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8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伯真脸色稍缓,点点头道:“办法总比困难多嘛,只要齐心协力没有办不成的事!宁厅长、陈队长,关于嫌疑人下落的重点性,我只想透露一点,那就是省纪委立案调查他是经过肖书记、何省长还有我三人一致同意!调阅省城主干道监控,排查出租车,工作量之繁重可以想象,但还是请二位克服困难,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突击进行,”他略一思索,“最好三天之内找到他的下落!”
  “三天?!”陈队长宛如被人当胸打了一拳,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宁副厅长却紧接道:“我们这就回去紧急部署,确保完成夏书记交办的任务!”
  夏伯真满意地点点头。
  车子驶出大门,陈队长迫不及待埋怨道:“我的宁大厅长,您可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紧急部署,确保完成任务,还必须得三天之内!您知道要抽多少人、调阅多少监控?”
  宁副厅长深沉一笑:“陈老弟,看到对面会议室电信移动那班人吗?今儿个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我俩没那么容易脱身!再说了,该部署的、该检查的、该努力的全都照办,最终实在找不到人,能把咱公丨安丨厅怎么了?我们只是协助调查而已,并非主体责任。”
  “厉害,难怪宁大厅长官越做越大!”陈队长竖起大拇指夸道,“怎么说我干这个大队长六年了没挪窝,就缺宁大厅长这份机灵劲儿。”

  “老弟啊,来之前我已打听过了,这位姓方的县委书记来头可不小——中宣部于部长的女婿,咱双江常委、常务副省长于道明是他二叔,有这两座靠山,夏书记还铁了心要拿他,你想想背后的水有多深?咱们别搅进去,该做什么做什么,平安是福哟。”
  陈队长发出长长的惊叹,连连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与此同时清树市委书记办公室还亮着灯,苏兆荣两眼木然坐在沙发喝茶,对面坐着付主任和莫树言。
  “苏书记,案子的重要性不必赘言,省委领导如何重视也不想多说,换位思考,我能理解顺坝到清树广大干部群众对方晟同志的维护之心,但……”
  苏兆荣摆摆手:“付主任虽不想多说,短短两小时已说了七八遍!我就想问一句,作为清树市委书记,我到底有没有权限批准一位县委书记的请假报告?难道还要提交常委会讨论通过?”

  “批准本身没有问题……”
  “那你们老是纠缠着不放干嘛?算不算疲劳审讯?”苏兆荣快失去耐心,说话越来越重。
  付主任却是久经沙场,微笑道:“方晟同志昨夜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已经很晚,当时他身处省城,几乎决定要逃亡……”
  苏兆荣不紧不慢道:“我个人认为‘逃亡’这个词欠妥当,双规决定是今天上午才下达,之前他所有行为都是合法正常的。”
  “我们觉得他提前听到风声……”
  “那省纪委应该进行内部调查,对泄密者严惩不贷!”
  付主任赶紧把话题转回来:“内外部调查同时在做,两条腿走路嘛。方晟向你请假很正常,但靠近凌晨时分打电话,况且请假报告请朋友转交,这两点让人觉得奇怪。我们想知道的是,你俩通话时间长达二十分钟,除请假还谈了些什么?”
  苏兆荣漫不经心道:“谈工作,谈人事,谈经济,在地方做领导麻烦事多,不象纪委只有查人。”
  “纪委的任务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付主任也不动怒,道,“能不能具体说说谈了哪些工作,以便我们记录下来存档?”
  “你们打算抓到方晟后核实口供吧?我刚开始就声明过,在调查方晟的问题上我与省纪委决定保持一致,也愿意如实反映相关情况。方晟打电话给我主要目的就是请假,至于谈话内容无非与请假有关,你付主任要我具体复述,对不起,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太好,有些话已经忘了,所以不保证复核的准确性,我只能对请假报告上的签字负责!”
  付主任耐心地说:“你提供的情况只是参考,纪委办案最终要凭证据说话。”
  “该说的我都说了,要想知道更多,”苏兆荣笑了笑,“除非省纪委对我采取双规措施。”

  说到这里等于撕破脸皮,宣告谈话失败。
  付主任很清楚对方毕竟是主政一方的正厅级领导干部,在有抗拒和反感情绪下不会轻易就范,使个眼色让莫树言继续周旋,退到门口拨了个号,半分钟后匆匆进来,将手机递给苏兆荣,道:
  “请接个电话。”
  苏兆荣诧异地瞟了他一眼,接过手机才听了半句脸色微变,凝神听到最后低沉应了一声,挂掉电话,冷笑道:
  “付主任好气派,一个电话居然调动张常委!”

  “省纪委和政法委向来不分家,很多案子都是联手办的。”付主任平和地解释道。
  苏兆荣双臂交叉在胸前,缓缓道:“昨晚方晟打电话请假,说最近身心俱疲,导致精神恍惚,注意力很难集中,想找个远离暄嚣的地方休养段时间,这是其一;其二,他说昨天就在省城,不想跑来跑去,索性委托朋友把请假报告送过来,我说没关系,大致就是这些。”
  付主任似笑非笑:“这几句话顶多三分钟就能说完。”
  苏兆荣脸上露出怪异的神情:“当然还说了别的内容,二位真想听?”
  “当然。”付主任坚定地说。
  “莫处也如实记录?”
  付主任立即产生不妥的感觉,但还是应道:“是!”

  苏兆荣面露嘲弄的笑容,道:“既然二位想听,那我如实复述。方晟说最近有人在背后搞他,还是老一套的经济问题,似乎做到县委书记这个层级不查则已,一查就出毛病;他还说当年在黄海也是省纪委搞的小动作,负责双规的正是莫李两位处长,把他关在点上折磨了一夜,还不肯给他喝水……”
  莫树言一脸尴尬道:“后来给了……”
  “省纪委那次双规的结果是,郑子建被调离;付主任亲自跑到医院当面承认错误并送他回黄海,召开干部大会说明情况;莫李两位都受了处分,仕途遭受沉重打击,”苏兆荣冷冷道,“方晟说如果这回有人不吸取教训再搞小动作,最终注定失败下场,到时还会有一批干部遭殃,但绝对不是他!二位想知道他如此自信的原因吗?”
  付主任和莫树言已听得遍体生寒,呆呆看着他不吱声。
  “原因很简单,他经济没问题!他说自己从三滩镇一路走来,倘若有一丝私心杂念,上次双规时就被挖出来了;经历省纪委恶劣手段,在江业面对强势的县委书记,还想捞钱的话简直是笨蛋!”
  苏兆荣说完这席话,轻轻呷了口茶,目光一扫,假装诧异地问:“咦,莫处记录了吗?”
  “噢,噢——”
  莫树言脸色很不好看,埋头在记录簿上沙沙记录。付主任沉默半晌,叹了口气,道:
  “上次双规事件责任的确在省纪委,因为不符合办案程序,这回不同,立案经过肖书记、何省长同意……”

  “查不出问题,哪怕一号首长同意都没用,最终总要有人出面担责。”苏兆荣打断道。
  付主任辩解道:“省纪委立案调查,正是对方晟同志负责任的做法,若没有问题,自然会给他一个交待。”
  “但愿如此。”苏兆荣淡淡地说。
  车子驶出市委大院,已是凌晨一点多钟。
  付主任拨通李涛的手机,沉声问:“查到帮方晟送请假报告的人是谁?”
  “很巧,就是注资给聚业的巨隆公司董事长牧雨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