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10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个屁,直接回去。”我掏出那五十块钱:“这个给你。”
  她看了一眼,就给我推了回来:“我不要,是罗山哥请我们两个吃饭的钱。”
  “那就改天吧。”

  “我不,我就要现在去,我都饿死了。没力气走回去了。”她开始撒娇。
  我停下来,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进了饭店后,我让她点菜,她就对比着五十块钱来点。服务员说我们两个吃不了那么多,她才退掉了两个。
  等待上菜的空闲里,我百无聊赖的盯着窗户外面。
  “沈闽越,你刚才在医院干嘛牵我的手呀,都被罗山哥看见了。”徐晓丽踢了下我的脚,抱怨的说。
  我收回视线,看见她的表情不像是真生气,而是娇嗔。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但我利用了她,心里又很过意不去。吞吐了好一阵。
  她又踢了我一下,低着头说:“下次别这样了,要是被家里知道了,我们都会被打死的。”
  我忙不迭的点点头。

  饭菜上来后,她一直给我夹菜。脸上挂着甜蜜的笑意。
  因为害怕遇见熟人,我们吃的很快,结账后找回来了二十块钱。我们就一人拿了十块。回家的路上,我们并排而行,谁也不说话。走着走着她就会撞我一下,两个人的手也会碰到一起。沥水镇的人日出而工,日落而息,加上天热,街上根本没什么人。
  我们的手碰在一起好几次之后,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赌气的快步往前面走去了。我赶紧追了上去。
  快到小院的时候,她才主动跟我拉开了距离。分别前她骂了我一句胆小鬼,然后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楼道里。
  到了家门口,看见父母正提着东西准备出门。看见我回来了,我妈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我说明缘由后,她才住了嘴。
  我爸告诉我,他们要去医院看望蒋厂长,让我呆在家里别再乱跑了,不要一放了假,就整天的不知道着家。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对他们说:“爸,我跟你去吧。妈,你在家歇着。”
  我妈一下就乐了:“还是自己的儿子懂事。那你跟你爸去吧。”
  我妈转身就打开门进去了,没给我爸说话的机会。
  下楼的时候,我爸不解的说:“你不是去了吗?又去干什么?看别人媳妇啊?”
  我嘿嘿一笑,跟我爸说明了缘由。我告诉他,蒋家虽然没落了,但是罗家有权有势,我要是考不上大学的话,就得进钢铁厂,现在乘早巴结一下罗山,将来没准还能求助于他们家在钢铁厂里帮我安排一个轻松的好差事。
  我爸反应过来后,直夸我聪明。罗家连蒋厂长那么大的事都能帮着抹平,帮我一个小忙自然不会成问题的。他们家的手是完全能够伸进钢铁厂里去的。
  去的路上,我和我爸又规划了一下巴结罗山的办法。乐的我爸夸了我一路。其实他哪里会想到,我之所以不知廉耻的去巴结罗山,完全是为了能够大摇大摆的接近蒋静溪呢。
  到了医院门口,我爸负责停自行车,我提着他带出门的保温盒抢先跑去了病房。
  在病房门口,我看见里面像是死一般的沉寂。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坐在病库边,连看对方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我敲了敲房门,两个人一起把视线扭转了过来。
  罗山笑着起身迎上来:“闽越,你怎么又来了。”
  我感觉他笑的很虚伪。我举起手里的保温盒,也虚伪的装出热情:“我跟我爸一块来给你们送饭,赶紧吃吧。”

  他接过去的时候,再三道谢。完全是一个谦谦君子的形象。
  把饭菜拿出来后,他让蒋静溪快吃,他不饿。我爸进病房后一看这个情况,就一个劲的劝他,不要伤心过度,饭还是要吃的。罗山一脸苦闷的摇头,责怪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家里,让蒋厂长糟了这罪。
  蒋静溪像是听不见他的话似得,只顾埋头吃自己的饭。我克制着自己不要把视线放到蒋静溪的身上去,现在机会来了,我就得尽全力的蒙蔽住罗山。
  我爸呆在病房的一个多小时里,陆续又来了几个提着水果罐头的工友,罗山对每一个人都很热情。每当有人离开,他必定会送到楼门口。我愈发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爸在临走之前,如同我们商量好了的那样,让他们两口子回去休息,让我在医院里守着,明天蒋静溪再过来换班。
  好说歹说后,罗山才勉为其难的同意了。但蒋静溪怎么都不肯答应回去。最终罗山决定让我陪着她一起照看蒋厂长。他第二天又得去县里办事,必须得回去休息。临走之前,他又要塞钱给我。被我爸坚决的给挡了回去。
  看着他们一起走下楼,我内心里感到了无比的喜悦。

  回到病房,看见蒋静溪无助而难过的神情,我的心情顿时沉寂了下来。感觉自己就是个无耻的小人,竟然会利用这种机会,来获得跟她呆在一起的时间。可换作是出了别的事,我想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守在她身边的。这么一想,我又觉得自己是值得原谅的。
  我坐到了罗山之前坐的位置上。蒋静溪拉着她爸的手,趴在库边目光散焕,我理解不到此时除了伤心之外,她心里是否还隐藏着些别的情绪。
  过了许久之后,蒋静溪出门去上了趟厕所,回来后,她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指着陪护的小库说:“闽越,你去睡觉吧,我在这里看着就好了。”
  我摇摇头:“你去睡觉吧,我在这儿看着。姐,你别太难过了。老厂长不会有事的,就算他以后真的不能走路了,我也会帮你一起照顾他老人家的。”
  她露出无奈的笑容,像是在对我表达感谢。很快她又恢复了之前的神色。我也不再多话了。后来她就趴在病库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我毫无睡意,只想盯着她多看一会儿。可惜她的长发垂落下去,遮挡住了多半的面孔。但这并不能阻碍住我。
  大概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蒋厂长幽幽的醒了过来,他的视线在病房里转了一圈后,轻叹一声,并无言语。大半生的风雨兼程,竟然他在面对这一幕时是如此的平静。我小声的告诉了他情况。但撒了个谎,那就是他的腿能恢复。他点点头,跟我道了谢,让我到小库上去休息,不要吵醒了蒋静溪。

  我不肯去,蒋厂长醒了,蒋静溪也该放心下来了。我就自作主张的走过去把她叫醒了。
  “啊?”她惊慌的抬起头。
  我知道他们父女有些话要聊,就以上厕所为借口离开了病房。
  等我回去的时候,蒋静溪已经露出了笑容,父女俩在安详恬静的气氛里有说有笑的。我站在了门口,等到她发现我后,才走了进去。

  蒋静溪却又走过来,把我叫到了病房外面。让我骑着她的自行车回家去,她爸已经醒了,有她一个人照看着就足够了。
  我背着手靠在墙上,摇头说:“要不你回去吧,明天你还得来照看着你爸呢,今晚我守着就是了,我放暑假了,反正也没事。”
  蒋静溪说:“真的不用了,罗山跟我说好了,明天他会从县城的医院请一个护工过来,我只要白天来照看着我爸就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