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14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诶,罗山哥我记下了。”我站起身:“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等一下。”罗山喊道。
  我立住回过头看着他。罗山接着说:“我呢工作忙,你以后有时间了,就多帮着你静溪姐照顾下家里。”
  我摆出不情愿的样子,点了下头。
  “怎么,不愿意啊?”罗山变了脸色。

  我嘿嘿一笑,朝厨房望了一眼,小声的解释道:“也不是不愿意,就是我不愿意总是跟我姐呆在一块。”
  罗山皱了下眉头:“这是什么意思啊?你静溪姐对你不好?”
  我摇头:“不是的,你应该知道,他们女人都很烦。我就喜欢跟像罗山哥你这样有成就的人一起玩,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跟她们女人呆在一起,尽聊一些琐碎的事,我最讨厌了。不过还好晓丽不是这样女人。”
  罗山噗嗤笑了,摆摆手:“你回去吧,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帮着。”
  一走出他们家门,我就手舞足蹈的乐呵了起来。估计打死罗山,他都不会想到我在他面前的所有表现,都是装出来的。但我深知,即便我的做法让他心里对我会产生一些厌恶,我也得继续这么装下去。只有这样做了,我才可以大摇大摆的跟蒋静溪接触。
  大概也就是两三天后,外面天气荫沉,蒋厂长想出去转悠一会儿。我就和蒋静溪一起把轮椅抬到了楼下,然后她在下面等着,我上楼去把蒋厂长背下来。
  出了小院后,蒋静溪问我想不想吃雪糕。我说想,她说自己没带钱,让我回去她包里拿。

  我拿着她们家钥匙,往楼里冲的时候,听到二楼有两个妇女在小声的说着什么。但听到她们说到蒋静溪的名字后,我就往后退了两步,把脸贴在了楼梯的拐角处。
  听见一个妇女说:“诶,你说问题到底是出在他们两个的谁身上啊?”
  另一个妇女说:“按理来说呢,一般不会出现在女人身上,但是我也见过那种女人,我娘家村子里就有过一个女人,长得可好看了,结果是个石女。人家花大价钱娶了她,没多久就离婚了,闹了可厉害了。后来大家都知道那个女人是石女,愣是嫁不出去了。现在都四十多岁了,长得还是好看,但这辈子也只能一个人过下去了,挺可怜的。”
  “还真有这种事啊。”之前说话的那个妇女惊呼:“静溪应该不会是石女吧,我见过她买卫生巾的。我觉得吧,肯定是罗山有毛病,你说他们都结婚这么久了,他一点不想碰女人?况且还是那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人。你说会不会是他没有那东西啊?”
  “谁知道呢。咱们那儿,也别嫉妒人家长的好看,家境好,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呢。”
  “说的也是,不过话说回来,罗山真是个没把的东西,他们这婚也长不了,回头不知道又要好死哪个贱男人了。”
  听她们说完之后,我继续往楼上走。心里捉摸着,他们是住在二楼的,怎么会知道蒋静溪家的事呢?也不知道是谁捅出去的。
  我拿了钱,跑出去追上了蒋静溪。她无奈的看着我:“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怎么去了这么久?”
  “上了个厕所。”我撒谎道。心里挺乐呵的。我巴不得罗山一直不要碰她才好呢。
  我跟她一起推着蒋厂长在马路上转悠了好大一阵,还去了钢铁厂的门口。起风后,才往小院回。风大的把她裙摆都吹了起来。她来不及捂,我都看见了她穿在里面的黑色内.裤,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像是有一米多长。

  蒋静溪捂住裙摆后,急切的对我说:“你帮我推着车吧。”
  面对她尴尬的神色,我赶紧把轮椅接到了手里。回去的路上,她就使劲的捂着裙摆。突如其来的大风吹的街上灰尘起舞。
  刚回到小院就下起了雨。我跑了两个来回把蒋厂长背回家后,又跟她一起扛着轮椅回了家。
  蒋厂长坐在沙发上,连声的叹息。
  “爸,你这是怎么了?”蒋静溪关切的问道。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们家会走到这一步啊。以后你可怎么办啊,成天都守着我也不是个事啊。罗山最近的态度也没有以前好了。是我连累了你们啊。”蒋厂长就差老泪纵横了。
  “爸,你胡说什么呢。”蒋静溪安抚说:“你把我养大了,你现在老了,我照顾你不是应该的吗。罗山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烦躁,不是冲着你。”

  蒋厂长点点头,仍是神色失魂落魄:“但愿他不会计较太多吧。”说到这里,他又扭头看了看我:“闽越也是,读书的人呢,现在都天天耽搁这儿来照顾我了。我也没能帮到他们家什么。”
  “大伯,你可别这么说,我们是邻居,这都是应该的。”我笑着说。然而我在心里想的却是,要不是喜欢你女儿,我才不会瞎忙活呢。
  蒋静溪忽然说:“爸,要不你收闽越做干儿子吧。”
  蒋厂长笑了,摆手说:“别胡说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什么都帮不了他。让他给我做干儿子,那只有他吃亏的。”
  “不吃亏。”我赶紧说:“大伯,你现在虽然什么都不是了。但是你有好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和生活阅历啊,有很多东西可以教我的。”
  蒋静溪的无心C`ha 柳,让我大为受用。做了蒋厂长的干儿子,以后进出他们家门那就跟进自己家没有什么两样了。
  说着,我起身跪到了他面前:“干爸,受我一拜。”
  “快起来,快起来。”蒋厂长急切的伸出手。
  蒋静溪走来把我拉了起来,我捏了下她的手,她没在意。
  蒋厂长过意不去的说:“都还没跟你爸妈说一声呢。”

  “不用。”我不以为然的说:“他们会乐意的。”
  蒋厂长乐的合不拢嘴,让我们扶着他坐到了轮椅上,推着他进了房间。他让蒋静溪打开柜子,拿出一块手表。递给我说:“这个送给你吧。”
  我很早就想有一块手表了,赶紧接了过来,不停的道谢。
  “爸,你把这块表送给他啊?”蒋静溪很吃惊。
  我停下戴表的动作,看着她:“好东西不是都留给儿子吗?难道还留给你这个女儿啊。”

  蒋静溪朝我举了下拳头,有点心疼的说:“你知不知道这块表值多少钱呀,还是好多年前我爸爸一个华侨朋友送给他的呢。”
  “大不了几百块。”我不以为然的说,把手表也带好了,十分的合适,还是蛮有分量的,上面还有阳历日子的数字显示,十二个点钟也做的十分津致,十二点的位置是个小皇冠。
  “几百块。”蒋静溪惊呼说:“够买几十个了,是几万块好不好,我爸自己都舍不得带的。”
  她这话直接把我给吓住了,求助的看着蒋厂长。他乐呵呵的笑着:“别听你姐胡说,没那么贵,也就四五千块吧。”
  我在脑子里过了一下,也不知道他们父女俩谁说的是真话,但蒋静溪既然心疼了,这表我也就不敢要了。
  我一边解下来,一边装作不在意的说:“你还以为我真的要啊,我就是试一下。”
  “快带上,是真送给你的。”蒋厂长忙伸手招呼。
  我摇摇头,把表递了过去。蒋静溪这时说:“你干爸给你,你就拿着吧。反正是男士的表,我也戴不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