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11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月儿歪着脑袋,用她的小爪挠了挠头,一双大眼,满是迷糊糊的色彩。
  “橙橙。”小月儿奶里奶气,亲昵的呼唤了一声,然后把她的小脑袋贴着夏星辰的胸口,闻着夏星辰身上淡淡的体香,独属于夏星辰清冽的味道。小月儿不想抬头,双手把夏星辰抱的更紧。
  实在是太难了,小月儿叫不出口。她只会简单的。
  无声中,下了一场狗粮雨,众人吃的饱饱的。
  桀洁真是嫉妒的心里不平衡,我也好想要小月儿的花式撒娇啊。我也想小月儿***叫着洁妈妈。桀洁幽怨的看着小月儿,好气的瞪了一眼夏星辰。
  秋桃好想回去找左宇铭,表示狗粮什么的,最难吃了,左祁洛,好笑。
  夏星辰把桀洁和其他人的反应一收眼底,红润的薄唇轻启“妈,小月儿觉得太难了。”夏星辰嘴角勾了勾。薄唇一张一合,完美的不像话,她他知道只要着小丫头挠头,表示脑子不够用。
  哼,桀洁傲娇的接受了,谁叫小月儿那么可爱呢,以后再叫也没关系,果然还是儿子管用啊,知小月儿莫若儿子啊啦。嚯嚯。

  桀洁眼睛又骨溜溜的转着。
  “小月儿叫哥哥。”桀洁指着夏星辰,因为她想知道,小月儿为什么不叫夏星辰哥哥。
  夏星辰内心是竖着耳朵听着。表面却无动于衷。
  小月儿把她的小脑袋转过来,看了一眼桀洁,又看了眼夏星辰。
  然后扭动着身子,从夏星辰腿上要站起来,夏星辰把椅子空出一点,扶着让小月儿站了起来。小月儿抱着夏星辰的天鹅颈,抱的很紧。
  “不,他是橙橙,我的橙橙,不是果果。”小月儿紧张兮兮的看着桀洁回答道。生怕多了一个果果,少了橙橙。然后用手指了指左祁洛,表示果果有,然后吧唧一口亲在夏星辰的脸上,表示这是橙橙。
  这待遇,众人这次把狗粮吃到嗓子眼了。一个饱字怎么了得?
  桀洁,呆住了,媳妇真是霸气侧漏,威武。这波狗粮吃的幸福。
  夏星辰愣住了,他还以为是小月儿认为他不是他亲哥,才不叫的,原来他是她的橙橙啊。手不由自主的把小月儿抱的更紧,突然其来的表白,还有小月儿的亲吻,也让夏星辰耳根微红。
  秋桃表示女大真是不中留,但不影响她咔嚓一声,同时也很开心,小月儿以后真的要嫁到夏家就太好了,虽然夏星辰还小,但目前她看的出来,夏星辰对小月儿并无“情”,自古姻缘难求,若是无意对小月儿打击太大了。
  左祁洛只要小月儿开心就好,他会等着夏星辰爱上小月儿的那天,他有预感会有那么一天。
  不一会,桀洁和秋桃就下去了,小月儿还在夏星辰房间里玩,老规矩不玩的睡着,是不会回去的,小月儿在夏星辰的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银铃声好不欢乐。然后小脑袋贴在夏星辰的枕头上,合眼,睡着了。

  左祁洛在一旁看着小月儿玩的欢乐,再看下就睡着了。
  呵,左祁洛温柔的抱起小月儿。
  “星辰,明天见。”左祁洛对着夏星辰说到。
  “嗯。”夏星辰轻嗯,看着左祁洛转身。露出小月儿的正脸。
  此刻的小月儿很是安静的趴在左祁洛的肩上,粉嫩嫩的小嘴吧唧吧唧。然后很开心的笑了,露出左嘴角的梨涡,小巧的鼻子,睫毛微动着,柔和的灯光照耀着小月儿的脸上,牛奶般的肌肤,脸上细小的绒毛都可以清晰可见,此时宛如熟睡的小精灵。
  夏星辰眼神迷离,夜,似乎安静的过头了。

  4月悄然到来,带走了时光,带来了小月儿一岁的抓周礼。
  自从小月儿养成听睡前故事的习惯,小月儿和左祁洛住在一个房间,而睡在最左边的角落里,一个房间装修成两种不同的风格。左祁洛这边灰色系,小月儿是粉嫩嫩的,也算和谐。
  这不,昨天左祁洛一直给小月儿讲白雪公主的故事,深夜11点钟,小月儿方才睡着了。
  每个星期只要他不上课,小月儿都会要求左祁洛讲到很晚。
  正午,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就只差小月儿这个主角了。

  小月儿现在还睡在她大床上,做着美梦呢,任秋桃怎么叫都不起,秋桃急死了,别看小月儿小,起床气到是不小,记得有一次,强行把她拽起,结果这熊孩子啼哭不止,磨人极了,秋桃想着真是一阵后怕,急啊,怎么办,在线等。
  “小桃,还叫不醒么?”桀洁在一旁也有点焦虑,她也知道的。
  “呵呵。”秋桃干笑两声,秋桃正在纠结要不要说时,便见。
  睡梦中的小月儿,突然两只小手在空气狂抓,两只眉毛皱成毛毛虫,似蒲扇的睫毛颤动着,红润的樱桃小嘴软嘟嘟说到“橙橙,不要吃。”大叫一声,小月儿睁开眼睛,大眼到处瞅夏星辰。
  “小月儿,怎么了。”秋桃和桀洁同时问道

  此刻夏星辰和左祁洛站在一起,黑色的黑夹克,配上黑色的牛仔裤,下身穿了一双马丁靴,酷极了。白皙的皮肤越发的白嫩,就像天空中最耀眼的星星一样。
  那是他的橙橙,小月儿眉眼弯弯,起身,要下床,秋桃利落的把她抱下床,她懂。
  夏星辰看见小月儿穿着粉嫩的花瓣真丝吊带睡裙,光滑水嫩的肌肤,还带着淡淡的粉红,小脸红扑扑的,一双桃花眼顾盼神飞,光华流动,张开她细白小胳膊,扑到他的怀里。
  瓷娃娃般的小人,现在越发的美丽。
  “橙橙,不要,次苹果。”小月儿抬着她毛茸茸的脑袋,琥珀色的眼眸尽显她的着急。
  发生什么了吗?
  夏星辰忍不住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蹲下身,嘴角微勾,似花瓣好看的薄唇翕动,声音清冽干净,“嗯。”
  “橙橙,没次。”小月儿拍拍自己的小心脏,长呼一口气,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真心,美丽,干净的小脸如初升的阳光,照进他的心。

  这个时候左祁洛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了,他可是知道小月儿奇怪的举动的原因,敢情把星辰当公主啊,画面不敢想象,这个妹妹真是可爱又有趣啊。
  想着左祁洛又忍不住想笑,默默背对着夏星辰,用贝齿咬住嘴唇,笑的眉眼弯弯,眼里噙着泪花,从背后见身子微抖。
  夏星辰睨眼看了眼左祁洛,抿着嘴,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眯,说“祁洛,憋着对身体不好。”蒙在鼓里的感觉真是不爽,夏星辰暗自咬牙。
  左祁洛,有点心虚,这样臆想兄弟不好吧,“我出去了。”说完,溜了。
  “咦,果果,怎么了。”小月儿拉拉夏星辰的衣角,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夏星辰眼光微闪,腹黑说到“他尿急”
  “哦。”在小月儿的印象中,只要左祁洛筛抖身体,意思是尿急了。

  “哎哟,小两口,打情骂俏的好不欢乐。真是不好意思有我们瓦数这么大的电灯泡。”桀洁故意调戏着夏星辰说到。
  夏星辰瞥了一眼,选择不说话,对于亲妈,只会是越描越黑。
  “洁妈妈,什么是电灯泡。”小月儿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只要打扰你和橙橙的人,都是电灯泡。”桀洁多么简单粗暴的说到。说完,朝夏星辰挤眉弄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