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22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停下来,回头对他说:“兄弟,以后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了,但是现在我不能告诉你。”
  “一定要想好了,不管是什么缘由。”丁华叮嘱说。
  我点点头,拍了下他手臂,继续朝主席台跑。我没有去排队,而是找到一个工作人员,把我跟罗山的兄弟关系吹嘘了一番。
  她半信半疑的,拿了一份入职表,让我单独拿到一边去填写。
  写完交回去的时候,我问道:“同志,填写了表,就必须进厂当工人是吧?谁反对都没用是不是?”
  她点头:“之前人事部的经理讲话的时候,你没有听明白吗?填表了反悔的话,就一辈子进不了钢铁厂了。我们沥水镇的人,除了进钢铁厂之外,难道还能找到别的事做?”
  “那我就放心了。”我把入职表双手递给了她。

  我走回到下面时,徐晓丽跑了回来,兴高采烈的告诉我,她妈同意了。她还让她妈跟我妈也说一声,我也要进厂。
  这话让我心头一震,虽然进厂的事是没得跑了,但晚上回到家那顿打是怎么都免不掉了的。
  所有的人都填完表后,留下来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后天集体到员工大会会议厅报道,到时候会对我们进行整体的培训和安排。
  三个人一起离开钢铁厂,回去的路上丁华依然表达对我的不理解。他成绩一般,都坚持要考大学,我成绩最好,却选择了进厂,这让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徐晓丽笑的很甜。

  丁华快步上前,倒着走路,把我们两个瞧了好几遍后,不太确定的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悄悄在一起了。”
  “要你管。”徐晓丽娇嗔。
  “没有的事。”我赶紧辩解。
  丁华咋舌:“真没想到啊,闽越这么好的苗子,竟然栽在你的手里了。”
  “你再说一遍。”徐晓丽追上去打他。
  看着他们两个在前面追打,我乐的哈哈大笑。不是觉得他们两个的言行可乐。而是我认为自己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回到小院后,丁华从南面的楼道回了家。徐晓丽则一直跟在我身边。

  我不解的问道:“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徐晓丽嘻嘻一笑,低着头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做,之前你还是说自己一定要考大学了,闽越,我会让你知道,你的选择是值得的。”
  “额?”我心下大哗,她竟然误以为我是为了她,选择提前进钢铁厂的。
  她忙伸手捂住我嘴,娇羞的说:“你不用说出来,我们两个心里明白就行了。”
  我点了下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上了二楼,徐晓丽也跟我告别绕道回了自己家去。
  回到三楼后,我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把这事告诉了蒋静溪后,她会是什么反应?对比我妈的打骂,我更介意她是否能认可我的做法。
  站了足有十多分钟后,我挺没勇气的回了家。喝了杯水后,感觉还是得先把这事告诉她才行。回头还得指望着她在我妈面前帮我求求情呢。
  在心里打定主意后,我就去了她们家。蒋静溪父女俩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在帮蒋厂长调收音机。
  打了招呼,蒋静溪问道:“叫你们去钢铁厂做什么了?”

  “能单独跟你说吗?”我小声的请示。
  “你这小子,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吗?”蒋厂长笑道。
  “爸,你先听会儿收音机吧。”蒋静溪起了身:“年轻人的事,你不懂的。”
  蒋静溪和我一起到了我家后,我把事情的原委告知了她。
  她震惊的都说不出来话了,一阵慌乱的表情后,急的只差掉下眼泪来了。
  我忙劝说道:“姐,你别替我难过,我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钢铁厂的效益好,我早点进去,仗着罗山那个王八蛋的关系,没准还能早早的当个组长,科长什么的呢。比起念大学不会差。”

  “我跟你说那么多都白说了呀?”蒋静溪鼻头一抽,眼泪下来了:“你必须跟我说明白,你的真实用意是什么?”
  “就是不想念书了,成绩下降的那么厉害,我敢肯定自己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的。”我不敢说出实话。
  蒋静溪抹掉了眼泪,拿带着怨恨的目光看我:“都还没考,你怎么就知道自己考不上呢。试一试嘛,实在考不上的话,再进钢铁厂也不迟啊。”
  “现在有优厚条件。”我强调道。
  蒋静溪沉默了片刻,坚决的说:“不行,你不能去上班。后天你不许去,等开学就去上课。你这样做会把你爸妈气死的。而且罗山那个人不行,你别指望他真能给你当靠山。”

  我暗自叹息了一声,连她都说服不了,就更别指望她能帮着劝说我妈了。
  “你听到没有?”蒋静溪拍打了我一下,急切的催促。
  我摇了摇头:“不,我决定了,就去钢铁厂上班。”
  “你真是要把人给气死了。”蒋静溪气恼的打了我几下:“你怎么就那么倔呢。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就不该跟你说那么多,都白说了。”
  见她又要哭,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诚挚的说:“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现在进厂才是最好的选择。你得相信我。晚上你得过来帮着我劝劝我妈。”
  “不关我的事。”蒋静溪甩开我的手,起身走了出去。她被气的胸前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我瘫坐在沙发上,感到有些憋屈。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之后,我再去找蒋静溪的时候,她再也不搭理我了。我想着她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也就舒心了。
  晚上爸妈下班后,我真正的苦日子才算到来了。得知我要去钢铁厂上班,而且还是她难以劝阻的坚决,气的晚饭都不做了,让我跪在地上,就开始拿鸡毛掸子打。打一下问一句,我愿不愿意回去上学。
  我回答了十几遍不愿意后,我妈就猛抽了起来,一边打一边哭,就好像挨打的人是她自己,而不是我一样。我爸也有些怄气,但见我妈打的实在太厉害了,于心不忍的过来劝说。结果反被我妈痛骂了一顿。我爸只好走到阳台上去抽烟。
  后来我实在疼的受不了了,就趴在了地上。这可把我妈给吓坏了。赶紧把我拽起来询问我有没有事。
  我装出快断气的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要么打死我,要么让我去厂里上班。”
  “哎,白养你了。”我妈丢下我,就跑去了房间里。
  我爸听见屋里没什么动静了,才进来把我扶进了我屋里。

  “你得把你妈给气死了。”我爸摇头叹息的走了出去。
  屋里一片黑暗后,我试图爬起来,结果愣是没爬起来,背上像是裂开了千万条口子,只要一挨着衣服就火辣辣的疼。但一想到以后就能一直贴身保护蒋静溪,又觉得这顿打是值得的。
  躺了没多大一会儿,我就听到蒋静溪的声音传了进来。
  “到底还是来救我了,就是晚了点。”我趴在库上自言自语。
  门在咯吱的一声中被推开,蒋静溪的身影出现了。她打开灯后,把门给关上了。
  “你没事吧?”她在库边坐了下来。
  我撑起脑袋,吃力的说:“还没死。”
  “还淘呢。”她在我背上拍打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