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15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不是还有罗山哥吗?”
  “这个不给他,就给你了。”蒋厂长说:“你这声干爸总不能白叫了吧。”

  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他这话也在理。自从他出事以后,照顾他的人,都是我,罗山几乎没管。现在又认了干爸,我拿一块表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我很在乎蒋静溪的真实态度。
  我举着表问道:“姐,你是真心让我收下。”
  蒋静溪噗嗤笑了:“拿着吧,还在那儿跟我装。”
  我嘿嘿笑着,把手表重新戴上了。不管是几千块,还是几万块,都够出去炫耀的资本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蒋厂长休息了。蒋静溪就把我拽进了她房间里,让我一定要把手表收好了,因为真的值好几万。不要让罗山知道她爸给了我表的事。回头别人要是认出来了,就让我说是假的,也就一百来块钱。
  被她这么一顿叮嘱,我还真就有点不敢要了。商量的说:“那要不我把表还给你吧,你存着。”

  蒋静溪推开我的手:“给你了你就拿着吧,记住我的话就是了。”
  我点点头,下意识的用左手握住了手表。其实我的也明白,蒋厂长之所以把这么名贵的手表送给我,一方面是真觉得该送我点礼物,另一方面我们两家挨家住着,罗山他指望不上,很多事情还是得指望我帮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感激的和贿赂。
  回到家后,我就把手表藏了起来。害怕被我爸妈发现了,回头说不清楚的话,事就大了。
  晚上都睡着了以后,迷迷糊糊之中听到隔壁传来了争吵声。清醒后,我赶紧把耳朵贴到了墙壁上。

  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那年代房子造的结实,隔音效果也好。只听见他们两个人越吵越厉害。后来声音就变了,变成了蒋静溪惊恐而难受的叫声。我愈发的感觉像是日本动作片里的声音。这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惊。难道罗山终于忍不住对她下手了?我再也没有睡意,赶紧跑到窗户口看了一眼,他们房间关着灯,只有声音在黑夜里撕裂。
  听着隔壁的声音,我越来越难受,索性呜呜的哭了起来。真想穿墙过去,把罗山给宰了。
  不多一会儿之后,我又听到了蒋静溪撕心裂肺的哭声,但很快低沉了下去。好久之后,终于归于安静。
  我用被子捂住脑袋,哭的大汗淋漓的。
  但我听到隔壁传来敲打声音时,我掀开被子,凝神了片刻,捏起拳头给予了回应。很快我又听到隔壁窗户处传来了声响。

  我赶紧打开灯,跑去窗口。看见蒋静溪趴在窗口上,哭成了泪人。屋里的灯光照射在屋后的小树林里,那里就像是躲藏着一群妖魔鬼怪。
  “姐,他把你怎么样了?”我压低声音问道,陪着她一起哭。
  “你过来。”蒋静溪抽泣着说。
  我点点头,抹了眼泪,连鞋子都没穿,就打开房门跑了过去。敲了敲房门,蒋静溪出来给我打开门后,直接扑了过来。我也搂住了她。
  “呜呜呜……嗯……”蒋静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但仍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静溪,静溪……”黑屋里传来了蒋厂长的声音。
  蒋静溪放开我后,就往蒋厂长屋里跑,我也赶紧跟了进去。看见蒋厂长跌坐在地上,根本没有力气爬起来。
  我把他抱回到库上后,他喘了好几口气才问道:“静溪,他打你了?”
  蒋静溪掉着眼泪摇头:“爸,你赶紧睡吧,我没事。下次别这样了,要是摔伤了怎么办。”
  蒋厂长长叹一声:“都怪我啊,都怪我啊。”
  蒋静溪按住了他的捶打自己的手,止住哭声,安慰说:“爸,我真的没事,他喝醉了,跟我吵了一架,已经跑去单位宿舍睡觉了。你赶紧休息。”
  蒋厂长点点头,无言的低垂着。
  蒋静溪拉着我离开蒋厂长的房间后,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我赶紧跑去关上了外面的房门。回头看见蒋静溪又哭了起来。我朝她走去的时候,她指了下自己的房间。
  进入她房间后,我看到屋里一片糟乱,很多东西都被丢在了地上,一个装硬币的陶罐摔成无数的碎片,几十枚硬币在地上无力的折射着灯光。
  我拿了纸巾给她:“姐,到底怎么回事啊?”
  蒋静溪擦着下眼泪,又扑上来抱住我,脑袋靠在我胸膛上说:“闽越,那个王八蛋不是人,他不是人。”

  我搂住她脑袋,恨的咬牙切齿,当看到库单上那几抹血色的时候,怒气冲到了脑门。我捏紧了拳头上说:“姐,我去杀了他。”
  蒋静溪赶紧把我抱的更紧了,哭的愈发厉害。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红痕。我使劲的推搡开她,从地上捡起了一片最大的破陶片,就要往外冲。
  蒋静溪抢着挡在了房门上,掉着眼泪冲我摇头。
  坚持了好一会儿后,蒋静溪见我态度有所缓和,就拉着我一起走到库上坐了下来。我无力的丢掉了手里的陶片。我知道她是不愿意的,她嫁给罗山完全是因为无奈。可他们毕竟是正式夫妻,罗山要占有她的身体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我做的做法就太过于极端了。
  这么想了之后,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我是什么人呢?有什么资格替蒋静溪出头?
  蒋静溪不哭了之后,我也冷静了下来,劝慰说:“姐,你再忍几年吧,再过几年他就欺负不了你了。”
  蒋静溪看着我,眸子里还泛着泪光。我肯定的点点头:“相信我的话。”
  虽然她已经被罗山给占有了,但我对她一点嫌弃都没有,反正激发出了我更加激烈的保护欲。
  蒋静溪轻轻的点了下头,整理了情绪说:“闽越,你快回吧,今晚的事跟谁都不要说好不好。”
  我重重的点头。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她家。当时我并未理解蒋静溪对罗山的谩骂。后来发生了很多更过分的事以后,我才慢慢的明白,罗山真的不是一个人,至少不是一个真的男人。
  我整宿无眠,蒋静溪那边再也没有传来什么动静。合眼时已经是黎明了。
  被一巴掌拍醒的时候,看见我妈黑着脸坐在库边。
  我翻着白眼说:“放假呢,能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
  我妈说:“你马上高三了,要好好念书。别成天往蒋家跑。别跟你爸一样,就知道做赔本的买卖。就跟我一个班次的那个吴大姐,他儿子今年都考上复旦了,你知道吧,那是要去上海念书的。”
  “知道,知道,我知道。”我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我妈叹息了两声,一边责骂着一边走了出去。

  我睡醒已经是中午时间了,煮好了饭之后端到阳台上吃。
  “沈闽越……”徐晓丽的声音由远到近。
  她走到我面前时,背着手笑嘻嘻的说:“今晚去看电影。”
  “不去,你找丁华吧。”我不耐烦的回复道。
  沥水镇是工业大镇,有一个专门为职工建的电影院。只有周末和节假日的时候才反映那么两场,而且是排着轮次来的。不是想看就能看。以往我们是钻尖了脑袋想去,但蒋静溪的遭遇,让我对其他任何事都没有兴趣了。
  “去不去,我再问你一遍。”徐晓丽的语气不好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