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2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你在想什么?去我家吃饭,跟巡抚伯伯有什么关系?”田新桐觉察到他神色不对,就出声问道。
  萧晋也不瞒她,一五一十将自己跟金景山的恩怨、以及巡抚衙门里的势力划分讲述了一遍,然后说:“田伯父应该是巡抚系的一员,巡抚想要了解叛徒金景山和我的矛盾进行到了哪个程度,又不好直接找我,通过伯父自然是最合适的选择。”
  田新桐闻言愣了愣,紧接着小脸儿就沉了下来:“你是说,我爸要你去我家吃饭,仅仅只是因为衙门里的事?”
  萧晋摊开手:“要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就只剩下老丈人想验验准女婿的成色了。”
  田新桐眼中涌出一股怒火,恨声道:“他果然还是老样子,今晚我不带你回去了,看他能说什么!”
  萧晋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就发起了火,小心翼翼的问:“桐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田新桐摇摇头,拉着他就往回走。
  萧晋更不解了,问:“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回家!”女孩儿头都不回的说,“他现在应该在单位,趁这个功夫,你陪我回去,帮我搬东西。”
  “搬东西?你已经和你父亲住在一起了吗?”
  “对!上次你说我对他太苛求了,我见他总是加班没人照顾挺可怜的,就搬去了他家。现在,我要重新搬回宿舍。”
  “为什么呀?”
  田新桐猛地转过身来,凶巴巴的问:“你帮不帮我?”
  萧晋还能说啥,只能点头如小鸡吃米:“帮,别说只是搬家了,你就是让我背着丨炸丨药包去炸碉堡,我也去!”
  田新桐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不好意思的捶萧晋一下,说:“以后我生气的时候,不准你耍贫嘴。”
  萧晋捉住她的手,哄道:“好了好了,笑了就不许接着再生气了,跟我说说,到底是因为什么?”
  女孩儿低下头沉默片刻,撅着嘴说:“我讨厌他把公事牵扯到我的身上。”
  萧晋恍然大悟。

  当年田新桐父母关系的破裂,就是源于她父亲把“公”这个字看的太重,今天她父亲要她带自己回家吃饭的行为,在她的心里估计就是一个父亲要见见偷走女儿心的家伙,这是典型父亲会做的事情,不管见面的结果是好是坏,成长中一直都缺失父爱的她一定都会很开心。
  可是,现在情况突然变成了冷冰冰的公事,甚至还有可能是因为某种肮脏的宦场争斗,以她直来直去的暴脾气,不生气难过才怪。
  叹了口气,萧晋牵着女孩儿继续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这些日子,和你父亲住在一起的感觉怎么样?”
  田新桐安静了一会儿,说:“挺好的,自从我搬过去住,他就不怎么加班了,有时候我回家晚了,还会下厨给我做饭,如果你今天不告诉我那些,我会认为他其实是一个好爸爸。”
  萧晋笑笑:“那还真是我的错了。”
  “不是的!”田新桐慌忙摇头,“你是知道我在跟人相处这方面很没天赋的,要不是你,都不知道我还要被他蒙蔽多久。”

  这话听上去还是很生气啊!看样子,童年的经历给这姑娘留下的阴影面积不小,以至于敏感到了这种程度。
  人家父女好不容易和好了,要是被自己一番话就给搅黄,这绝对比让陈家父子相残还要缺德。
  萧晋挠了挠头,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儿想求你来着。”
  田新桐转过脸:“什么事?”
  “上上次来省城的时候,我逛夜市碰到了两个收保护费的家伙,他们收到了假钞,不想自己吃亏,就换给了一个卖炒凉粉的老婆婆。当时我本想收拾他们来着,但有急事没来得及,所以想请你帮我查一下他们的家庭住址什么的。”

  “混帐!我最恨这种只会欺凌弱小的败类了,咱们走,这就去市局,省城混江湖的家伙基本都在我们单位留过底,只要你还记得他们的长相,就一定查得到。”
  女孩儿义愤填膺的拉着他就要加快速度,可他却停了下来,面对微笑。
  田新桐不自然的摸摸脸,问:“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傻丫头,你对我这个混蛋都能这么宽容,为什么不能给你父亲多一点耐心呢?”萧晋柔声问。
  田新桐一呆,随即便明白过来。萧晋并没有事情找她,只是想通过这件事告诉她:同样都是另有目的,为什么他和父亲却得到了不同的待遇呢?
  归根到底,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原谅父亲,她仍然在因为当年那件事而怪罪他,以至于稍稍发生一点与之相关的情况,就大发雷霆,连解释或认错的机会都不给。

  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女孩儿瘪着嘴看他,楚楚可怜地问:“我是不是特别任性、特别的不讨人喜欢?”
  “谁说的?”萧晋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你真以为我缠着你是因为有受虐倾向么?”
  女孩儿的眼泪忽然就止住了,就像这暮春的季节让人捉摸不定的天气,刚刚还阳光明媚,这会儿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块阴云,眼看着就会有雨点落下来。
  “那……那你是因为什么?”
  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萧晋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直接回答“你不任性,你很讨人喜欢”不就行了?干嘛要用那该死的反问句?干嘛要把自己给扯进来?这习惯性撩妹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
  不能回答女孩儿想要的那个答案,他只能硬着头皮说:“因为……因为我是个混蛋呀!”
  因为我是个混蛋,明明有别的女人还招惹你,喜欢你。
  不知道田新桐有没有听出这层意思,只是有失落在眼中一闪而过,就夺过他的手帕,一边抹着眼睛一边骂道:“你就是一个混蛋!而且还是个娘炮!”
  “诶?田新桐同志,这你可得说清楚,混蛋就混蛋吧,咋就娘炮了呢?”
  “现在纸巾那么方便,正常男人谁会随身带着手帕,还敢说自己不是娘炮?”

  “喂喂喂!田大警官,作为一名受过马列主义思想熏陶的执法者,你的这种观念可是很危险的哦!我随身带着手帕,说明我是个很讲卫生的人;不使用纸巾,则代表我是一名环保主义者。
  现在社会上像我这种心怀大爱又有品位的男人可是越来越少了,你不多加鼓励也就罢了,怎么还血口喷人呢?不行!我受到了伤害,必须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安慰。”
  田新桐笑的直不起腰。“好啊!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你先告诉我,上上次来省城的时候,你是和谁一起逛的夜市?可别说你一个大男人有逛夜市的习惯,那样的话,娘炮的帽子可真就得戴上了,想清楚再回答哦!”
  萧晋哑口无言。女人抓重点的本事永远都是这么的奇葩和牛B,他能有什么办法?

  与此同时,省城第一医院的一间病房内,陈康安躺在病床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发呆。
  他的小拇指已经接上了,医生说,因为切面十分光滑,而且断指冷冻的也很及时,所以手术很成功,将来康复后虽然不可能活动自如,但肯定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
  日期:2018-03-18 08: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