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13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晚的小院,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在上蹦下蹿着,忙着做晚饭。停好了车后,蒋静溪就打着伞跟我一起朝楼门口走去。
  穿过楼道的时候,遇见的每个人都会关切的跟蒋静溪询问她爸的情况。

  走到三楼的楼梯时,我揶揄的说:“姐,你说这些人虚不虚伪,没见谁去医院探望的,就会用嘴巴说。”
  蒋静溪打了我一下,小声的说:“别瞎说……对了,我把你的衣服洗了,晾晒在我们家,你等下自己去拿回去。”
  我点点头。
  “沈闽越。”
  我扭过头去,看见徐晓丽站在了我们家门口,门关着,里面一片漆黑。
  我心想着,该不会是罗山照她交涉的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吧,就赶紧朝她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到我家里来玩吧。”在开门的蒋静溪冲我们喊道。
  “等一会儿。”我一边掏钥匙一边回道。回头我又对徐晓丽说:“进屋了再说啊。”
  “嗯。”
  打开了房门,她熟练的按开了电灯。我关了门后,直接拉着她进了我的房间。
  “你爸在我们家打麻将。”徐晓丽说:“我才来你们家门口来等你的。今天罗山哥到家里找我了。你是不是跟他乱说了一些话?”
  我赶紧解释说:“哎呀,不是我乱说,是他给闹误会了。你知道吗,我怎么解释都不管用。但是他说了,他不会乱说的。对了,他怎么跟你说的?”
  徐晓丽直接坐到了我的库上,按住裙摆后羞涩的说:“他说我是你女朋友,让你帮着静溪姐在医院照顾老厂长,让我别多想。”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抬起头来:“他还给了我两百块。你说他工资是不是很高啊,怎么总给别人钱呢。”
  见她自己转移了重点,我也就顺着她的话说:“人家是公务员嘛,老爸又是大官,花钱还不跟放水龙头的水一样吗?他给了你就收着吧。”
  徐晓丽瘪了下嘴:“可是他给我钱干什么,非说我是你女朋友。肯定是昨天从医院离开,你牵我的手被他看见了,我当时跟你说,你还不信呢。”
  “那你收了他的钱吗?”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徐晓丽点点头,把一双纤细的大长腿给伸直了,脚上穿着一双跟很细但是不高的高跟鞋。要是只看她的腿的话,绝对是个大美人,可那扁臀平胸就让人大感失望了。
  我装作不以为然的说:“收了就收了吧,反正有钱不拿是傻子,况且我们俩什么关系也没有,不用怕的。”
  “可是我收了钱就等于承认我们俩在悄悄谈恋爱啊。”徐晓丽担忧的说:“罗山哥也说了,他会替我们保密的。等以后我们两个进了钢铁厂,他也会托关系把我们安排到轻松一点的岗位上去。”
  我笑道:“他的话你也信啊,纯粹骗小孩的。你收了钱就花呗。别想那么多。真要出事了,我会担着的。”
  “哎,那好吧。”她显得有些无奈。
  我还想去蒋静溪家呆一会儿,就催促的说:“我还要做作业,你先回去吧。”
  徐晓丽不以为然的说:“做什么暑假作业啊,又不是要考大学。反正你爸在我们家打牌,我妈和你妈都还在加班。我就在你家里玩会儿。”
  “那我们去丁华家玩吧。”我换了个主意。

  徐晓丽摇摇头:“不去,就在你这儿玩。”
  “家里没人不好玩,不如去你们家看他们打麻将吧。。。”我弄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呆在我家。蒋静溪结婚的那天,我们两个在我们家里,差点就闹出了事来,我很担心孤男寡女的呆在房间里,要是再闹出点什么事来,可能就真的要出事了。
  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徐晓丽已然情窦初开,而我却顽固的以为,那个年纪的男女想的都是一样的。仅仅只是对异性的身体充满了好奇,那些身体上的接触和感情并非有着必然的关联。
  “我看你就是不想看到我。”徐晓丽气呼呼的起了身:“我回去了,你有本事最近也别找我一起玩。”
  我赶紧追了出去:“我忙完了医院这一阵,就找你玩。”
  “滚。”她恶狠狠的丢下一个字。

  在阳台上盯着徐晓丽回到二楼的家中之后,我就关上了房门,直奔蒋静溪家。
  她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你来了呀,我正准备去叫你来家里吃饭呢,你爸妈好像还没回来?晓丽回去了吗?”
  我逐一回答了她的问题。
  蒋静溪煮了面和我一起吃。吃着的时候,我故意的说:“姐,你的手艺真好,要是以后每天都能吃到你做的饭菜就好了。”
  “想得美。”蒋静溪笑着说:“等以后你娶了媳妇,可以叫你媳妇跟我学呀。”
  讨了个没趣,我也就不接下话了。吃完饭后,蒋静溪把我引进她的房间,摸了摸晒在后窗的衣服,直接取下来后递给我说:“还没干,你自己拿回家去晾着吧。”
  她送我到门口的时候,又说:“昨晚熬夜了,早点回去睡觉。我也要早点休息了。”
  “哦。”我怏怏的答应道。心里有些不愉快。还想多跟她呆一会儿的。
  回到家把衣服晾晒起来后,我也只好去洗澡了睡觉。躺在库上却怎么都没有睡意。就无聊的敲打墙壁,她回应了我一次,之后任凭我怎么敲,都不搭理了。后来我妈回来了,我就没敢敲了。
  蒋厂长在医院住了整整半个月,我也就陪着蒋静溪在医院里照顾了整整半个月,期间罗山在每天的傍晚来一次,然后就急匆匆的走掉了。他经常不落家,但对此蒋静溪并没有什么抱怨。事实上,她婚前婚后,生活便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我敢确定他们两个之间并没有行过库笫之欢。按理来说,这是极其不正常的事。但他们两个却表现得是那么的正常。
  蒋厂长出院的那天,我刻意呆在他们家,抓住机会跟罗山表了会儿功。把每天怎么帮着看护蒋厂长,以及每天怎么而不辞辛苦的用自行车载着蒋静溪在家里和医院之间奔波的事情说得一清二楚。
  罗山不时的点点头,等我说完以后,他说:“闽越啊,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我点点头后,他讲了起来。他说他们单位有个人,特别的鸡贼。自己哪怕帮别人做了一丁点的事情,都要跟别人说半天。让别人记得他的功劳,别忘了报答他。
  讲完以后,他说:“你明白我给你讲这个故事的意思吗?”
  “啊?”我佯装不懂的迷糊着。
  他有些失望,只好又说:“我这么跟你说吧,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旁边人是看得出来的,根本用不着他自己去讲。因为你讲了,就算你真的帮了人家不少的忙,别人反而会反感你。觉得你这个人太计较了。现在明白了吗?”
  我低头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罗山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跟你说这些其实不是想表功。就是我这个嘴比较碎。喜欢讲话。而且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这么年轻都有那么好的工作了。所以我特别喜欢跟你聊天。但是我们接触的时间少,我能跟你讲的事也就那些琐碎了。”
  罗山笑了笑,拍了下我肩膀:“原来是这样啊,但是我跟你讲的话,你一定要记着,对你以后的人生会有很多好处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