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0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门打开了,鸡头米一个人走了进来。刚进门就被皮六的人给绑了。鸡头米找的司机见状要跑,被皮六的人一枪给崩了。

  皮六的人将鸡头米带到屋子里,嘴里塞了东西。皮六并没有审问他,他清楚,必须搞清楚宁十三的状况才能决定如何处理他。
  “你们俩在这里看着他。不准放开,不准他说话。”皮六说,“我先去队伍里。有事给你们通知。”
  “是。”另外两个人回答道。
  皮六踢了一下司机的尸体,确认他已经死了,于是将枪放到车里,开车朝军队飞驰而去。
  宁十三与鸭屎并不知道鸡头米被皮六给绑了,只顾着朝微山进发。经历了一夜一天行进,渔民的船在莲花岛附近停了下来。宁十三与鸭屎在莲花岛附近换了一艘小船,方便从苇塘穿过,直接去楼外楼附近。
  鸭屎刚将船拐了出来,宁十三看了一眼莲花岛道:“鸭屎,掉头,咱们去岛上看一眼。”

  “好的,师父。”
  师徒二人上了莲花岛,在墓室门口站了很久。那里因为鸭屎的一包丨炸丨药,全都炸没了,墓室门早已炸毁。整个洞内都是水,那里埋葬着几位学徒的尸骨和李一刀的人的尸骨。
  “鸭屎,来,我们跪下,给他们磕个头。”宁十三说。鸭屎连忙在宁十三身边跪了下来。宁十三很伤感地说,“是我宁十三对不住大家,让大家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希望你们在天上能没有痛苦和饥饿,也希望你们在天之灵能保佑我们早日打回微山,以血前耻。”
  宁十三跪在那里,从身边掐了三节芦苇,在自己身边堆了一个小土丘,将三节芦苇插在了土丘上。宁十三叹了口气,试图站起来,鸭屎赶紧起身,走过去扶住了宁十三的胳膊。
  “我们走吧。”宁十三说道。
  师徒二人乘小船驶入芦苇塘,在芦苇塘慢慢向楼外楼靠近。等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夹杂在熙攘的人流中,从小门溜进了楼外楼。小貂蝉在后院的草坪上一直等着宁十三。之前,宁十三已经与她通过气了。
  小貂蝉走了过来说:“宁爷,你知道待会要见你的人是谁吗?”
  宁十三突然一紧张,不解地问:“难道你知道?”
  小貂蝉点头道:“是一位大人物。”

  “不就是万岁爷的亲爹醇亲王吗?”
  小貂蝉笑着说:“你说的对,但是不全对。这位醇亲王是楼外楼之前的老鸨叶妈妈的贵人。当然,叶妈妈曾经是醇亲王的相好。李一刀欺负叶妈妈的时候,醇亲王很生气,于是就派人把楼外楼从叶妈妈手上盘了下来。”
  “啊?为什么?李一刀知道吗?”
  “李一刀带人进来欺负叶妈妈,结果发现醇亲王坐在里面,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敢来楼外楼闹过事。”小貂蝉道。
  “呵呵,没想到李一刀这个人也这么敬畏皇室。”宁十三冷笑道。

  他们正说话,那位前去见宁十三的御前侍卫从楼内来到了后院,看到宁十三已经到了,于是冷冷地说:“醇亲王有请。”
  日期:2018-03-17 17:04:21
  第128章 会见
  小貂蝉见鸭屎身上背了东西,立即猜测出宁十三要换衣服。于是,她笑着对侍卫说:“金大哥,宁爷在这里有单间,让他去换下衣服吧。毕竟换下衣服显得隆重。”
  “好,不过,别耽误时间。”
  “好的。”小貂蝉说。她接过包裹,带宁十三与鸭屎走了进去。他们坐电梯下到地下二楼时,宁十三给小貂蝉一个眼色。
  小貂蝉对鸭屎道:“你跟我走吧。”
  鸭屎看了下师父,师父给他点了点头。鸭屎从包袱里拿出自己的衣服,随后将其他的衣服递给了宁十三。
  “一会儿,门口见。”宁十三说。
  “是,师父。”
  小貂蝉将鸭屎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随后说:“我在门口等你,你换好衣服就出来吧。”

  “好。”鸭屎抱着衣服走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就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随小貂蝉上了楼,到了三楼的东边。
  “师父呢?”鸭屎问道。
  “在谁房间里,你难道不知道?小别胜新婚,怎么也得腻歪一下。”小貂蝉笑着说。
  突然,前面有十几个侍卫,手里都拿着枪,腰间配着刀,站在那里。鸭屎突然敏感了起来道:“姐,想去下茅房。”
  小貂蝉并不了解鸭屎,就以为他是个半大孩子,所以说:“那边,快去快回。”她指着西边说道。
  鸭屎走到厕所,从厕所后的窗户下到一楼,偷偷躲进了电梯间的上面,随电梯来到了地下三层,在师父经常下榻的那间屋子旁边停了下来。
  如果进去,师父一定很尴尬,毕竟上次见到师父的女人之后,黑蜘蛛不让他在师父身边提,以免师父不开心。于是他在门口的沙发上坐下,从兜里掏出一片芦苇叶子,吹了几声。宁十三一听就知道是鸭屎在附近,于是赶紧走了出来。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小貂蝉呢?”宁十三问道。
  “师父,我上三楼了,觉得不对。”鸭屎说,“三楼东边全是持枪的侍卫。如果他们逼我们干我们不想干的事情,那就麻烦了。”

  宁十三一听有点害怕,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如果自己与鸭屎跑了,在楼外楼养的女人估计也就废了。宁十三思考了一下,随后说:“我们已经到了楼外楼,断然不能不去会会这个醇亲王。不过,你别过去了。如果我出了什么问题,你尽快出去,向野狐田报信,让皮六的人看好怀义堂。”
  “师父,我陪你去。”
  “不用,也不至于那么恐怖。咱们先应对。你拿着这些东西,在后窗外面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宁十三将一把烟雾弹交给了鸭屎道,“如果我与他谈的不顺,你就往屋里丢烟雾弹,到时候,我就爬窗户出去。我腿脚不便,你把绳索固定在后窗,然后再用一道绳索横着绳索再穿一道,这样,我就单腿也能爬到外面。”
  “好的师父,我马上去安排。你自己小心。”鸭屎说。
  “我预感这是个机会,所以想冒死去会会这个亲王。”宁十三说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鸭屎说,“鸭屎,万一我真的不行了,你想办法把这个屋子里的人带走。小貂蝉会告诉你她长什么样。”宁十三并不知道鸭屎早已见过了他的这位相好。

  “好的,师父。”
  鸭屎沿原路返回,到一楼,从一楼进入楼后,从楼后爬到了三层。他在亮光的地方锁定了醇亲王所在的那间屋子。屋外有十几个侍卫,屋内只有两个。侍卫全都带着刀,手里还端着枪。鸭屎根据师父的指示,在僻静处躲避了起来。
  宁十三上到三楼的时候,小貂蝉正好走过来寻鸭屎,见宁十三走上来了,于是问道:“唉,你的小徒弟去哪儿了?说去厕所,半天没有出来。”
  “亲王要见我徒弟吗?”
  “不是,要见你。”
  “那就别管他了,我们走。”

  小貂蝉带宁十三走到了东边的走廊,十多个侍卫立即紧张了起来,其中一个走上前,用一口京腔道:“搜下身。”随后,他身后的一位侍卫把宁十三推到墙边上,要他手放在墙上,面朝墙站着,他极为熟练地为宁十三搜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这位侍卫一把抓过小貂蝉,也以同样的方式搜了起来。他并不顾小貂蝉是女人,在她身上的每个地方都仔细地摸索了一番。大概搜了两遍,于是那位主抓搜索的侍卫说道:“进去吧。”
  门口的金侍卫,手里握着刀柄,眼睛一直看着宁十三,随后道:“宁爷里面请吧。小貂蝉,你出去,在门口等着。没你什么事。”
  “是,金大哥。”小貂蝉小心翼翼地说。不过,她还是为刚才被搜觉得莫名其妙。既然不让自己进去,那就不用搜了呗。他敢怒,但不敢言,毕竟里面的人是楼外楼的老大。
  突然,金侍卫发现宁十三拄着拐杖,于是道,“宁爷,拐杖给我,待会再给你。”

  宁十三丢下拐杖,进入房间后,发现一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人,一身满清衣服,坐在正位上,看着他。宁十三走了过来,拱手道:“醇亲王…”
  姓金的侍卫立即大喝一声道:“见了亲王,为何不跪?”
  宁十三内心有点害怕,但是既然已经入了虎穴,那就干脆大胆一回。他笑着说:“宁某对皇室心存敬畏,但是敬而远之。现在已经是民国,我是中华民国的公民,已经不是大清的子民了。为何要跪?醇亲王千里迢迢来微山,不会是仅仅见我吧?我是梁上君子,大家都知道,无所隐瞒。有什么事情找我,说就好,无需用这种架势。”
  醇亲王冷笑了一下道:“金侍卫,你下去吧。”
  “亲王,这人危险,还是让奴才留在这里吧。”金侍卫跪下道。
  “什么?你想干嘛?”醇亲王声音一变道。金侍卫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了门口。
  “赐坐。”醇亲王对身边的一位侍卫道。那侍卫从旁边端来一把椅子,递到了宁十三身边。宁十三坐了下来,看着醇亲王,希望听到他的说法。

  “宁先生是微山人?”醇亲王问道。
  “是的。”宁十三回答道。
  “哦,母亲是哪里人?”
  “我母亲是东北人。”
  “哦,”醇亲王喝了一口茶道,“是不是姓钮?”
  “不是,是姓郎。”
  醇亲王点了点头道:“是同治年间改的吧?”
  “我不清楚。您问这个干什么?”
  “你的母族是大清镶黄旗钮祜禄一支的。你身上流淌了一半满人的血。”醇亲王道。
  “不对。我父母都是汉族,不是满族。”
  “没事,你也别害怕,现在是共和了,屠杀满人的风也过去了。没什么丢人的。”
  “您从哪儿知道的?”宁十三不解地问。
  “这是你母族的家谱。”醇亲王将一叠家谱递给了宁十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