的黄金搭档。

  “这对了,张家寨那些人怕我,有些被我吐了口水、媳妇被我揩了油也只能陪笑着,为什么?因为我身后有你的富贵叔,到了山水华门道理也是一样,一个14岁的小妞能折腾出什么风浪,再凶能得黑瞎子?可她有个爹,他教你练字,教你看罗盘,也教你三叔做人做事,三叔六分怕他,三分尊敬他,不能不留一个面子,也不能不看他的脸色吃现在手里这一碗饭,三叔的小心眼你和富贵叔知道够了,不能再让别人看透。三千,你记住,走出张家寨,不能只惦念着一亩三分地,只看巴掌大的天空,懂不懂?”陈二狗揉了揉张三千的脑袋语重心长道。

  “不太懂。”张三千愣了愣,眨巴着眼睛。
  “不懂对了,这也是三叔刚琢磨出来的大道理,你回去后有空把它记下来,我准备以后有孩子了,再用来教育他们,妈的难得有一两句较哲理的东西,不保留纪念亏大了。”陈二狗咧开嘴笑道。
  张三千翻了个白眼。
  手工定制的意大利高级大床,一条大红色锦被凌乱不堪,两具光滑肉体下起伏,春光无限。
  这场男女之间的床战争持续了一个多钟头,终于在女人几近癫狂的求饶和快感落下旖旎帷幕。
  李渔《闲情偶寄》声容部说“妇人本质,惟白最难”,可见,“白”是国古代一贯千年至今都没变的审美观,一直以来它某种意义是属于贵族的美,这个观点是魏端公喝酒的时候偶尔说起的,王解放起初没啥感触,等在红色锦缎大床满足了幽怨贵妇的沸腾欲望,掀掉绸缎被子欣赏她还没有被生儿育女和柴米油盐毁掉的曼妙身段,当王解放触目可及一片雪白,才体会到魏端公那一席话的趣味,这个在床喜欢用一种情趣心态喊他爸爸的有钱娘们还真不是一般的白,高丨潮丨过后那是一种潮红的白皙,很能撩拨人心,王解放单手枕着脑袋,另一只并不粗糙的大手滑过她臀部曲线,轻轻一拍,惹来一声腻媚娇喘,王解放不去瞧她那张泛满春意的脸庞,其实王解放来说她化妆浓了点,不讨他的喜欢,他宁肯把注意力放到她的胸口和屁股。

  “解放,如果不是不舍得你离开小区,我现在手有不少干活轻松赚钱也轻松的工作介绍给你,有没有兴趣?你如果有往爬的念头,我可以帮你。”心满意足的女人像一条被抖了几抖后全身酥软的白蛇,娇喘吁吁,媚眼如丝,任由王解放亵玩她那具并没有被生儿育女柴米油盐糟蹋了曲线的躯体,她姓蒋名丽雯,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姓很俗名字更俗,所以起初一直不肯告诉王解放真名,直到一次王解放一个晚四次把她送死去活来的****巅峰,她这才说出这三个字,对她来说讲出口这个庸俗的名字远在王解放面前脱得一丝不挂更加难以启齿。

  “没兴趣。”王解放一口回绝,只顾着在她的身体流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