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0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冬虫属于那类谁跟她横她越蛮不讲理的刺头,一见陈二狗忍气吞声,也不好意思继续发作,指手画脚着这个很好使唤的狗奴才东跑西跑,让她感受到了一种类似指点江山的快感,她早不满足对同龄异性颐指气使,觉得那她没挑战性,让他们臣服在石榴裙下也没半点成感,陈二狗不一样,二十四五岁对她来说是不折不扣的成年人,所以她喜欢不遗余力地蹂躏戏弄这个只有在年龄占优势、其余所有方面都占劣势的下人,她樱桃小嘴砸吧砸吧着一瓶偷偷从酒窖里拿来的红酒,看着陈二狗一头汗水地端茶送水,喝着魏端公特地从玛歌庄园淘来的好年份葡萄酒,小眼睛笑眯成月牙儿,端着酒杯靠在二楼露台栏杆,把终于能喘口气歇息一下的陈二狗召唤到身边,不好怀好意问道:“口渴不渴?”

  14岁的孩子能发育成魏冬虫那妖娆身段,如果不是漂亮皮囊下窝藏着一肚子蛇蝎心肠,陈二狗还真会对她有点非分之想,小心翼翼来到她跟前,保持一定距离,摇了摇头。陈二狗跟她以及她那帮死党有太大的代沟,几乎没有一点共同语言,所以陈二狗很快死了搭这条线的心思,跟这群小皇帝小公主相处,宗旨是不说话只干活。
  魏冬虫丝毫没打算放过陈二狗,摆了个很能撩拨男人的诱人姿势,端着一玻璃杯鲜艳如血的酒业,搭配那张早熟的精致桃花脸蛋,竟有几分慵懒的性感,14岁的少女没点资本断然修炼不出这功力,牙齿轻咬着嘴唇,脉脉含情,谋杀了周围一大群少男的眼球,望向陈二狗,貌似很人畜无害地微笑道:“你觉得我魏夏草那个巫婆漂亮吗?”
  陈二狗谨慎点头。
  魏冬虫审视了陈二狗神色一遍,没瞧出破绽漏洞,立即收敛媚态,露出骄横本质,道:“算你识相,可以滚了,要是再让我看到敢多看一眼楼下的荡*,我挖了你的眼睛喂狗。”陈二狗心里叹息一声,转身便走,女人啊,果然是一有男人有战争的生物,在张家寨也是如此,村花也好,寡妇也罢,甚至连能看张傻蛋的翠花都会为了一点男人的目光使劲争风吃醋,把一个屁大的村子斗得乌烟瘴气。

  兴许是觉得一楼的化装舞会让魏冬虫不舒心了,她拉着手下喽啰和死党们浩浩荡荡走出了别墅,然后陈二狗你能正在光明地蹲坐在楼梯欣赏美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除了偶尔几朵纯粹用来陪衬的绿草,魏夏草或者她异性朋友带来的女伴都很标致水灵,如果不是近距离体会过曹蒹葭的谈吐气度,没有跟张兮兮斗过嘴,没有和小梅这种北京少爷喝过酒抽过烟,没有跟海纨绔赵鲲鹏玩过命,那陈二狗一定会对一楼那一伙身世都不差的青年俊彦心怀敬畏,自惭形秽不说了,那是肯定的,甚至连偷窥都不敢像现在这样理直气壮,人人,是能气死人的。

  陈二狗安静地一个人喝着一瓶矿泉水,肩膀扛着一条用来擦汗的白毛巾,还穿着一身保安制服,远远望着那个圈子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因为没踏足其,所以陈二狗的不伦不类不算太碍眼,也谈不格格不入,因为他是个一眼会让魏夏草他们忍不住主动遗忘的角色,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艳的才华,没有跋扈的个性,拿什么来挤进他们的世界?陈二狗紧绷着一张脸,没有了面对魏冬虫的伪善笑容,略微显得有些松弛,但没有半点倦怠,那张脸,倔强得像芦苇荡里的一棵芦苇,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可是不倒,这样的脸庞,胖子刘庆福身边的雁子瞧出了两三分味道,单纯的小夭凭直觉感受到了六七分,曹蒹葭是彻底看透了个十分,但到了南京到了山水华门,陈二狗似乎只能水土不服地成了魏冬虫嘴里的狗奴才。

  狗奴才。
  一些个愣头青一听到这屈辱称呼,肯定早怒发冲冠了吧,陈二狗笑了笑,微涩,拿起毛巾擦了把汗,实在无聊便哼起了一首刚学会的歌,《你的样子》,听说是一个叫罗大佑的老男人写的,陈二狗挺喜欢。酒喝过了,风头出过了,该亲热的也都亲热过了,化妆舞会接近尾声,因为时间还早,晚他们还要一起去酒吧厮混,有些人去房间换了正常服饰,陈二狗也识趣地离开别墅,经过球场的时候看到魏冬虫那伙女孩正在打球,几个身高马大的男孩则打篮球,别看只有十五六七岁的样子,块头个子都很足,一个一米八几,还有两个将近一米八,估计是校队的选手,动作花哨,能扣篮绝对不篮,能三分线外后仰投篮绝对不投两分,让周围女孩看得眼花缭乱,陈二狗蹲在远处抽烟,看着他们尽情表演,等陈二狗抽完两根烟要离开的时候,魏夏草一帮子不怎么也逛到了这里,一直老实打球的魏冬虫眼珠子一转,露出个阴谋笑容,跑到姐姐身边,一脸无邪微笑道:“魏夏草,要不来场三对三?你们输了,以后我在别墅你们滚蛋,要是我这边输了,你在别墅我一定不进那个门,如何,敢不敢?”

  “无聊。”
  魏夏草冷笑道,随意瞥了眼球场那几个还是初生的大个子男孩,满是鄙夷。
  “那我当你直接认输了。”魏冬虫转身走,也很干脆利落,还不忘落井下石,“带着一群草包还想跟我抢地盘,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长什么德性。”
  “玩玩是了。”
  看到魏夏草一脸怒容,那位从幼儿园一直帅到大学、如今还是每年收情书礼物收到手软的英俊青年出来圆场,他果然是这群人的核心人物,也不给魏夏草拒绝的机会,直接喊出三个人的名字让他们场,魏夏草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道:“你让三个大学生去跟三个初生打篮球,说出去也不怕有损你形象。”
  “娱乐而已。”青年眨了眨眼睛道。

  只不过场面局势有点出乎青年和魏夏草的意料,他们这一边场的三个人竟然被全线压制,魏夏草愈发尴尬,她不看魏冬虫都知道那臭屁孩肯定一脸趾高气昂,事实魏冬虫脸没有太多的得意飞扬,这一切不过是她预料之的事情,那三头被她暗地里取了个三匹大种马绰号的男生是校队里的骨干,其两个还是被省队看的好苗子,赢大学生没什么了不起的。大种马,之所以这么取,是因为魏冬虫最喜欢看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由此可见陈二狗的狗奴才似乎也不算最难听。

  陈二狗抽第三根烟,偷着乐,魏夏草那边这次面子丢大了。
  关键时刻,得有人挺身而出,也只有这种时候最能彰显风范,那个帅到让女人发春男人愤怒的帅哥脱掉外套,朝身旁一个虎背熊腰的同伙笑道:“彬彦,我们也去耍耍,总不能既被人骂作草包又让夏草下不了台,欺负孩子欺负孩子吧。”
  高手一出手,气势一下子颠倒过来,局面彻底改观,陈二狗真没想到这青年不但适合做花瓶做高档次小白脸,打球也很猛,球风飘逸,三分球准,投篮姿势几近完美,这种人一到球场天生是让女人疯狂的种,陈二狗甚至能想象赛女人们集体陷入癫狂的火爆画面,狠狠抽着烟,看到他又投进一个画出美妙弧线的三分球,陈二狗酸溜溜咕哝道:“操,这种人活着是不停制造惨案,像颗太阳发光法热也不嫌累,不怕向日葵们把脖子都扭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