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我们也会住在一起》
第9节

作者: 丁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了?”蒋静溪回过头来,妩媚一笑。
  我双脚使劲的在脚踏板上使着力气,正午的太阳正如火如荼的铺洒在沥水镇的每寸土地上。我们从街上匆匆穿行而过。低头的时候,我都看见能看见汗水像雨点那样啪啪的往地上飞落。
  东大门入厂口有一条栏杆,我在栏杆前刹住车后,冲守门的大爷问道:“快放我们进去,老厂长出事了。”

  他从小屋子里探出前半段朽木般的年迈身躯,声音浑浊而嘶哑的朝我摆手:“去医院,送去医院了。”
  “秦大爷,谢谢。”蒋静溪感激的说。
  我下了自行车,让蒋静溪坐稳了,把车头调换过去后,又踩着脚踏板往医院去。
  到了医院,停好了自行车,我赶紧把背对着了蒋静溪,背着她传堂而过,直接往抢救的地方跑去。借着大钢厂的效益,我们镇上的医院并不比县城里的差。
  到了抢救室门口,看见已经有十多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人守在那里了。我停下来大口喘气的时候,汗水哗啦啦的往下掉,都快懵住眼睛了。
  其他人把蒋静溪接下来坐到椅子上后,我才彻底歇了一口气。
  工友告诉蒋静溪,蒋厂长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很快就会出来了。蒋静溪没有被他们的好心给糊弄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家属到了,工人就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等候在那儿了,告别后鱼贯离开。转眼之前,人员众多的抢救室门口,就只剩下了我和蒋静溪两个人。
  我走到她面前安抚说:“姐,老厂长不会有事的。你快别哭了。”
  蒋静溪点点头,哭泣怎么都遏制不住。
  我也不知道蒋厂长到底会怎么样,也就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进一步的安慰她了。索性跑到厕所的洗手池去洗了把脸。离开的时候,从大镜子里看到自己背上有很大的两块被汗水浸湿的痕迹。我盯着瞧了一会儿,大抵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回到抢救室门口的时候,蒋静溪还在抽泣。我看了眼她那只崴了的脚问道:“姐,你脚好点了吗?”
  她一边抹泪一边摇头,肩头一抽一抽的。
  我也没再多问,蹲下身去抓起了那只脚,脱掉高跟鞋后帮她揉了起来。她虽然个子高,但是脚却挺小的。就像老话形容的三寸金莲。
  揉了一会儿之后,她抽缩了一下:“你别揉了,好像没事了。”
  我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帮她穿上高跟鞋后,扶着她起了身。她走了几步,感觉还是有点疼,但是已经没有大碍了。
  坐回去后,她跟我道了谢。还拿出钱来让我去外面买点汽水喝。我身上没钱,就接受了她的好意。到医院门口的商店买了两瓶冰镇的可乐。
  我把水递给她后,她只是抱在手里,视线一动不动的盯着抢救室的门。上面的三个红色大字分外显眼。就像写错了的“死亡报告”。
  在蒋厂长被抢救的两个小时里,再也没有一个人出现过。我不知道罗山是没有及时得到消息,还是别的原因,作为最该出现的人,他竟然一点音讯都没有。
  蒋厂长被推出来后,我和蒋静溪一起扑了上去。他打了麻丨醉丨剂,还没有醒过来。在蒋静溪的追问下,医生告诉蒋静溪,她爸以后可能就残废了。
  她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往病房去的时候,她一直紧紧的抓着蒋厂长的手。安排蒋厂长在独立病房住下后,她被医生劝说了出去。大概医生以为我是她的亲弟弟,就安排我守在病房里。
  看着躺在病库上的蒋厂长,我心里窜出来了几丝纷扰。他残废了,以后蒋家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十多分钟后,蒋静溪回来了,神情呆滞,站在病库边盯着她爸发呆。
  我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冲我勉励的挤出一丝笑容:“闽越,谢谢你。现在没事了,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我爸就行了。”
  我摇摇头,直接在病库边缘坐了下来:“姐,这个时候我怎么能走呢,我留下来一起吧,我是男人,有个事我还能帮把手呢。”
  蒋静溪点点头,再次跟我道了谢。过了一会儿之后,她让我守着,她出去打个电话。
  “闽越。”我闻声回头,看见徐晓丽满头大汗的趴在门框上,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怎么样了?”
  我惊愕的看着她:“你跑了两个多小时才来?”
  “不是。”她摇摇头,抹着被汗水涂抹在脸颊上的发丝:“我去了工厂,找了我妈,然后回家了一趟才过来的。我刚才看见蒋静溪出去了。”

  我见病房里有凳子,就拿了一个给她。她在病房里张望了一会儿,最终指着放在库柜上的半瓶可乐问:“谁的?”
  我指了下自己,她就直接拿到手里喝了好几大口。她白色的连衣裙上都被汗湿了大半,上半身紧紧的贴在身上,胸前出现了两个小巧的圆形轮廓。我想提醒她把衣服拉扯一下,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她询问了一些蒋厂长的情况,然后就无话可说了。
  蒋静溪失落的归来时,我赶紧上去问道:“姐,姐夫什么时候来?”
  “他去村里了,得晚上才能回来。”说完,她叹息了一声。
  我搬了一个凳子,让她坐到了病库的另一边。她拉着她爸的手,又开始出神。我和徐晓丽就沉默着。到了换盐水的时候,才主动去叫医生。
  一直到外面天色暗了下来,罗山才赶了过来,进屋就嘘寒问暖,表现的十分关切。大抵是看见蒋厂长的女儿女婿都到位了,徐晓丽开始朝我使眼色。我知道她是饿了,想叫我一起回家。但我全装作没有看见。
  跟蒋静溪那边聊完之后,又回过头来对我和徐晓丽表示感谢。
  我十分诚恳的说:“罗山哥,你别跟我客气,老厂长就跟我自己亲大伯一样,静溪姐就是我亲姐姐,你忙工作,我帮点忙不是应该的吗?”
  罗山笑着点头,摸出钱包拿了一张五十块的递给我:“这本来该是我来做的事情,让你们两个受苦了,这个拿去,去下个馆子吧,就当是我对你们的感谢。”
  “不能要,我们都是邻居嘛,就跟自己家人一样。”我双手推挡回去,他却非要塞给我。
  徐晓丽使劲拽我手肘,推搡了一阵之后我只好收下了。

  罗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去吧。”
  我道了谢,还想跟蒋静溪道声别呢,徐晓丽却着急的把我往外面拽。罗山表现的格外热情,一直把我们往外送。到了楼梯口,他才停住了脚步。
  下楼几步之后,我用视线的余光瞄了他一眼,见他还站在楼口。我就猛的抓起了徐晓丽的手。
  徐晓丽惊骇的看着我,又是挣扎,又是使眼色的。但她越是这样,我就抓的越紧,脚上也加快了下楼的速度。
  走完楼梯后,我如释重负的放开了徐晓丽。我这么做就是故意给罗山看的。让他误以为我有女朋友,不会对他老婆有觊觎之心。丁华挨打的事,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我,他对小院里的男人都怀着一种敌意。
  徐晓丽连接给了我好几拳头,我心里有愧,就任由她打了。
  出了医院后,她问道:“我们去哪儿吃饭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