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6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幻术?”李甲没有听明白人影说的是什么,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是节度使官衙的八品行中朗李甲,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李甲在节度使衙门正好十年,我家住在西城,家里还有一个老婆和两个儿子。老婆贾氏,她娘家也是本地人,是城东染房的三姑娘……”
  “我没有问你的户籍,问的是你怎么证明你是人,不是幻术……”人影打断了李甲的话,他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看来你是证明不了,那我就帮帮忙,帮你来证实吧。”
  说话的时候,人影突然伸手插进了李甲的胸膛,抓住了那颗还在跳着的心脏。手上发力直接捏碎了这颗心脏,动手的时候他直勾勾的盯着李甲的眼睛。看着他身体无力的瘫软在地,随后瞳孔开始散开,身上的生气开始迅速的消失……
  看着李甲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人影甚至感觉到了他的魂魄已经脱离了躯体。这么真实的感觉也会是幻术吗?就在人影疑惑的时候,远处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人影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没过多久,一队骑马的官差从官衙的位置飞奔而来。带队的官差发现了倒在血泊当中的李甲,当下急忙带着人飞奔过来。
  “是李甲!”见到了胸口露出一个大洞的死尸正是己自的同僚之后,众官差纷纷下马。其中一个人简单检查了李甲得伤势之后,对着带队的头目说道:“大人,李甲刚死不久。他的身体尚温,凶手应该就在附近……”

  “下马!”官差头目一声令下之后,众官差都齐刷刷的都从马上跳了下来。在附近搜索不久之后,他们在破庙当中发现了身首异处的阿弟,和死在了附近的赵哥。这三个人都是衙门当中一等一的好手,竟然会被人杀死在这里。从现场来看凶手似乎只有一个人,看着三个人的惨象,官差头目不敢托大,派人将此地发生的事情禀告给节度使大人,请他派出能干的属员前来……
  赵哥、李甲三人是回城来取紧急理处的公文,时间久了三个人都没有回去复命,节度使又着急处理公文,这才又派了一队官差起来接应。没有想到就这么一回的功夫,三名官差竟然都在遭遇到了这样的横祸。
  没过多久,大队的官差马骑进城。随后又发现了并州城大户人家被盗,推测是赵哥、李甲三人取了公文准备回去复命的时候,发现了有贼人在富户家中偷窃,随后三人与盗贼发生了争斗,结果三官差不敌贼人死于非命。
  消息传回之后,并州节度使震怒,找来泗水号的管事一顿臭骂。随后将管事等人都关押了起来,传话给了远在海外孤岛上面的两位东家。将黑锅扣在了管事的头上,让两位东家花钱将他们俩赎走。
  随后节度使衙门宣布城中的疫情已经根除,百姓们可以回到城中的家了。看着熙熙攘攘回城的百姓们,躲在暗处的人影开始后悔,现在已经坐实了不是幻术。自己白白放任了这么好的机会,没有去找那件东西。不过席应真他这葫芦里面埋的什么药?
  跟着城里百姓一起回来的,还有席应真他们这些人。虽然泗水号的管事被关了起来,节度使却还不敢擅自关闭泗水号的商铺。现在是商铺的账房暂代管事的位置,他对吴勉、席应真等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怠慢,比起来被关起来的管事,还更加殷勤了许多。
  吴勉、席应真等人再次住进了泗水号商铺的后院,他们这些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席应真还是每天带着归不归他们几个在城中到处转悠,想要查清楚并州城那催眠阵法的事情。
  因为他们这几个人的缘故,人影已经放弃了在并州城继续寻找下去的打算。他开始铤而走险一趟,如果成功的话自己便能轻而易举的知道那件东西藏在什么地方。虽然有些风险,也比他漫无目的的寻找要强得多。只要等到时机成熟,他便要亲自走一趟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人影的心声,他有了这个想法的第二天,时机便已经到了……
  第二天一早,有附近绥州泗水号的商队带来了十几车的银钱。送到了节度使衙门之后,当天中午节度使便将管事放了出来。虽然管事只是一个小人物,不过为了大术士的事情鞍前马后的,还将自己搭了进去。席应真心里过不去,准备在并州城的最大的酒肆当中摆下酒宴,要给管事接风去去晦气。
  大术士请客,张松、归不归他们自然上赶着前去。不过白发男人吴勉还是反向,他留在泗水号里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和吴勉同样留在商铺当中的还有被大术士看不上眼的房轩,他原本已经出了门,却生生的被席应真赶了回来。说管事被关起来的事情都是因为他引起来的,房轩还有什么脸面去吃喝?
  房轩早就习惯了大术士对他的态度,当下也不争辩。将席应真众人都送出去之后,他孤孤单单的低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一个时辰之后,就在房轩和月兰准备自己弄点吃的对付一口的时候。大门口的方向突然跑过来一个泗水号的伙计,小伙计满脸惊恐地样子冲到了后院之后,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喊道:“吴勉大爷……吴勉大爷您在吗?席老爷子在酒肆和百无求大爷动手了……现在老爷子把它和归不归老爷都打晕了,孙大圣去劝也被大了。任叁少爷都被吓哭了。张松老爷让小的请你过去……老爷子动了真气,说只有大爷您能劝劝了……”

  “张松?你去问问他,我什么时候劝过人。他是让我去陪绑的……”话音未落,吴勉的房间大门已经打开。随后哪位白发男人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小伙计看着吴勉慢悠悠的样子,急的直擦冷汗,说道:“大爷,您老稍微快点,去晚了小的怕会出人命。”
  “死两个人有什么不好……”说话的时候,吴勉终于从后院走了出去。在小伙计的带领之下,向着出事的酒肆走去。
  房轩这时也从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他听到小伙计诉说酒肆发生的情况。好像是百无求多喝了两杯,那句话惹到了席应真。这才惹的大术士勃然大怒起来,房轩本来想要跟过去看看,又担心那位先祖看到自己之后,再把怒气撒到他的身上。
  想起来自己那位先祖,房轩便有些沉默。当下将月兰自己留在了厨房,他自己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开始发呆。想着自己原本还是席应真的弟子,这么多年是如何一步一步越走越惨,最后混到了这样的地步。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房间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开始房轩还以为是月兰做了吃食进来,不过马上他便发觉有些不对起来。转头向着门口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一个消瘦的男子站在了门口,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日期:2018-05-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