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0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给我耍耍。”魏冬虫不由分说从陈二狗手里夺走小蛇,照葫芦画瓢地掐住小蛇颈部,还朝它做了个鬼脸,陈二狗也不怕小畜生能兴风作浪,等他们走出树林,陈二狗一回头,却看到令他有些唏嘘的情景,兴许是玩过了头,小蛇一口咬了魏冬虫食指,而一根筋爱钻牛角尖的她似乎听说它无毒后也不肯松开让它逃走,然后一人一蛇一直僵持,直到走出树林被陈二狗看到,陈二狗走过去弯曲指,一弹,弹小蛇七寸,小畜生立即瘫软松口,魏冬虫虽然脸色没了红润,却没有半点泫然欲泣的神色,倔强地抓着小蛇,柔美白嫩食指触目惊心的牙印并没有让她产生踩死它的念头,虽然这种程度的咬伤对他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考虑到魏冬虫只是个也许是第一次触碰蛇类的富家千金,说了句“等我两分钟”后钻进树林,不久跑出来,手里揣了把植物,摘下几片叶子让嘴里一通咀嚼,吐出来后让魏冬虫伸出手指,涂抹到伤口,白皙的手指和绿到发情的草药,构成一幅很山野气息的图画。

  陈二狗趁药的空当,瞥了眼魏冬虫,裙子被扎破好几处不说,手腕和小腿早已经布满勾痕,那是足以带来让一个温室里长大孩子向父母撒娇哭诉的伤痛,可这个印象一直很娇气贵族的小阎王却硬是没叫一声苦,即使最后甚至被蛇咬了,也是一路沉默走下来。
  陈二狗把魏冬虫送回别墅的路,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是一个有关富人和富人后代的问题,进了城,陈二狗也知道有个说法叫富不过三代,所以他脑海有钱人的孩子都像张兮兮顾炬那帮子少爷小姐那样整天游手好闲,或者跟去张家寨弓猎的公子哥们一掷千金不把钱当钱,陈二狗看到的,都是花天酒地和骄横跋扈,他潜意识一直把曹蒹葭和小梅这样有脑子有底蕴的二世祖富三代排除在外,似乎他们是有钱子弟的异类,现在细一想,是不是以前看轻看浅了大都市花花世界里的年轻人。

  一想到赵鲲鹏那张桃花人妖脸,陈二狗有一个大疙瘩,仿佛那是魏冬虫那片彩色世界里的大蟾蜍,他灰白色空洞人生的第二头断尾东北虎。
  “喂,狗奴才,你想什么?”欢天喜地的魏冬虫逗着那条小蛇,见陈二狗一语不发,不禁好。
  陈二狗摇摇头,他跟她的世界隔着巨大的鸿沟,她不拿正眼瞧他那边,他用吃奶的劲暂时也跨不过去,两个人鸡同鸭讲,能和平共处是陈二狗最大的愿望,不奢望她蹦蹦跳跳踩进他的生活,起初高生涯一个二狗误认为会善良单纯一生一世的女孩子转身离开了,后来曹家女人给过他一点渺茫的希望,却情理之地让他彻底失望了,他不想给女人第三次机会,第一次情有可原,第二次勉强当做自作聪明,第三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再渺小再任人践踏的小人物,内心也许都有一丁点儿不足为外人道的自尊。)
  王虎剩跟瞎子师傅学来的东西大致应该划分到江西峦头派,归根究底也五个字,龙穴砂水向,这一派很注重实地考察和踏勘,瞎子师傅看不到东西,这得有个眼睛好使的徒弟,这才有了王虎剩的际遇,至于那是一桩孽缘还是善缘,外人不得而知,到了张三千这边,王虎剩最先是画了一张国源自祖宗山昆仑的三大干系龙脉,重点介绍了一条南干系尽于南京的脉络,密密麻麻勾勒了一整张图纸,并不陈二狗给张三千阐述囚徒困境来得简洁,连陈二狗都替张三千头疼,后来推崇理气派的魏端公也不甘寂寞地横插一脚,让张三千囫囵吞枣背下了赣南风水老祖宗杨公晚年制作的七十二龙盘,陈二狗对天才这个词汇有些本能抗拒,但从不否认有些人脑子的确异于常人。

  如97+16这道很初级的算术题,张三千掌握基本运算法则后能无师自通地懂得(97+3)+(16-3),这个技巧在教师多次教导后兴许大多数人谁都能记住,但张三千的强大在于他甚至不需要带路人,这是他的过人之处。再例如二十七个小的正方体构成一个横3竖3高3的正方体,一根笔直铁丝最多能穿过几个正方体?3个?还是5个?
  正确答案是7个。张三千歪着脑袋想了半分钟,给出了答案,这需要拥有良好的空间立体思维,这些小端倪细节未必能证明张三千是个天才,但起码说明他有很好的天赋,让陈二狗惋惜的是这孩子对理科并不感兴趣,这让他很沮丧,虽然陈二狗教给他一些经济学原理都能烂熟于心,但他接下来不会自主拓展,而是把兴趣转移到了风水的望气尝水辨土石,再有时间研究甲骨和碑帖,那孩子宁愿拉一个下午的二胡也不会主动去碰《微观经济学》或者《逻辑学》,陈二狗的本意是把张三千培养成一个天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通的全才,可以不精通,但一定要渊博驳杂,因为陈二狗一直很羡慕曹蒹葭或者魏端公那样的城里人,每一次看似漫不经心的谈吐都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竖起耳朵不敢错过一个字,陈二狗于是掰命阅读,不奢望有他们的境界,只求差距别那么大,所以有了一次次挑灯夜战,平时焉瘪瘪的张胜利只有见到浓妆艳抹也遮不住****下垂得厉害事实的路边发廊妹才会两眼发红,陈二狗跟他不一样,他偶尔也想,也许这是让曹蒹葭对他格外青眼相加的一点原因。

  张三千忙着走陈二狗替他规划的人生轨迹,王虎剩忙着把从瞎子老头学来的东西硬塞给小徒弟,王解放忙着跟那个被有钱老公养在深闺做一只金丝雀的贵妇干柴烈火,据说她还有意介绍几个姐妹给他认识,这让王解放有成为山水华门妇女之友的趋势,王解放不觉得有何不妥或者受了屈辱,因为只要到了床他永远是征服者。至于陈二狗的生活远没有王解放那般香艳旖旎,唯一接触的女性还是个无法无天的未成年少女魏冬虫,陈二狗没敢把她当作第二个李唯,毕竟魏冬虫的家世和脸蛋摆在那里,再者这妮子嘴里经常念叨着一个名字,李夸父,根据王郑两个人的说法李夸父是位大有来头的人物,两年前来过一次南京,让叱诧江浙沪三地风云的魏爷都吃过一次鳖。所以骨子里充斥叛逆的魏冬虫决定以后非他不嫁,陈二狗也想知道这个能让魏冬虫满腹虔诚的猛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奈何王虎剩只对刨坟那个圈子熟悉,王解放也没能从贵妇嘴里掏出点有意义的信息,可见李夸父只可能是远高于她丈夫圈子的大角色。

  陈二狗养着英国灵提、陕西细犬和格力三条狗,在王郑两人的从旁指点下,三条狗终于朝着魏端公要求的方向培养出了一股子野性,很大一部分归功于黑豺,陈二狗一把特地让王虎剩从山区抓来的兔子放进树林,黑豺会带着另外三条初生牛犊尾随杀入,当真是鸡飞狗跳,因为有黑豺带队,陈二狗不担心野兔逃脱,张三千有事没事带着四条狗巡视山水华门,偶尔还会偷偷跟王郑饲养的那几条狗来场大搏斗,好不热闹,到后来整个山水华门都知道小区里有个贼有趣的漂亮小孩,明明有一张女孩子的脸蛋,说话行事却格外老气横秋,几个小区里的小皇帝不是被几条大狗吓哭是被偷偷饱揍,最后大多归顺了张三千,然后队伍越来越庞大,张三千俨然真成了山水华门的山寨大王,带着那群温室里长大的桀骜屁孩不是爬树掏鸟蛋是进林子下套做陷阱,起初小区里的大人还有些担心,后来见自家孩子一个个活蹦乱跳,也听之任之。

  终于,陈二狗明白了魏端公额外的好处意味着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