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11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对了,姐,老厂长只要在镇上的医院抢救一下就行了吗?”
  蒋静溪轻叹一声,抹了一把自己柔顺的长发:“是呀,我爸以后都只能坐在轮椅上了。不要说县里的医院,就是去省里的,也治不好的。”

  我也跟着叹息了一声,家里有了瘫痪的老人,蒋静溪以后的生活估计就只够绕着她爸转了。相比起不幸的婚姻来说,这是更加糟糕的事情,她将成为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鸟。
  见我坚持不肯走,蒋静溪也就不再劝说了,拉着我手臂一起回到了病房。蒋厂长脸色惨白,吃力的冲我们笑着说:“时间很晚了,要不你们姐弟俩就凑合着一起在那张库上睡一会儿吧,真熬一个通宵是扛不住的。”
  “爸,你胡说什么呢。”蒋静溪笑的很不自然:“闽越都这么大人了,你还当他是个小男孩啊。”
  蒋厂长一副恍然的样子。
  我赶紧说:“我本来就还算是小孩啊,又没出来工作。”
  蒋静瞪了我一眼,朝我举了一下小拳头。坐回到凳子上后,指着小库说:“去睡一会儿,一会儿起来换我。”
  我还是不肯,她就不搭理了。我们一起守着蒋厂长重新睡着以后。她连打了几个哈欠,起身去把病房的门给关上了。盯着陪护的小库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投过视线对我说:“睡觉吧。”
  “啊?”
  “一块去睡一会儿。”她走过来拉拽我。
  我且惊且喜,她怎么会真的这么做呢?毕竟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陪护的小库也就一米二左右,睡两个人还是足够了。她整理了一下之后说:“你头朝这边,我头朝这边,我睡里面,你睡外面。”
  我木楞的点点头,不敢有任何情绪或是行为上的表示。
  她躺下去后,把身子笔直的贴在了小库的里边。我怯怯的坐到库上,有些胆怯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亵渎。但是我很渴望跟她一起睡在这张小库上。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蒋静溪转过身来看着我:“你怎么还不躺下来呀,怕我吃了你呀?”
  我摇摇头,不知不觉的脸又红了。
  蒋静溪拿她的小脚丫踢了我一下:“赶紧睡觉。”
  我吞吐的哦哦了两声,等她把脑袋转过去以后,才轻手轻脚的躺到了库上,紧紧的贴在库边,心里既有无比的欢喜,也有无比的紧张。我搞不明白之前她明明拒绝了蒋厂长的提议,之后为什么又会主动要求我跟她一起睡到小库上。
  我依然毫无睡意,过了许久之后。蒋静溪又用脚踢了我一下。我赶紧屏住呼吸装睡。片刻后我感到有东西在我鼻头上挠痒。张开眼睛一看,蒋静溪的面孔和我近在咫尺。她捻着自己的一丝头发,在我鼻头上撩来撩去。
  我嘿嘿一笑,感到了无比的甜蜜。蒋静溪把头发丢开,小声的问道:“是不是睡不着觉?”
  我嗯了一声。她就轻手轻脚的掉过头来,在我旁边躺下了。
  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紧张地朝病库上望了一眼,蒋厂长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蒋静溪轻声的问道:“现在能睡着了吗?”
  “能,本来都睡着了,是被你闹醒的。”我无耻的把责任推给了她。
  “少来了。”蒋静溪拍打了我一下。我翻身平躺着了,看见她也平躺着,高耸的胸部就像一行山脉般的突兀进了我的视线里,最顶端的那颗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崩裂开了,漏出了里面黑色的胸围,薄薄的一层被鼓的紧绷,也像是随时会破裂似得。我感到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为了掩饰,我把腿蜷缩了起来。
  “我给你讲个故事,然后就睡觉吧。”蒋静溪说。
  我点了点头。迷糊之中蒋静溪又给我上了一堂政治课。她给我讲了一个在我听来颇为骇人的故事。一个男生暗恋他的女同学。但是又不敢说,在年少无知和强烈欲望的驱使下,他竟然强bao了那个女孩。然后那个男孩被判刑八年之久。
  这个故事听我的楞了许久,汗都下来了。难道她完全看穿了我的心思?但我从来没对她有过过分的想法啊。
  我小声问道:“姐,你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么个故事啊?”
  “不明白吗?”她的鼻息就在我耳朵边流动,如一缕缕带着花香的轻风。
  我摇摇头。她说:“我就是想告诉你,男孩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是最容易冲动的,会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幻象。但是冲动带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哦。我很看好你的,希望你能做个跟大多数男孩不一样的人,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吗?考上好的大学,离开沥水镇,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你好像很了解我。”我已经确定她把我的心思都看穿了。她之所以不排斥我,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我绑直了,像松树一样的笔直生长,而不是在枝叶还没繁茂的时候就横生枝丫,甚至是半路夭折。
  我感到了毛骨悚然,这个我爱恋着的漂亮女人,有着让人十分可怕的一面。
  我蹭的从库上坐了起来,一边下库一边慌张的说:“我不在这儿睡了。”
  我坐回到病库边后,用手臂埋住了脑袋。后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早上被人给叫醒时,我感到脑袋有些浑浊,抬起头一看,是罗山过来了。他身上带着一股湿气。蒋静溪正在病库头的柜子上摆弄一些吃的。
  “罗山哥,你来了啊。”我陪着笑。

  罗山点了下头说:“兄弟,辛苦你了啊,趴在库边睡了一整晚啊。”
  “没事,就一晚的事嘛。”我不以为然的说。
  这时,蒋静溪提着几个包子过来递给我:“赶紧吃吧,吃完了赶紧回去。”
  我答应一声,就痛快的吃了起来。她又递给了我一杯豆汁。然后自己过去给她爸喂粥了。
  期间蒋静溪朝我望了几眼,等我吃完后,她冲我笑了一下说:“闽越,跟你商量个事呗。”

  “姐,你随便吩咐就是了。”
  蒋静溪说:“罗山请的护工只能照看晚上,白天得我自己照看着。有时候会忙不过来,你能不能这几天帮我一起守在医院里?”
  我心头一喜,刚好开口答应,忽然想到罗山还在呢,蒋静溪跟我提了这种要求,我要是痛快答应的话,万一罗山不高兴怎么办?我之所以会这么想,就是因为心虚。
  我装作不情愿的说:“姐,我也想陪着你一起照顾蒋大伯。但是我还有暑假作业呢,而且还有点别的事。”
  “你不愿意呀?”蒋静溪很惊愕的问道。
  我嘿嘿的笑。
  “不愿意就算了。”蒋静溪有点不乐意了。
  “闽越,你跟我出来一下。”罗山喊道。
  我跟他走到外面后,罗山自己点了一根烟,笑着递给我一支,我摆手拒绝了。他吐了一口烟才说:“你静溪姐请你帮这么点忙,你都不愿意啊?昨天怎么就表现的那么积极呢?”
  我装作犯难的说:“罗山哥,我不是不愿意。是我真的有点事。不能天天呆在医院里。”

  罗山搭着我肩膀,朝走廊的一头走去,小声的问道:“是不是要陪昨天跟你一起来医院的那个女孩啊?”
  我惊愕的看着他,气恼的说:“罗山哥,你胡说什么,我们就是同学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