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8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方晟不在省纪委手里,怎么查是他们的事。白杰冲道:“纪委应该履行的程序当然应该照做不误!正因为我相信这小子经得起查,才大老远跑一趟。”
  肖挺道:“第二,调查总得有期限,不能遥遥无期,而且双规要有能捧上台面的依据,这两点我会督促伯真书记……”
  白杰冲冷哼道:“我也很想看看纪委凭什么双规方晟,是否跟上回一样又是乌龙!”
  “听说纪委偶尔会耍先双规再搜集证据的手法,有针对性地把干部拿掉。”黄中将军冷冷道。
  肖挺赶紧说:“伯真书记是老纪检,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来,二位品品茶!”

  说到这里,白杰冲已挑明来意,黄将军也表明力挺立场,而肖挺肯在此敏感时点隐密地会见,本身就是一种态度。高层之间讲究点到为止,没必要说得太露骨。
  接下来三人闲聊京都圈子里的传闻逸事,大概半小时后白杰冲起身告辞。肖挺没有挽留吃饭,大家都很忙,吃饭反而是负担,该说的都说了,办成就是人情,日后白杰冲定有回报。
  看着几辆车消失在夜幕中,秘书从暗处匆匆闪出来,轻声道:“肖书记,中宣部于部长的电话……”
  肖挺心头一紧,暗想大人物终于出面了!
  接过手机,他带着笑意道:“于部长,晚上好……”
  晚上八点多钟,省纪委办公室灯火通明。

  省电信、省移动等负责人和业务骨干坐在会议室,面色凝重,当中是满脸怒色的夏伯真,声色俱厉地说:
  “当今科学技术能做到跟外太空宇航飞船实时通话,你们却告诉我查不到方晟的位置!那么多技术精英、名校学子都是吃干饭的?还是存心不配合纪委工作?你们这些国企同样在省纪委管辖范围,想查你们,明天就能派工作组!”
  干咳一声,省电信负责人解释道:“夏书记,事关纪委立案调查的人员,配合查案我们责无旁贷,之前都有很好的合作记录。但这位方晟同志具有较高的反侦查能力,不仅关机还拆掉手机电池,GPS、网络、基站都没有服务,因此所有特殊检测设备没办法监测……”
  省移动负责人接道:“根据方晟同志与苏兆荣等同志通话情况,可以分析昨夜他仍在省城,因为未在实时通信时介入监控,无法进行定位。夏书记,我们已要求中心机房24小时不间断监测,一旦方晟同志打开手机,保证在最短时间内查到他的下落!”
  “我不信他与世隔绝,不用手机,QQ、微信这些肯定要用的,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夏伯真脸色愈发难看。
  科技厅沈副厅长小心翼翼道:“夏书记,接到省纪委通知后,我们立即采取措施,将方晟同志名下QQ号、微信号都列入监控范围,目前为止……仍未发现登录迹象。”
  “他可以用其它手机号码临时注册……”省移动业务骨干嘀咕了一句。
  夏伯真突地目光一闪,厉声道:“这位同志说得不错,除非呆子他才会在这段时间开机,如果联系肯定要别的手机号!我要求把方晟近三天所有联系人都列入监测范围,有陌生号码呼入立即追踪!”

  此言一出,会议室里死一般寂静,负责人们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有什么问题?”夏伯真冷冷问。
  省电信是行业老大,负责人硬着头皮道:“昨天方晟通话的人很多,涉及的层次也比较高,比如监控于副省长通讯需要中纪委等部门出具手续,监控省发改委爱妮娅主任、苏兆荣书记需要向肖书记、何省长备案,还有……”
  “我强调一下,这不是监控相关领导通讯,而是查找陌生号码进行反跟踪!”夏伯真怒道。

  省移动负责人赔笑道:“监控和查找,采取的技术手段是一样的,所以手续也含糊不得,不然以后追查起来要出大事的,请夏书记谅解我们的难处。”
  “是啊是啊……”会议室里一片附合声。
  夏伯真冲他们怒目而视,心里却清楚拿这些人没办法。监控省委常委、正厅级实职领导干部是极其敏感的事,没有诸如中纪委、高院高检等强力部门介入肯定行不通。省纪委顶多查他们贪污**,而触及行业底线却要丢乌纱帽甚至坐牢!
  正在僵持之际,付主任从外面进来,凑在夏伯真耳边轻声说“省刑警大队的人来了”,他点点头,扫视会议室里人,冷冷道:

  “请各位稍等。”
  来到拐弯另一侧小会议室,公丨安丨厅宁副厅长和刑警大队陈队长局促不安坐在沙发上,无论是谁,无论为什么事,到省纪委都不是愉快的回忆。
  夏伯真与他们握过手随即问:“调阅监控的情况如何?”
  “向夏书记回报,”宁副厅长道,“接到省纪委通知,我厅立即调取嫌疑人重点活动范围监控录像,组织精干人手加班加点,截止一小时前已初步掌握其大致行踪……”
  “有没有发现最终落脚地点?”夏伯真急急问。
  “嫌疑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也注意到规避监控,恰好在失踪前失去踪迹……”宁副厅长遗憾地说。

  夏伯真低叹一声,皱眉坐下。
  陈队长道:“根据监控显示,昨晚九点十四分嫌疑人开车进入省委宿舍大院,拜访了于副省长,四十分钟后离开,嫌疑人沿着人民路行驶十六分钟,拐入东交巷后便下落不明,傍晚我队已在东交巷一处民宅附近找到嫌疑人丢弃的车辆……”
  “东交巷一带没有安装监控?”
  陈队长道:“向夏书记回报,东交巷属于待拆迁区,且电路老化、大部分建筑被认定为危房,根据监控管理相关规定无须安装监控。嫌疑人从小在省城长大,想必熟悉那一带情况,从而钻了空子。”
  “这么说,就是没办法了?”夏伯真沉着脸问。
  陈队长看看宁副厅长,宁副厅长瞅瞅夏伯真脸色,低头沉思片刻,道:

  “如果嫌疑人对纪委非常重要的话——我的意思是必须设为优先级,唯一办法就是大海捞针,调阅东交巷附近七个路口治安监控进行筛选!嫌疑人既然丢弃车辆,很可能叫出租逃离该区域,因此……”
  听到这里陈队长脸揪成一团,但此时已容不得退缩,犹豫半晌道:
  “以嫌疑人反侦查能力大概率是坐到车子后排,这样的话只能采取两步走……
  陈队长续道,“也就是说调出两小时内从东交巷一带所有出去的出租车影像,先甄别副驾驶座位顾客是否为嫌疑人,若无结果再查找副驾驶座位空着的出租车,锁定后沿途排查经停小区……”
  省城交通繁忙,别说两小时,一分钟内从东交巷区域出去的出租车不知有多少,如此浩大的监控调阅量,恐怕只比大海捞针好了一点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