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8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这是,小月儿你也太逆天了,小小年纪,就这么神通,你哥哥知道么?作者君奖励你一个“史上最早没了初吻奖”奖状,贴在床头,嘿嘿。
  夏星辰没有看见小月儿的动作,只知道她很开心,站在一旁的夏星辰耳根微红,虽然是个小奶娃,但是,这算是初吻么?夏星辰忍不住这么想着。
  夏星辰摇了摇脑袋,劝自己忘掉,但不自觉又想起嘴边那柔软的触觉。
  桀洁狐疑的看了一眼夏星辰,来到秋桃身边,问了一句“小月儿,有什么开心的事啊,是不是星辰亲上你的小嘴了呀。”桀洁说的很随意,因为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天下的事,一切皆有可能,不是么?

  听了桀洁的话,夏星辰不说话,暗自镇定,微红的耳朵昭示着夏星辰的心虚。
  不得不说,桀洁这次真相了。
  “呵呵,你知道的,小月儿遇到夏星辰肯定会开心许久。”秋桃算是说对了一半。但是她也觉得可疑啊。
  小月儿的满月酒在秋桃和桀洁狐疑中完美结束啦。
  夜晚,睡觉中的小月儿还是微笑着。看的秋桃更是纳闷,怎么今天格外的长呢?回到洗完澡房间的秋桃准备跟左宇铭好好的说说,但立马就被左宇铭拉进怀里了,咳咳,**一刻值千金。
  这个夜晚,小月儿直到睡着了,嘴角还是几不可见的微微上扬着。
  而,夏星辰可就失眠了,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蒙蒙亮,才眯了一会,本来就肤白如雪的夏星辰,第二天眼下黑眼圈也发的明眼。
  走在路上左宇铭实在是想笑,假意咳了一声“星辰,别太辛苦了。”眼里闪烁的笑意很明显。他知道夏星辰每天都睡得很早,时间观念非常强。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睡不着。
  夏星辰知道左祁洛在调侃他,撇过去,不看左祁洛。带着点恼意。他也不想,但就是睡不着,那种感觉很烦躁。从未有的情况,夏星辰又有丝不解。

  夏星辰心里有了一种打算,发明一种无副作用的安睡药。
  这天枫溪小学的二年级,不,整个小学炸了。
  “天啊,我的男神大大居然失眠了!!!百年不见的情况。快快抽我”一位羊角辫的女孩坐在椅子上,拉着他的同桌一脸的震惊。死死的摇晃着同桌的胳膊。
  同桌白了一眼,果断抽了一耳巴,拍醒她。

  “难道我的男神要恋爱了吗?竟然难得的沾上一点凡尘的味道。”某女孩一脸的悲痛又加上一丝期待,忍不住想是哪位漂亮的姑凉啊。
  “啊啊啊,好心疼我的男神大大,快要期末考了,居然熬夜写作业。呜呜呜,心疼大大。”某学霸女(排名第三,第一夏星辰)一脸的心疼所以她决定了,期末不好好考试。于是乎,在她的号召下,枫溪学校的期末考试学生成绩普遍下降,导致无辜的老师们被校长狠狠的骂了一顿,年老的校长口水沫子像是激光枪扫在老师的脸上。为咱们伟大了的老师默默点上蜡烛(滚蛋,作者君,群师咆哮着,呜呜,不是我的错。)

  “你想多了,当然是男神大大想我了。”某雀斑女对着学霸女一脸认真纠正到。
  “智障。”某学霸女一脸的鄙视加做了一个吐的表情。
  某雀斑女不跟学霸女计较,撇过脸去,目光灼灼看着夏星辰。想象着男神对她告白,然后捂脸狂笑。
  学霸女看了一眼,雀斑女一副无药可救的表情,摇头惋惜,咱们要做一位理性的粉。学霸女暗自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然后埋头看书。
  但是,咱们的主人公夏星辰依旧坐在靠窗倒数最后一排,蓝色的校服像是精心为他定制一般,得体的穿在身上,迷人的黑眸正看着一本关于人睡眠方面的书,神情专注,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夏星辰真是行动派,说干就干。
  这么帅还这么认真,神马认真的样子,真是帅气无比。让人想扑倒哇,众花痴女神情激动,两眼冒着粉色的桃心,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眨眼睛,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小月儿即将满一岁啦,左祁洛和夏星辰就读三年级。
  别看小月儿吃母乳长大的,可是有营养的很,9个月大的小月儿小脸圆嘟嘟的,琥珀色的眼球,一双桃花眼大眼萌萌,睫毛弯弯,红润的小嘴,一笑嘴角的一对小梨涡初显。软萌的不得了。

  如果忽略小月儿恶魔般的行为,来看看小月儿此时的行为,巨大的婴儿房内,小月儿匍匐在地毯上,像是大型的猫科动物,在房间里爬来爬去,所过之处全是一片狼藉,小玩具扔的到处都是,地毯上的毛被她的魔爪拔起,纸巾白花花的到处都是,小月儿玩的不亦乐乎,清脆的铜铃声在秋桃耳里成了魔音缠绕,堪称绕梁三日。
  秋桃之所以还在家,是想着小月儿还小,等小月儿上了幼儿园,她也正式的出专辑,唱歌。
  秋桃忍无可忍,这个小恶霸,好气又无奈,秋桃谄媚的说到“小月儿,妈妈带你去买吃的,好不好。”说着,秋桃放平了语气,听上去温柔极了。
  每天都是如此,真是也只有儿子这么有耐心的陪着小月儿玩耍,秋桃忍不住扶额想静静了,她好想儿子啊。

  远在班上的左祁洛打了一个喷嚏,“怎么了,祁洛。”同桌问道,“呵,没什么,估计亲妈想我。”左祁洛好笑说到,他知道亲妈对他那个妹妹怕了。盼望着他回去呢,不知道今天小月儿会不会来学校呢。左祁洛隐隐的期待着。想着自家妹妹这么可爱,他都想天天陪着她呢。
  同桌傻傻的,糊涂的“哦”了一声。
  小月儿不与理会,虽说不会说话,但是小月儿明白得很啊,忽略秋桃继续爬着。
  没办法,秋桃器而不舍的追着小月儿,拿出杀手锏,哄骗道“小月儿,哥哥他们要回到咯,你去不去接他们呀。”
  自然是要的,这是小月儿每天必行之事,小月儿展开双手,要抱抱。
  小霸王看你还不上钩,秋桃得意的抱着小月儿去接他们放学了。立换刚才一副无奈的样子。不得不说小月儿变脸之术,必定是得到了秋桃的真传。
  学校离家半个小时的距离,左祁洛和夏星辰不爱坐车,喜欢走回来。现在还早秋桃就推着小月儿,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
  枫溪学校,虽然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但是大学是独立的,在他们住的大型小区最北边,(以左家和夏家为中心区分的)在最南边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小学和幼儿园差不多在中心部位,离他们家最近。最近几年枫溪学校不再只收富家子弟,只要你学校好,过了枫溪学校自主的招生考试,学费全免,还有生活补助金拿,枫溪这个标准一放出,立马引起四海八荒的热议。分分为枫溪点赞,更是贫困学生,寒窗苦读的奋斗的目标。

  秋桃推着小月儿,大约走走闹闹的走了1个小时,秋桃才来到了他们学校,麻利的从后门登记入校了。
  大约还有5分钟下课,秋桃推着小月儿来到等左祁洛的老地方坐了下来。

  后门有个小型的像是公园一样的类型,秋桃坐在长椅上,捶捶自己的细腿。脸红扑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