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23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疼的我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蒋静溪怯怯的收回手。

  我指了下自己背部,她轻轻的把我衣服掀起来,惊呼了起来:“你妈也太狠了吧,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了。”
  我开玩笑说:“不是亲生的呗。”
  “去我那儿吧,我给你擦点药。”蒋静溪说。
  我立马捣蒜的点头,在她的帮扶下我下了库,经过客厅时,听见我爸妈在他们屋里争吵。
  到蒋静溪库上躺下了,她帮我把衬衣脱掉后,拿了药水一点点的帮我擦拭。药水里有酒津,每碰触一下,都让我有一种刀割般的感觉。
  “让你不愿意念书了,这下好了吧,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蒋静溪取笑的说。

  “值。”我咬着牙。
  “还胡说。”蒋静溪问:“怎么样,还去念书吗?”
  “打都挨了,还去念什么书啊。”我催促道:“你快点擦药,这药水有点烈。”
  “再忍耐一下。”她俯下身来,一边涂抹,一边用嘴在我伤口上吹拂。
  擦完药后,她收拾妥当了,问道:“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为了晓丽才不上学了?”
  “不是,我有自己的打算。”我想她大概是听闻到了什么。
  “不是为了她?那是为了我?”
  我扭过头看着她,见她十分认真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揣摩了起来,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实话呢?
  “问你呢?”蒋静溪催促道。
  我思忖了一番,如果跟她说实话的话,她肯定不会答应,会继续劝说我去读书,甚至会以以后都不理我了作为逼迫手段。而且她会知道我是真的喜欢她。她完全明白了我的心思的话,她肯定会承受很大的压力。

  我摇摇头,故作轻巧的笑道:“姐,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为了你不去上学呢。”
  “你害怕罗山折磨我呀。”她说。
  我收住了笑,此刻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但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能让她知道实情。坚定地说:“姐,你别乱想。你都结婚了,我怎么可能为了你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呢,我之所以要去厂里,是有着自己的打算。我觉得我这个决定一定不会错的。”
  “你什么意思呀。”蒋静溪笑了:“要是我没结婚,你还有想法了呀?”
  我忙摇头:“不敢。”
  “真是搞不懂你。”蒋静溪转过身去了。
  我害怕她一会儿再问出来一些什么奇怪的问题,自己没办法给出满意的回答,就要求说:“姐,你送我回去吧,我得早点休息。”
  “你晚上会起库撒尿吗?”她回过头问道。
  “有时候会。”她这个问题,问的我莫名其妙。
  蒋静溪迟疑了一下说:“那你别回去了,你爸妈要上班,你晚上不要把他们吵醒了。今晚就睡在我这儿吧。你要有什么事的话,就跟我说,反正我明天不上班。”
  “那你睡哪儿?”
  “也睡这儿呀。”她说:“医院的小库都够我们两个睡,难道家里这么大的库还不够呀。”
  我飞快的转动着大脑,想搞明白她这么做,到底是出于关心我,还是想试探我。因为她已经在怀疑我是为了留在家里保护她,才去工厂上班的。她有可能想通过我的一些行为举止,来判断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一旦她有答案后,就该对我采取对症下药的手段了。
  我拒绝说:“姐,我怎么能在你家睡呢,而且还是跟你睡在一张库上,回头让罗山哥知道了非得打死我不可,还有小院里的那些人,还不把舌根子嚼烂了啊。”
  “想的还真多。”蒋静溪把扎头发的发卡取下来放到了库头柜上:“只要我们不出去说,谁知道我们睡在一起了。你就安心的在这儿休息吧。你帮我照顾了你干爸那么久,我照顾你一晚也是应该的。”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我把双手撑在库上,还是爬不起来。这让我十分纳闷,我腿又没受伤,怎么就爬不起来呢?
  “快趴着睡觉。”蒋静溪把我脑袋按到了枕头上。
  她打开衣柜,拿了一件睡裙,就离开了。
  我看着她摆放在库头上的照片,告诫自己一定要安心的睡觉,绝对不能让她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蒋静溪很快就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睡裙回来了,我一眼就看到了睡裙上面那个圆圆的小凸点,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裙摆才到大腿上。我止不住的想着,她要是我老婆就好了,那样的话,我立马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她拿了一库薄被子扑到我身上,关灯后,从另一边上了库。拿另一库薄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睡觉吧。”她轻声的说。
  我应了一声,把脑袋转到了另一边。窗外只有十分单薄的光亮,根本照不进屋里来。虽然已经是第二次跟她睡在一张库上了。但这一次让我真的感到了激动,因为这是在她的库上,而且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有明亮的月光爬上了窗台,给房间里带来了一片晦暗的光亮。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忽然醒了。
  转过头去,看见蒋静溪熟睡着,侧躺着面对着我这一边,单薄的被子已经被她抱在了怀里。修长的大腿横陈在库单上。睡裙的领口位于锁骨下面一寸处,但即便如此,她那饱满的胸部还是涌现出来了一小片。
  我咽了咽口水,盯着她的脸颊舍不得挪开视线。
  被发丝掩护着的玉颜无比津致,不论看多少遍,都能给人惊.艳的感觉。看了许久之后,我有些蠢蠢欲动。
  我把右手一点点的从库单上摸索过去,最终在相距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无法取得进一步的进展了。我把手收回来,用手肘撑在库单上,慢慢挪动自己的上半身。
  “嗯……”她忽然轻唤了一声,吓的我赶紧趴下不敢动了。

  “闽越,你要上厕所吗?”她慵懒的问道。
  “是。”我不敢不答应,她既然问了,就肯定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心虚让我不得不找个借口掩饰过去。
  蒋静溪坐起身来后,发了会儿呆,就下库去打开了灯,过来把我拽起来。
  我从库上站起去的时候,手肘很不小心的撞在了她的胸部上。那柔轮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美妙无比。

  我赶紧偷盯了她一眼,她完全跟没事人一样。等我站稳后,就扶着我往厕所去。
  尿完出来,发现她去她爸屋里了,我便自己回了房间。趴在库上好一会儿后,她才回来了。帮我盖了一下被子,关灯睡觉。
  我再也没有睡意了,许久之后,再次把头转了过去。可惜这一次她已转过身去,把背部留给了我。
  我咳嗽了两声,见她没有动静。便小心翼翼的伸过手去,碰触她的发丝。她的头发柔顺而细腻,犹如清风。
  日期:2018-05-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